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章:先收拾漢奸

第六十章:先收拾漢奸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是朱慈烺登基後的第一個年份,被後世譽為帝國轉折的關頭裡,一場決定性的戰爭在遵化西面的寬河千戶所里進行到了最緊要的時候。

大明二七六年八月三日,中午,時間到了下午一點,平坦的野地上塵土漫天揚起。從東面朝著西面經過西留村的正白旗軍隊滾滾東去,清軍正在朝著東面殺過去。他們的統帥多鐸使盡了全力,將正白旗這支心尖上的精銳主力派了上來。

一刻鐘前,他們鎧甲精良,動作幹練,飽受訓練又富有戰鬥經驗。是整個東半球世界裡冷兵器戰鬥下最強大的武力組織。

捲起的塵土上是隊列儼然的騎軍,滾滾鐵騎之下,彷彿是可以撞破一切的洪流。再強大的敵人在這樣的洪流面前彷彿都無可阻擋。

直到那個從森林深處里突然響起的槍聲留下一地的鮮血。這一發子彈成了一個轉折點,讓經過西留存的正白旗衝鋒之勢戛然而止,混亂在超過兩萬人的龐大軍隊中迅速滋生。

一個驚慌失措的聲音響起:「固山額真沒了!」

轉瞬,驚叫與不可置信的混亂呼喊聲此起披伏。

所有語無倫次的聲音匯總上去,簡介下來,都是一個意思:「正白旗固山額真阿山被擄走了……」

帶領整個清**隊里最強武力正白旗的固山額真阿山就這樣失蹤在了山林里。先是被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潛伏進來的漢人偷襲,又轉瞬在山嶺腳下被伏擊,拖入山林,生死不知。

剛剛用十日不封刀鼓舞起來的士氣煙消雲散,兩萬正白旗的軍隊猶如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

唯一還算目標清晰的或許就是阿山的親衛了,他們怒吼著,沖入了叢林密布的山嶺之中。

很快,森林裡的第一發子彈響了起來。

率先領頭沖的親衛頭領倒了下來。這彷彿是信號彈一樣,一陣陣的槍聲接連響起。更加讓人感覺可怕的是,這些槍聲一點都不密集。隱藏在叢林里的士兵彷彿是一擊必殺的毒蛇一樣,冷靜地注視著敵人,一槍響起,必然有一人倒下。

冷漠的森林配上熾熱的火光,兩重天的感受讓為數上百人的親衛隊退了下來。他們想要去尋支援將他們的統帥搶回來。

進攻的節奏在這一刻被崩斷。

討回來的親衛巴克山找到了驚呆的甲喇章京保泰伯洛。

「快進山,將固山額真搶回來!臨戰還未開始就丟了固山額真,這一戰回去,誰都活不了!」巴克山憤怒地宣洩著情緒。

保泰伯洛茫然地點頭,卻忽然間猛地扭頭過去。

那裡,一聲熟悉的凄厲慘叫聲響起。

「是覺羅巴布爾的聲音!」保泰伯洛這一回反而不幹凈驚奇了,連固山額真都會在戰鬥過程中被擄掠走,還有什麼是不能做到的?

但接下來的景象,卻讓保泰伯洛只覺得一瓢冷水從天靈蓋下衝下去,在這夏秋之間的時間裡將一切熱情澆滅。

「反正,反正!我本明軍,不再為奴!」

「我本明軍,不再為奴!」

「我本明軍,不再為奴!」

……

關寧軍上下,忽然間將清軍的旗幟猛地衰落。吳三桂將腦後的金錢鼠尾一刀斬落,學起了那個刺殺阿山的刺客。

緊接著,關寧軍上下有一學一,紛紛提刀將頭上的辮子割掉。

旋即,西留村上,吳三桂發出了自己的第一道命令:「將士們!我等上一回從賊,已然是留下了讓祖宗蒙羞的恥辱。今日,蒙聖上不棄,給了我關寧軍一次反正改過自新的機會。這一戰,若不打出我關寧軍應有的威風,洗刷那投賊的污點,我等如何有面目百年過後,面見祖宗?各部聽我將領,進攻正白旗,此戰有進無退。生死勿論!」

「有進無退,生死勿論!」

「有進無退,生死勿論!」

「有進無退,生死勿論!」

……

嘹亮的歡呼聲響了起來,關寧軍的士兵們激動得又跳又叫。跟著清人為奴為奴的日子他們受夠了,頭上醜陋的金錢鼠尾更是讓他們憤慨難言。

今日,一切終於得以改變。

關寧軍發起了進攻,敵人不再是對面的明軍,而是正白旗的清軍。

保泰伯洛顧不得巴克山的憤怒了。他急忙喊著身後的將士列陣迎敵。

但關寧軍的抵達太快了。他們原本是友軍,彼此隔著也只有百餘步的空隙。這會兒臨陣倒戈,一個轉身後發起的進攻讓保泰伯洛沒有絲毫時間準備。

超過兩萬餘人的關寧軍在這一刻爭先恐後地發起了進攻。

巴克山可以發誓,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有一天這些曾經的手下敗將會有如此大的勇氣。在雪恥反正這個念頭的面前,他們決意進行最堅韌的進攻。

關寧軍彷彿一頭一頭的蠻牛一樣,衝進了正白旗的軍陣之中。

漢人的熱血和勇氣在這裡迸發,他們進攻,他們雪恥,他們彷彿在救贖,又即將創造嶄新的歷史。

戰爭在這一刻扭轉了勝利女神的天平。

關寧軍殺了上來,兩萬人近身接戰後加劇了正白旗的混亂。失去了阿山的指揮後,正白旗內的各部兵馬陷入了一片慌亂。

巴克山決絕地拿起了手中的長刀,他扯著嗓子,集結自己麾下的軍隊。

但大部分阿山的親衛已經葬身山林,混亂的戰場里,嘶啞後的巴克山吼了一陣子卻喊不來一個人。

他彷彿一頭失去種群聯繫的孤獸一樣,倉皇地左右看著。

他想要呼喊保泰伯洛,但他們已經進入了戰鬥。

關寧軍來的又急切又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