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三章:重圍

第五十三章:重圍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會兒剛剛到了申時一刻,天空里陰雲遮蔽,天氣頗為涼爽。雲層遮蓋下的遵化馬紡嶺西則是遍布數萬人的戰場。

尚可喜首戰遇挫,被靈活機動又攻堅能力強大的包果打了一個措手不及,朝著東面山嶺上退去。

「豫親王有令!援兵會來,敢有擅自退兵者,軍法處置!」一員金錢鼠尾的傳令兵跑到了尚可喜的身邊:「平南王,打成這模樣,小心回去後的腦袋!」

聞言,尚可喜面色騰地一白。他沒有去對視這個女真傳令兵,仔細打量著眼前的坡地,咬了咬牙,道:「天助兵何在?」

這天助兵不是尚可喜麾下漢軍八旗的代名詞,而是專指尚可喜麾下的精銳老兵。崇禎六年時,尚可喜叛逃滿清,興奮至極的黃台吉就賜名尚可喜歸順之部為天助兵。

儘管其後尚可喜所部漢軍幾經擴充,兵力早就比往前多了許多。但尚可喜軍中卻不是所有人都能被稱之為天助兵的。

而今已然十年過去,尚可喜這支天助兵自然也是經驗豐富,戰鬥力頗為強大。

此刻尚可喜一聲令下,周遭一千餘訓練裝備迥異於常人的兵馬便列陣應對。領頭的將領便是尚可喜長子尚之信。

尚之信一臉絡腮鬍,身材高大,勇武非常。他也聽到了方才傳令兵的軍令,明白清軍軍紀極嚴,高聲應命::「末將率領天助兵聽命!」

「擋住明軍,此戰殺一人賞銀五兩,此戰若勝,全軍人人賞銀十兩!」尚可喜咬了咬牙,大方一回。這一部可是他的嫡系主力,多折損一個都要心疼一日。

尚之信領命而去,大喝著發起了進攻。恰好,這馬紡嶺是個坡地,從西往東依次海拔增加。自然,從西面往東面跑也有些慢。尚可喜一路跑到了山坡後,借著地勢發起反衝鋒的尚之信終於讓包果推進的局勢慢了一些。

這時,位於北面一些的黃土崗的地方里,耿仲明的軍隊也與楊甲一部接戰。佔據黃土崗的楊甲一沒有倉促出戰,只有兩千不到兵馬的楊甲一擺開陣勢,守住這一處山崗,阻擋了北面耿仲明突破的通道。

尤其這裡距離北面孤子山炮台頗近,在獲鹿鎮一戰扭轉戰局過後,飛熊團上下對於炮台陣地格外重視。

黃土崗距離千餘步,假設在山上的炮台陣地足以覆蓋,北路戰場。有火炮助力,無論耿仲明幾番趨勢大軍進攻,都被輕易瓦解攻勢。

足足上百門火炮,齊射之下,儘管沒有開花彈,卻足以如犁田一樣將廣闊的戰場里密集的耿仲明部漢軍八旗軍犁開十數道血路。

這樣一番攻勢,再是勇猛的大軍也難免喪氣。

攻勢就此停頓。

中路,孔有德部開始進發。

他沒有焦急著進攻,二十小心翼翼地一路逼近。

這一次,徐彥琦感覺到了危險。

孔有德是個面相粗狂的大漢,有著與外表不相映襯的細膩內心。後世有人評價大明叛清戰將,將孔有德列位三人之中的首惡。這並非是說孔有德性情最為不堪,而是此人格外狠辣,能力很強。

三部八旗漢軍之中,孔有德部人數最少,卻混亂最小。

他們一路殺來,穩穩持著手中火銃,列隊待發。

「有些不對……」徐彥琦喃喃著。

兩軍已經接觸。

雙雙擺開隊列,齊齊火銃瞄準。

南北兩面已經開打,喊殺之聲作為伴奏響徹兩方。但無論是孔有德所部漢軍還是飛熊團一方都是斂聲屏息。

戰場在這一刻有些詭異的寂靜,孔有德緊張地盯著手底下的這些士兵。作為投降清軍的明軍將領,他比任何人都明白要是這一戰失敗的後果是什麼。後世有人說他是三賊之首,便是因為此人最是厲害,不僅狠辣,而且是能力足夠。

一個好人,能力越好自然越是於國有利。但如果是一個壞人,一個漢奸有足夠的能力,那麼顯而易見的……

這對於大明而言就是災難了。

孔有德只希望自己作為再難能夠做得再大一些。他看著戰場里的局勢,眯著眼睛,估算這雙方的距離。

這會兒最前方的兩軍已經到了七十步了,但飛熊團里沒有下達開火的命令。雙方依舊在前進,槍口直指。

孔有德沉住氣,他回想著這一批鳥銃的射程。

「敢有提前射擊者,斬無赦!」八旗漢軍之中,一個執法隊模樣的清軍****著上身,手中提著一柄鬼頭大刀,另一手則舉著一個腦袋。地上,一根火繩徐徐燃燒。

「繼續前進!」孔有德忽然感覺有著緊張。

距離已經突破了五十步了。

「開火!」搶先開火的卻是飛熊團一方。

有著燧發槍的優勢,軍令一下,前方頓時轟轟轟地冒出無數鉛丸,飛射而去。

頓時,當面的八旗漢軍倒落一片。隱忍不發的飛熊團為的就是能夠造成最大的傷害,一擊發出,三段擊下接連不斷地響起無數中興一式步槍發射的清脆射擊聲。

一輪又一輪的煙霧升騰起來,籠罩在整個戰場上,彷彿是沉默破碎的序曲,

但很快,孔有德的瘋狂閃現了:「全體親衛隊立刻給我上前,敢有退後者立斬無赦!告訴全軍,此戰贏了,全體賞銀二十兩,一人潰逃,別說賞銀,老子現在就送他去黃泉!」

上千孔有德的親衛撲了上去。剛剛有了一點動搖的清軍戰陣頓時穩固了起來,在軍法隊一顆顆腦袋下,他們依舊前進,不敢後退,顫抖著舉起手中的鳥銃。

終於,距離已經到了三十步。

「開火!」孔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