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七章:黃崖口外的刀光

第四十七章:黃崖口外的刀光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朝陽門大街這會兒已經差不多下午即將天色入夜的時候,特地延長了開門時間的朝陽門也即將關閉。趕路的人不少,駐足觀看的人更多。

眼見錦衣衛那刺目耀眼的飛魚服顯露出來,街邊的百姓們紛紛緊張了起來。但當接下來這幾個錦衣衛的話語喊出的時候,百姓們的觀感卻迥然大變。

「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啊!」洪承疇慌了,他滿臉煞白:「你們不能動我!」

「你個狗漢奸,還有臉拿建奴的使者當護身符?給我跪下!」李永德衝過去,一把抓住洪承疇,輕輕一踢,便將洪承疇壓在地上跪下。左右錦衣衛見了,紛紛衝過去將洪承疇捆了起來。

其餘百姓聞言,紛紛恍然大悟。既然是抓漢奸,那錦衣衛出手也就可以讓人安心了。這些飛魚服的力士們自大聖上登基以後可是大變樣了呢。

庫門見此,忽然間心思一下子都平靜了下來:「我是滿洲勇士,可殺不可辱……來戰吧!」

說罷,庫門拔出腰中佩刀,做好了迎擊姿勢。

「我成全你!」李永德從懷中掏出一把三眼銃,抬手就是一槍。

「你……不按套路……」庫門歪倒在地,鮮血浸潤全身。

做完這一切,李永德朝著街邊幾個老漢高呼一聲:「老伯,可以洗地了!辛苦你們啦。」

「兄弟們,撤!」

錦衣衛們帶著洪承疇離開了。

幾個老伯拿著掃帚提著水桶過來,先是沖刷開地上的血水,然後便是拚命擦拭著落在地上的血漬戰鬥痕迹。

這是京師里撥款供養的衛生清潔隊,朱慈烺下大力氣整治瘟疫的時候建立起來的,其後也沒有裁撤。這些老伯銀錢不多,幹活可很賣力。京師衛生條件好了是一樁,有工作的人多了,市面才恢復平靜。

幾個老伯也算是見多識廣了,一邊說著,一邊議論起來:「這些真是錦衣衛?真是好和氣呀……」

「聖上登基以來,這世道可是越來越好了……」

「可是聖上怎麼派出錦衣衛抓了這人呢?那人長得也甚是氣派,還說什麼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哩……」

「那是洪承疇啊!」街邊,圍觀的人忽然間多了起來,有人認出了被抓的人。

老伯們聽了這麼名字,回憶了一下,很快想起來了,有些迷茫:「洪承疇不是漢奸嗎?抓了便抓了,有何要緊之事,幾位如此緊張……」

洪承疇在京師也是頗有知名度的,當年松錦大戰落敗以後,崇禎皇帝還以為洪承疇死了,於是隆重祭拜一番。還好朱慈烺情報給力,要不然這丑可就出大了。也正是如此,洪承疇投降清人的事迹廣為流傳。

「抓了一個漢奸當然眾人稱讚,可這一回……抓了洪承疇,還殺了清人派來的女真人副使,這就沒法議和了啊!」說話的是一個看起來頗為體面,顯然是有官職在身的中年人。

「不能議和……豈不是又要打仗?聽聞這一回洪承疇給出的議和條件是整個從山海關到錦州的地方都要回歸我大明啊!」

「如此好的條件,如此便利的機會怎麼能白白放棄?不費一刀一兵收回江山,這是大盛事啊!不能胡亂葬送!」

「對,不能葬送!我這就回去聯絡同僚,一同上書!」

「同去,同去!」

街面上,越來越多的書生們匯聚起來,這些人不僅是那些還在科舉的舉人進士,就連在職的官員也紛紛上心,高呼起來。

……

並不是每個人都認為和平可以依靠一紙文書來維繫。

比如實實在在用生命用刀劍相擊的奏鳴曲去捍衛帝國安危的大明軍人。

位於京師城外丰台大校場里,汪洵站定,看著高出自己一個大個子的猛漢石敢當,笑道:「大個子,你八尺高的個兒,一副雄赳赳男子漢的模樣,怎麼今日見了我,反而要學女兒家作態,還哭起來了?」

石敢當雙目濕潤,看著汪洵道:「俺石敢當是個粗人,可心底里明白好歹,這軍中大家瞧俺都像個棒槌,憨貨,就你對俺真誠,把俺當親兄弟。俺現在見你要離開咱們偵察連去上戰場了,俺……俺捨不得……」

「還真是個憨貨……大家取笑你,那也是打心底里拿你當袍澤看。怎麼,大家對你不好?不把你當親兄弟?」汪洵聽了,笑罵了一句。

石敢當聽著汪洵的安慰,也漸漸止住作怪的表情輕聲道:「那也不是……那就是……就是當表兄弟罷……總之,你要新進那個甚麼勞什子的天策突擊隊,可得……唉,留著命回來取笑俺啊!」

「放心吧!進入天策突擊隊不是什麼送死的勾當,聖上既然親自關懷建立了天策突擊隊,那是拿我們這些兄弟當一等一的勇士強兵用,斷然不會胡亂耗費性命的!不說了,軍令在身,我必須走了。兄弟,」汪洵拍了拍石敢當的肩膀,翻身上馬,大步衝出城外。

另外一邊,鄧英兒也是穿著潔白的護士服,怔怔地看著席斌:「要是不打仗……該多好呀。聖上也給我們軍醫護髮了犒賞,以為這次回了京就能過好日子呢,沒想到,還是……還是……」

席斌痴痴地看著鄧英兒的眸光,有些不敢看過去,轉過頭,輕聲道:「英兒,你放心吧。我會好好回來的!這天下的仗總歸有個定數,我們打得多了,韃子能打的就少了。這邊患都平了,咱們也能有好日子過了!」

「可為何……卻要你去……你,要是在京里還是當個童生,那多好呢……」鄧英兒眼睛一閃一閃的,沁潤著水光。

「傻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