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七章:必勝的依仗

第五十七章:必勝的依仗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莫德里一入內見了祖大壽便感覺到了不對勁。

「莫德里,有一物還請借用。」祖大壽凝望著莫德里粗壯的脖頸。

莫德里不解:「什麼東西?」

「借你項上人頭!」祖大壽忽然間拿起手中茶杯,就地一摔。

嘩啦啦,上百刀斧手齊齊從屏風後衝出。只不過十息的時間,莫德里的腦袋便被割了下來。

一個時辰後,紅娘子、徐聞以及祖大樂率軍進入寧遠。

大明的日月龍旗升起。

寧遠光復!

位於遵化南面的梨河北岸里,八月二這一天的氣氛開始驟然變得緊張。

不出意料,朱慈烺來了。唯一超出意料的是,朱慈烺帶著除了京營六千餘兵外,竟然還有近衛軍團的余部。

這下子,近衛軍團終於齊活了。

傅如圭所部第三團在與劉芳亮所部順軍的作戰之中已然漸漸成熟,有了一支強軍的模樣。

一萬餘人渡河北上,加入了戰場,引起了多鐸的注意。

戰場就此平靜了下來。

多鐸微微感覺到了不安。

圖賴也同樣有這樣一種不安,他聽著身後的斥候道:「宣府軍幾乎傾巢而出,宣府總督王繼謨率軍已經過了通州,不日就能過薊州,從我軍後路來!」

「這個不日到底是多久?」巴爾哈拉惱了:「你為斥候,還不知道嗎?」

「去探!」圖賴打發走了這個斥候,他看著巴爾哈拉,忍著心中不耐,道:「宣府軍到底是如何行軍的,眼下還不得而知。若是如我軍一般,以騎軍為主,那明後這兩天就能從腹背殺來了。若是以步卒為主,那估摸還需要三五日的時間。但無論如何,這都說明我軍的時間不多了。」

巴爾哈拉估算了一下,頓時也明白了厲害,但他可是進攻過宣府的,蒙古人對於這支邊軍的熟悉遠超旁人:「依我所料,宣府應是以步卒為主。邊軍雖然戰馬不少,但都缺乏軍資照料,就連各部主將身邊的親衛也不能實現全部配馬。除非……」

「除非在京師能夠給他們換上全部的戰馬……讓宣府軍能夠加速向遵化行軍……」圖賴明白,只有朱慈烺登基後的京師才能有如此眾多的軍資。

「無論如何……不能再簡單圍困了。必須先拔掉裡面的釘子……」巴爾哈拉沉聲地說著。

「將消息傳給豫親王,我們不能再被動下去了!」圖賴說完,看向茫茫夜色里的東勝右衛,轉身回營。

……

遵化城內,主帥營帳。

多鐸深深呼出了一口氣:「這大明,真是我大清立國之天敵啊!」

正白旗固山額真阿山,鑲白旗新任固山額真漢岱,以及隨軍而來的科爾沁土謝圖親王子巴達禮以及三順王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紛紛肅立。角落裡,吳三桂悄然回想著那日張鎮的話語。

「這一回大明的皇帝真叫我們開眼了……這忽然間又冒出來一萬多的兵,還都是些全火器的軍隊,看旗號,是近衛軍團的擴充第三團。照這麼下去,等近衛軍團這旗號越來越擴充,會火銃的兵越來越多。我大清的優勢就越來越少了……」漢岱憂心忡忡。

阿山沉聲道:「這一回得先解決了第一團、第二團還有那什麼飛熊團。這是明國近衛軍團的四部主力之三,沒了這主力兵馬,這明國也就是傷筋動骨,折損到根本了。到時候,我大清也能將這火器慢慢裝備起來。」

「這一回漢軍看起來還是一如既往的稀鬆平常,豫親王,不如組建我蒙古火銃方陣罷!」子巴達禮昂然說著,目光炯炯。

三順王聽此,紛紛都急了。

尤其尚可喜,當即高聲道:「要不是我軍能戰,如何能有這麼多的戰果?讓蒙古人來,你們可認得這火銃要如何使喚?」

「夠了,都別說了!」多鐸不耐煩地怒喝道。

帳內恢復了安靜,眾人紛紛朝著多鐸行禮。

「圖賴那邊也將消息傳來了,西面的宣府軍恐怕再過幾日也會過來。在繼續等,我們的優勢也會消失。」多鐸站起來,看向掛在帳內的一副巨大地圖:「所以我們得行動。在此之前,先解決幾個軍紀的問題!馬紡嶺的丟失……這一回是尚可喜的罪過。尚可喜革職下獄,其部火銃兵由子巴達禮統帥。」

「是!我部定不負豫親王所託!」子巴達禮高聲大笑。

旋即,幾個孔武大漢沖入帳內將尚可喜押下。尚可喜一臉失魂落魄,孔有德與耿仲明對視一眼,紛紛心有戚戚。角落裡,吳三桂怔怔地看著這一幕,喟然長嘆。

帳內軍紀因為尚可喜的處罰而一片嚴肅。

「必須準備攻克東勝右衛了。」多鐸心中想著,環視眾人,正想著如何安排這一輪的進攻任務。眼光若有若無撇到吳三桂身上時,心中悄然有了定計。

相反,吳三桂此刻卻一下子預感到了不妙。

關寧軍一路攻來,功勞基本上沒立幾個,行事也是格外低調。但越是如此,越是讓多鐸想要拿關寧軍開刀。漢軍為異族,比起蒙古人而言可更加惹人記恨。漢人勢力的強大從來就不是滿洲人們所需要的……

就當多鐸心中想法越來越完善的時候,忽然間,帳內闖入一人,眾人定睛看過去,赫然是多鐸的親衛:諸爾甘。

諸爾甘驚喜難言,看著多鐸道:「豫親王!明軍出營了!」

「什麼明軍,哪一部的?」多鐸驚了。

「是東勝右衛里的!」諸爾甘連忙道。要是南面那一部的明軍,那當然不是驚喜,那是驚嚇。

可要是東勝右衛的明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