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章:劍拔弩張大政殿

第七十章:劍拔弩張大政殿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八月十五中秋團聚。

位於盛京的大政殿里,披甲執銳的滿洲武士們顯然不是打算著怎麼商量著晚上賞月。多爾袞的氣勢洶洶更是彷彿要在這團聚的日子裡送對方來一場生離死別。

於是,當多爾袞傲然地說出「這皇位,本該是我多爾袞的」時,場內的氣氛一下子繃緊到最高。

多爾袞要造反!

聽到這一句話,孝庄太后更是腦袋嗡地一下彷彿巨錘在胸,震得她胸悶氣短,頭暈眼花。

眼見這麼多人一擁而入,孝庄太后懷裡的福臨再也忍不住了。這個年僅六歲的小孩子一見這麼多人披甲執銳衝進來,頓時嚇壞了,哇哇大哭。

順治皇帝的哭聲讓成了孝庄太后的振作的原動力。

他將福臨按在龍椅上,站在殿上,怒視多爾袞:「多爾袞!這皇位不管本該不該是你,眼下都是我兒福臨的!當初你既然立了福臨,眼下便別想欺我孤兒寡母!我大清縱然以強者為尊,卻也是有那忠臣勇將的!當朝文武,讓哀家看一眼,到底有沒有那懷著一顆忠心給我大清為臣的!」

孝庄皇后挺身而出,身著皇太后的盛裝朝服讓那些手持兵戈的滿洲士兵微微一愣。就連福臨,也彷彿明白利害,不哭了。

這一位女中豪傑當真是有偌大勇氣,讓他們這些身經百戰的武士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經過這麼一個空檔,鰲拜與索尼哪裡還反應不過來?當下便跟著挺身而出。

「多爾袞!你敢造反,卻也要問過我手中的刀答不答應!」鰲拜怒吼如驚雷,震動得這處屋頂彷彿都要裂開。

伴隨著吼聲的,是鰲拜怒而拔出腰中長刀。

鰲拜在後世被譽為滿洲第一勇士。

崇德二年時,鰲拜從征軍中與准塔遂率部渡海朝著皮島發動進攻,不料明軍早已嚴陣以待,一時炮矢齊發,清軍進攻受挫,形勢緊急。鰲拜奮勇衝殺,沖向明軍陣地,冒著炮火與敵人展開近身肉搏。清軍遂一舉跟進,登上皮島,舉火引導主力來攻。皮島攻克。捷報傳到盛京,皇太極大喜過望,親自撰文祭告努爾哈赤,以慰其父在天之靈。這一戰。鰲拜以首功晉爵賜號巴圖魯。

其後鰲拜勇猛無雙,在八旗軍中早有威名。

多爾袞麾下的巴牙喇護兵們雖是八旗精銳,卻都明白比起鰲拜差了一籌。此刻見鰲拜拔刀怒視,紛紛有些泄氣。

見此,碩托與阿達禮都是有些氣急敗壞。

兩紅旗的巴牙喇不頂用,兩人便將希望寄托在了阿濟格的身上。

阿濟格比起多爾袞、多鐸等人而言雖然只是武英郡王,但在軍中一向有能征善戰的威名。他性格粗暴,見鰲拜如此威勢,心中升起了較勁之心,他怒視著鰲拜,便要拔刀衝上去大開殺戒。

這時,忽然間索尼大喊一聲,道:「且慢!眼下正是我大清內憂外患,最緊要關頭,諸位都是我滿洲大好兒郎,真要將鮮血都灑在自己人的身上嗎?難不成,都忘了那明人攻入盛京時的景象,都忘了我二十餘萬大軍還不知所蹤!

索尼的聲音只是讓阿濟格手上的動作慢了一步,但很快,效果就止步於此了。

多爾袞身後其餘眾人聞言,都只是低低的冷笑。

誰也不在乎索尼這冠冕堂皇,實際上一點用都沒有的話。

對於還殘存著野蠻氣息的滿清而言,強者為尊,不服就打才是鐵律。

很快,索尼也明白了過來。他這一番話並沒有人搭理。但他卻並沒有什麼沮喪,只見他擋在孝庄皇后的身前,大呼道:「你等這些大逆不孝之人竟然要犯上作亂,那就先從我屍體踏過去!」

「索尼,你也就這點本事了嗎?這在那明國里說不定還有些用處,你也算是我滿洲男兒,竟然就只會耍些嘴皮子?」阿達禮大笑起來,格外暢快。

索尼當即反駁道:「你若是敢丟了手中刀槍來與我比試拳腳我又有何不敢?只可恨你這懦夫,只會仗著刀兵之利,哪裡敢與我比試拳腳?」

「有何不敢?我阿達禮還怕了你不成?」阿達禮惱了,當下就要丟下兵械。

這麼一耽擱,倒是讓阿濟格被阿達禮擋了路。

還是多爾袞反應快,衝上去將阿達禮扯住,道:「這個時候時間萬分緊要,你還在這裡鬥氣作甚?」

阿達禮頓時反應過來,惱羞成怒,就要提刀衝上去。

但這時,另一邊密集的腳步聲也徒然響了起來。

原本一直消失不見的蘇克薩哈這時趕了過來,不止如此,他的身後,還有數百鐵甲衛士。這些顯然就是兩黃旗的巴牙喇護兵。

「終於來了!」索尼身上汗流浹背。

蘇克薩哈單膝跪地,朝著孝庄太后道:「微臣就救駕來遲,還請太后恕罪!」

孝庄太后見此,亦是重重呼出一口氣:「還好有忠臣啊!無罪無罪,能趕來了,那是救駕大功!」

蘇克薩哈低聲對著鰲拜歉意道:「讓多爾袞搶了個先,我們入皇城的時候為了不被發現中途攔截,已經慢了一步。」

「來了就好!」索尼重重鬆了一口氣:「總算讓我拖延了下來。」

原來,剛剛的索尼犯傻只是想要拖延時間。

眼下援兵殺來,阿濟格卻不敢動了。他看到了多爾袞臉上變化的神色。

要知道,蘇克薩哈可是正白旗的人啊。眼下,竟然到了效忠順治皇帝的位置上去。這如何不讓人感覺喪氣?

見阿濟格停手,孝庄敏銳地發覺機會,大聲道:「我大清國內議論,那總歸是自家人的事情。哪裡有動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