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一章:亡命而逃的多鐸

第六十一章:亡命而逃的多鐸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明軍在寬河千戶所的局部戰場里形成了優勢,他們發起了圍攻,被包圍的便是上次與飛熊團作戰時原來三順王的軍陣,也就是上一回尚可喜、耿仲明以及孔有德的戰場。唯一不同的是,馬紡嶺由原來的尚可喜變成么蒙古科爾沁部親王子巴達禮。

當子巴達禮炸膛跌落馬下的時候,李定國轉瞬想起了獲鹿鎮一戰發生的景象。

那一戰,也是激烈戰況之中,李岩所部的大順御林軍發生了密集的炸膛擊潰了士兵們最後作戰的意志。事後調查發現,這些火銃果然被設計的槍管過薄,而裝藥量卻比明軍規定的還要多。因為這樣的改動十分細需要一段時間的頻繁使用後才能顯現,以至於清軍里發現了這一點也不明白後果。

當炸膛頻發成了定時炸彈以後,鳥銃便不被信任,士兵們迅速拒絕使用。他們可不想還沒殺敵,自己就先自殺了。如此一來,士兵便迅速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不能開槍的鳥銃與燒火棍有什麼區別?至少中興一式步槍還有刺刀,而清軍趕製的鳥銃根本沒有。

「這一批槍都有問題,他們的射擊壽命被人為的壓得很低!這……」李定國忽然間又想起了當年京師里發生的一起間諜案,那個案子里不就是說魯密銃的工匠帶著圖紙跑到了建奴那兒?

如今看來,這一批火銃從設計上就有問題!而這一點,是大明處心積慮從一開始就有埋伏的。

李定國一念於此,頓時下達了全軍衝鋒的命令。

他們的對面,科爾沁部雖然戰鬥意志崩潰,一旁的八旗漢軍還沒有退縮。

對於子巴達禮的炸膛,孔有德與耿仲明都不以為意。他們的漢軍訓練起來可比起這些人頻繁多了,怎麼可能會放過量的火藥?

轟轟轟……

嘭……

孔有德愕然地看著軍陣之中忽然間傳來的爆炸聲。

幾個僥倖沒有傷到的士兵高呼道:「我沒有放過量,沒有!這火銃有問題!」

「天兵都說山海關都被大明打下來了,我們輸了。就連上蒼都讓我們的火銃壞了!」

「火銃都中了邪!」

「不能再用了。跑啊,這是上蒼對我們做漢奸的懲罰。再不跑,就跑不掉了啊!」

……

孔有德的軍中,嘩然之聲不斷響起。一陣吵鬧間,第一個臨陣脫逃的士兵出現了。緊接著再次出現的逃兵就從數量變成了兩個,四個,八個……一直到轟然一聲嘩變之下,上百的逃兵出現了。

當明軍的進攻發起之後,孔有德絕望了。

還敢勇於反抗的士兵又想起了炸膛的聲音,旋即,一戰之下,上千八旗漢軍潰退。這一回,潰退之勢如堤壩崩潰一樣轟然爆發。

孔有德被亂軍裹挾在軍中,竟是忽然發現幾個親軍盯著自己,齊齊爆發一聲怒喝:「抓住孔有德反正,我們就能贖罪!」

「孔有德,救我啊!」這時,隔壁耿仲明忽然爆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大叫。

孔有德看過去,赫然發現耿仲明竟是已經被團團圍護,絕望地朝著孔有德這邊且戰且退而來。

孔有德茫然地看著這一切,苦笑道:「罷了罷了,幾位,我便送你們一場富貴吧。」

說完,孔有德丟下手中刀槍。身周,迅疾撲來幾條大漢。

遠處,吳三桂看著這一切,忽然間感嘆道:「若是我此刻沒有如現在一般臨陣倒戈反正大明,豈不是眼下子巴達禮、耿仲明與孔有德的下場就是我的榜樣?好在……好在啊……」

好在吳三桂反正了。

而現在,他們正與正白旗的大軍戰作一處。

要知道,正白旗可是清軍手中的王牌,但現在卻被關寧軍殺得難分難解。尤其借著後方火炮之勢,關寧軍甚至可以在多處戰場上取得一些優勢。這讓十數年來身受建奴野戰欺辱的吳三桂忍不住心中大為解氣。

他看著陣中的多鐸,大笑道:「多鐸,漢軍已然崩潰。爾等滿洲八旗軍也不過如此,待我大明近衛軍團一刀,爾等便是粉身碎骨。眼下,還是早些投降。我再為聖上求情饒你一命不死!」

「狗賊,你這三姓家奴,也配來和我說話?」多鐸怒氣蓬勃,卻不得不承認眼下的現實。局面已經不利於清軍了。

方才,在多鐸親自主持之下,正白旗終於穩住了陣腳,沒有被吳三桂擊潰。因為沒有李定國的幫助,吳三桂也明白自己再想要孤軍擊潰正白旗是不可能了。但他相信,只要耿仲明、孔有德以及子巴達禮這些已經深陷佔據的蒙古八旗與漢軍八旗軍潰退。失卻這些炮灰的滿洲人便將極大失去戰鬥意志。

要知道,滿洲本部兵馬人數稀少,用起來各個都是精貴,折損多了勝仗也是個吃虧的敗仗。

果不其然,多鐸看了戰局以後,喟然長嘆。失去了三順王五萬餘人,又沒了蒙古軍。不算那些維持沿途輜重的非戰鬥部隊,多鐸就只有總計五萬餘人的滿洲本部兵馬了。

這一步兵馬對於明軍而言已經夠不成兵力優勢。甚至,在這個數量級上,多鐸也沒有了必勝的信心。光是近衛軍團眼下就有三萬人左右的兵馬呢。

「這裡不能打了,去十八里庄!走小道,與圖賴匯合!」多鐸咬了咬牙,下了決斷。

一聲令下,數萬滿洲大軍撇開深陷重圍的八旗漢軍與八旗蒙古軍,接應著進入戰鬥的鑲白旗後,撤離戰場,朝著西面奔去。

看著這一幕,吳三桂頓時懊惱起來了:「多鐸竟然是這麼一個膽小鬼!我只不過諷刺幾句,竟然跑了!」

萬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