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八章:掀開底牌

第五十八章:掀開底牌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明二七六年的八月三到來了。&..

這天似乎註定會成為不平常的一天,遵化西面寬河千戶所外平坦的土地上,晴空萬里,立秋過了小一個月的今天頗為涼爽。

這是一個沒有壞天氣的時候,也是一個適合戰爭的時候。數十萬人擁擠在這片土地上,試圖用刀劍說服對方率先倒下。

率先出現的是三順王的八旗漢軍。當然,在上一戰里潰退的尚可喜已經失去了出場的機會,取而代之的是科爾沁部子巴達禮的蒙古軍。他們拿著剛剛上手的鳥銃,騎在馬上,不少人偷偷換上了熟悉的彎刀與長弓。

比起蒙古人亂糟糟的模樣,耿仲明與孔有德的漢軍都頗為安靜。列隊其後的吳三桂所部關寧軍一樣靜靜看著。

在其後,便是陣列更加儼然的滿洲八旗軍。這裡,是彙集了正白旗、鑲白旗以及正紅、正藍等部的滿洲主力。他們身著八旗軍的鎧甲,衣甲鮮明,比起前面的漢軍顯得軍紀嚴明,戰鬥力更加強大。

當時間到了約莫上午十點的時候,明軍這邊也已經列陣完畢,等待著戰鬥的開始。

雙方隔著寬河千戶所一處廢棄的墩台遙遙對望,位於黃土崗與十八里庄的戰場一樣如此,空氣里顯得格外靜謐。

李定國輕輕呼出一口氣,他看向位於後方中軍里的高台,等待著命令。他仔細打量著此刻的戰場,儘管腦海里已經將左近的地勢都死死銘刻在心,閉上眼睛就能想起。

地勢沒有發生變化,廣闊的原野里提供了充足的戰場空間。變化的,是敵人。

滿清的作戰方式悄然改變,他們也一樣用上了火銃。鳥銃雖然比起近衛軍團配備的中興一式步槍射速火力都不如。但他們畢竟都是火器。單兵戰鬥力差,他們卻在人數上有極大的優勢。

這一點,在上一回險些讓飛熊團失敗的戰鬥里得到了體現。滿洲八旗軍依舊固守騎射,關鍵時刻的進攻依舊是一個極大的威脅。

最關鍵的是,這一戰李定國微微有些迷茫。

他第一回不知道這一回能否獲勝,第三團的增援讓近衛軍團第一回湊齊了大部分的主力。但東西前後夾擊的勢態沒有改變,兵力上的劣勢一樣沒有改變。

第一團、飛熊團以及第二團都是久戰疲乏之師,真正能夠充當主力的只有第三團。

可第三團要面對足足十倍之敵……這並非是李定國怯弱了,而是他保持著理智,絕不會將勝利的希望寄托在虛無縹緲的運氣上。他需要足夠周密的計算與預估明白戰鬥要如何進行。

他仔細打量著明軍陣中的景象,士氣是得到了恢復。朱慈烺的到來鼓舞了全軍,但久戰的疲乏也同樣在每一個身上得以體現。

飛熊團主將戰死,又經歷殘酷一戰,折損眾多,戰鬥力打了個問號。第一團也是如此,就連第三團也因為連日奔波,體力上需要打個問號。

李定國不明白朱慈烺的依仗到底在哪裡。

咚咚咚……

前方,清軍的鼓點響了起來。

李定國猛地收回思緒,死死打量著眼前敵人的動靜。他明白,戰鬥在這一刻開始了。

清軍開始進攻。

孔有德今日的呼吸有些急促,冥冥之中,他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在心底里縈繞。也許是那日見到了徐彥琦死前撲倒英俄爾岱同歸於盡的景象,也許來源於朱慈烺的堅決來援,也許是……他也開始對這一戰的的勝敗有些憂心。

這個預感,前所未有的濃烈。

自從朱慈烺出現以後,清國對大明的每一輪攻勢似乎從來未能達成過。

原本,也許只有一個朱慈烺可以讓他感覺難以戰勝。但現在,見到徐彥琦的那種決絕,孔有德心慌了。他從來沒想到過,大明之中竟然也有這等勇士。而且,還是身為一軍之將,絕不需要賣命來晉陞之人。

不管孔有德的心理如何去想,他都要率領自己麾下的漢軍上前出發了。

一萬四千餘人排列三處方陣,徐徐上前。他們的前方,陳永福帶領著第二團迎了上來。

兩軍的接近彷彿是戰鬥的號角被吹響,這一刻,寬河千戶所這方圓數千步的土地上,驟然間全都動了。

清軍開始進發,明軍亦是迎擊。

西面,十八里莊上也漸漸響起了密集的馬蹄聲。虎大威率領第一團沉著應對。

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裡,數十萬人的生死決鬥開始了。朱慈烺站在用來觀察戰場的臨時高台上,望眼鏡里,兩軍已經貼近到了射程之內。

當朱慈烺放下望眼鏡時,轟鳴不斷響起。

位於高台後的炮兵陣地里,炮火開始奏響,上百道火光冒出。這是振奮人心的力量,炮火的轟鳴震動了山崗,鼓舞了士兵。

旋即,前線的將士們也開火了。

就連後方**騎兵營的將士也忍不住安撫戰馬,熟悉戰場的戰馬們也開始被戰爭的氣息所感染,開始不斷嘶鳴。

很快他們就能有用武之地了。

在後方,鑲白旗的漢岱在炮火聲里集結,旋即,一列列戰馬漢軍八旗軍的方陣空隙里奔出。馬蹄聲滾滾,迎面殺來。

劉振得到了朱慈烺進攻的命令。

**騎兵營開始上場,與他們配合的,是扭轉的炮火。朱慈烺注視著劉振進攻的勢頭。

更加緊張的則是多鐸。

但當多鐸看到了**騎兵營只有區區三千餘騎軍的時候,他笑了:「還以為明軍如何悍勇,卻也不過如此。這騎射的功夫,還不是這成軍倉促的近衛軍團能抵擋的!」

騎軍是一個需要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