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一章:多爾袞之死

第七十一章:多爾袞之死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會兒已經是中午,本該各自散場回去吃飯的щww{lā}蘇克薩哈在大政殿引爆了一道驚雷。

索尼驚喜地對視了蘇克薩哈一眼,緊跟著道:「諸位!此言的確是真。跟著多爾袞,那我大清那才真正叫是沒了未來!鄭親王,那什麼一百六十處官莊還是別提了,遼西的運糧車隊已經有至少五日耽誤拖延了!遼西都不在我大清手中了,哪裡還來的官莊?」

濟爾哈朗一聽,禁不住失聲道:「當真?」

要是沒了遼西,這官莊當然只能是紙上畫餅,對濟爾哈朗而言再無吸引力。

蘇克薩哈與索尼一唱一和,讓場內頓時爆炸開一般,嗡嗡鬧鬧地吵鬧出聲。所有人議論著這情況,紛紛都是表情各異。

就連多爾袞麾下一干士卒們聽了也都是一陣心神搖曳。

如果多鐸敗了,遼西沒了,那整個大清可就是遭受重創了。更加重要的是,這等若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多爾袞臉上。方才,多爾袞還說跟著自己大清才有希望呢。

可眼下,多爾袞主持之下多鐸的這一戰卻是慘敗。這如何還讓人相信跟著多爾袞大清會好,他們以後能分到蛋糕?

最重要的是……

多鐸那二十多萬大軍要是沒了,傷的不僅是大清一半軍力,更是多鐸的全部支持軍力啊!

嗡嗡鬧鬧的聲音漸漸熄滅了,初始的震驚過後,這些清國的頂尖肉食者們開始思考接下來的舉動。

同樣,他們也將這一輪消息風暴之中的人物投注了悄悄打量的眼神。

多爾袞沒有在乎這些四處望來的目光。

「哈哈哈哈哈……」忽然間,多爾袞大笑起來:「我當你們還有什麼主意能將這一盤翻轉。沒想到,你們卻辜負了我的預料。竟然只有胡言亂語來拖延時間這一招!索尼、蘇克薩哈還有鰲拜。你們本是我大清干城,我心中還留了幾分看重。沒想到,就只有這等下三濫的手段了嗎?剛剛索尼你拖著將這些亂兵帶上了殿。眼下,還能找人配合你們撒這彌天大謊不成?」

阿濟格也跟著高聲道:「豫親王何等英明人物?前陣子才設下了妙計前後夾擊,伏擊了明人的近衛軍團。這等軍情滿朝皆知,你們要換個謊言也罷了,拿這等事情誑人,真是連半分勇武都沒了嗎?」

和碩一樣跟著大笑道:「至於那錦州城被圍,距離盛京這才多遠的路程?難不成這麼久以來就一個消息也沒有不成?這等大言欺人的笑話說出來,真讓我碩托瞧不起你們!」

「哈哈哈,要我看,那是索尼、蘇克薩哈這幾人都跟著明人一樣沒了膽子。一聽要打仗就嚇得畏畏縮縮,直是個沒卵子的貨!」阿達禮跟著起鬨。

其後,如鞏阿岱等人多爾袞一黨紛紛都被這些話說得鬨笑一趟。

除了一開始的震驚後,眾人委實不相信大清竟然會輸得這麼慘。

要知道,這裡頭也沒哪個是消息閉塞的。大清此前打仗打得怎麼樣?那是進展迅速,詐降埋伏那一擊更是惹得眾人紛紛讚歎多鐸厲害。

眼下忽然間說大清敗了,誰會輕易相信?

顯然,無一人相信這事竟然會是真的。畢竟,這樣的反差實在是太大了。沒有一個人會相信強盛的清軍突然間就會被全殲二十餘萬大軍,連遼西這好不容易打下來的戰略關鍵之地也丟掉。

是以,多爾袞的反擊是如此的輕易。

身後眾人的嘲弄更是顯而易見的放肆。

沒有人相信這一點,他們只覺得是索尼、鰲拜以及蘇克薩哈無計可施,這才撒謊使詐。這讓他們心中鄙夷,大為不恥。

見眾人紛紛不信,索尼、鰲拜以及蘇克薩哈都是漲紅了臉,不斷地重複著試圖論證這一點。但他們的劣勢實在是太大了,要讓這些驕傲的滿洲人相信一直以來都是手下敗將的明國會在巨大反差下轉勝為敗更是太艱難了。

就連孝庄聽著這幾人出了這麼一招,也不由感覺有些半信半疑,心情複雜又糾結。大清要是輸得這麼慘,那他這個太后縱然死了也無顏以見先皇。

可要是多鐸率領的大清進入大明贏了,那孝庄皇后現在就得做好準備去見先皇了。

就當眾人哄然大笑,紛紛嘲弄不信的時候,忽然間一人從殿外大步沖了進來。

眾人看過去,赫然發現此人就是范文程。

只見范文程不顧眾人側目,越過刀兵對峙的大殿,沖入代善身前,在代善身後眾將刀劍相迎下,跪在了地上,不住磕著腦袋,大聲道:「還請禮親王聽我一言,我有極大軍情,事關我大清百年國運,事關大政殿上眾位安危啊!」

代善擰著眉頭,看著忽然撲過來的范文程,有些心中嘀咕。

他可是滿清老資格的人物了,對於朝中局勢洞察清晰,朝中掌故更是信手拈來,十分熟悉。別的不提,這些漢臣的地位他可是明白的。雖然從黃台吉時代開始起就一直扶持漢人,極力緩和滿漢矛盾。但實際上,很多滿人是看不起漢人,也是欺壓漢人的。

事實上,就是黃台吉與多爾袞一直試圖扶持漢人,為的也不過是加強中央集權,穩固帝國統治。他們都明白,要不是有眾多的漢人可以剝削,讓漢人種田打鐵供應軍需軍資,這滿清的軍政體系也就無法維持。

故而,哪怕有黃台吉與多爾袞不斷的支持,這些漢人在朝中的地位也抬不起頭。八旗漢軍還好一些,手中有兵,大家維持著表面的客氣。如這些漢人文臣而言,那地位就尷尬了。

比如,代善認出眼前這個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