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九章:我能反殺

第五十九章:我能反殺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正午的寬河千戶所半空中,熱氣球出現了。

它懸停在十數丈的高空之中,順著南風朝著北方緩緩飄過去。十數丈的高空不大,地面上的人仰頭看過去就能發現。尤其一米九的高個兒更是讓石敢當顯得格外矚目。只見石敢當身著一身銀甲,在半空中被陽光照射,耀耀生輝,猶如天兵。其身後燃燒著的熱氣冒著火光,更是增添了幾分神秘的感覺。

石敢當聲音洪亮,一米九的個頭帶給了他足夠的肺活量,一嗓子吼出來,便是讓正午的寬河千戶所里悄然安靜下來。

在這樣的一副景象里,寂靜後的戰場轉瞬一片歡騰。

「天佑大明,萬勝!」李定國吼出聲,他明白了朱慈烺的依仗在哪裡。

「天佑大明,萬勝!」

「天佑大明,萬勝!」

……

戰場上,此起彼伏的歡呼聲轉瞬響起。陳永福怔怔地看著這一切,只覺得渾身的疲倦都消散無蹤,無邊的精力打心底里滋生,讓他熱情澎湃。

「怪不得,怪不得聖上如此拚命馳援過來,為的就是保住近衛軍團的主力!只要近衛軍團主力不失,不管暫時的勝敗與否,最終都可以逆轉!山海關已復,建奴後路斷絕,軍糧失卻。再如何張狂,也是瓮中捉鱉手到擒來!」陳永福瞬間通達,格外歡喜。

與此同時,清軍之中卻是一片嘩然。

尤其是阿山,更是突然想起了當年多爾袞親率大軍入關時的景象。那時,也是多爾袞親率大軍入侵大明。那一戰,第二團陳永福部血戰京畿城外,最終卻因為盛京被攻破的消息傳來,全軍士氣大跌,就此潰退。

無數回憶湧起,阿山彷彿看到了大清未來的灰暗前景。要知道,這一回可與上一回比不得。

上一回,朱慈烺是想著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清軍用圍魏救趙的法子,朱慈烺便同樣以圍魏救趙的路子打過去。最終,朱慈烺率先攻破盛京,多爾袞無奈只能迅速後撤。

可那一回,朱慈烺可沒有率領大軍在國內,大明上下自然也是無一人可以阻攔清人的後撤。

但這一次呢?

朱慈烺千萬辛苦跋涉而來便是為了保住近衛軍團主力,保留大明的反擊力量。這個時候要是清軍慌亂後撤,那定然是被人尾隨追殺,全軍覆滅的下場。

但不退……又能如何?

阿山的心慌亂了。

多鐸更是滿臉怒火,他一雙眼睛怒瞪著,看向左右,高聲道:「那明人大話誆你們幾句,你們就信了嗎?山海關根本沒有丟,有我大清軍隊在這裡。朱慈烺都被逼得不得不殺過來。那大明哪裡還有半點兵力?都是假的,假的!」

帳內其餘滿清將官聞言,紛紛跟著鼓氣。

一時間,氣氛頗為熱烈。

但轉瞬,就見一名滿清將領滿臉驚慌地跑了過來。這是諸爾甘,多鐸的親信將領。只見他慌張地跑過來,喘著粗氣,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多鐸預感到了不妙,怒斥道:「諸爾甘?你來這裡幹什麼!我命你在梨河河畔伏擊,你跑到這裡來難道是臨戰脫逃?你要是膽敢違抗軍令,本王今日就斬了你的腦袋祭旗!」

諸爾甘瞪大著一雙眼睛,茫然無神,縱然聽了那句讓所有滿清將領魂飛魄散的話語,也是一點精神都沒有,看著多鐸,苦澀道:「豫親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方才來了數十在山海關、寧遠還有那覺華島的守軍都逃到了關內求援……」

「求援什麼?」一員滿清將領忍不住出聲來問。

諸爾甘苦澀道:「覺華島的求救寧遠城,結果發現寧遠城失陷了。寧遠城的求救山海關,卻發現山海關也失陷了。然後……都……都來遵化這裡求援豫親王啊!」

「諸爾甘!你這該死的雜碎,來人,聽本王將領,將這個胡亂言語,亂我軍心的明人姦細推出去,斬了!」多鐸咬牙切齒地說完,一雙陰沉的眼睛掃視全場,再無一人膽敢發文:「巴爾楚渾,你出去巡視全軍。膽敢有亂我軍心傳謠者,斬殺不赦!」

多鐸一聲令下,便有幾個孔武有力的侍衛衝上去,先是捂住諸爾甘的嘴巴,再是提著一把刀,狠狠一擰,沒多久,帳內灑滿一地鮮血,一顆腦袋在帳外高高掛了起來。

眾將彼此對視,紛紛不由禁聲。

「此戰,有進無退!」多鐸大步走出去,所有人紛紛凜然。

很快,全軍開始壓了上去。就連多鐸,也走出了後方的高台,率領著親衛靠近了戰場。

見多鐸上場,戰場上的慌亂悄悄止住了。

望著轉瞬間多出來的上百顆腦袋,清軍穩住了陣腳。

吳三桂靜靜地看著多鐸的發揮,心道:真是梟雄之姿啊,如此果決,如此狠辣,毫不留情……當下就鎮住了全軍。看來,果真是可一不可二,這熱氣球出來一次,鼓舞士氣是可以。再想輕易擊潰全軍恐怕就做不到了……自己,到底要不要臨陣倒戈?

忽然間,吳三桂冥冥之中好像預感到了什麼……

他轉頭看向一旁。

阿山彷彿得到了多鐸的嚴令,開始戰前動員,拚死一戰。

沒多久,幾個滿洲傳令兵縱馬而來。

「豫親王命令!關寧軍今日必須攻破當面李定國所部,豫親王親口原話:做不到,吳三桂提頭來見!」滿洲傳令兵覺羅巴布爾氣勢洶洶。

夏國相怒目看過去,心中惱怒,低聲怒罵一聲:「狗韃子!」

此刻戰場人喊馬嘶,格外混亂。但卻不料那覺羅巴布爾耳朵極好,原本就不爽的臉上更是塌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