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二章:戰後封賞

第七十二章:戰後封賞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沒有人想到多爾袞竟然會如此剛烈決絕。

儘管所有人都明白,這個下午的大政殿里,多爾袞已經被宣判了死刑。他一手推動的多鐸西征失敗了。

二十餘萬大軍的失敗,這是大清開國以來從來未曾出現過的事情。曾經,寧遠大捷打了個斬首數百就能成為大明舉國誇耀,名載史冊的事情。這自然說明了明軍幾乎沒有過上千的戰績。

只可惜,後來朱慈烺的橫空出世一次又一次刷新了自己創造的對清勝利記錄。以至於當百姓們聽到勝仗的時候首先不是覺得太了不得了,而是覺得我大明果然還是強國。

這是強者的心態。

而失敗的清人……是絕不甘心自己忽然間發現原來自己是失敗者的。

所以多爾袞死定了。

多鐸戰死,死後或許還會有些許哀榮激勵後輩。

但策劃並支持這一起戰爭的多爾袞是無論如何也逃不開背鍋的。區別,無疑是死的好看一些,還是死的難看一些。

只是沒人想到多爾袞竟然如此決絕,如此剛烈。又是如此的敢作敢當……以至於眾人心中轉瞬升起的第一個念頭便是:多爾袞當真是好漢子。

只是,多爾袞死了,他身後的將士們便有些懵了。

阿濟格呆立當場,他看著死在自己眼前弟弟,手足無措。

阿濟格是個並沒有多少智慧的人,只是勇猛敢戰。而這樣的人大多數都是單純的人,單純,便意味著很多時候重情重義。

他跪在地上,看著爆開鮮血橫流的多爾袞,雙手顫抖著,將多爾袞的身子小心翼翼地抱起來,忍不住淚流滿面:「deo……怎麼這麼傻,這麼傻啊……」

碩托臉色蒼白,身子微微有些發顫:「願賭服輸……多爾袞死了。我們也就……死定了。」

另一邊,阿達禮更是渾身戰慄著,他盯著眼前的索尼,忽然間急不擇言地道:「你們不能動我!這是國家危難的時候,刀兵用在自己人的身上多不好啊?是不是……索尼,別殺我,別殺我啊!」

「丟人現眼,丟出去!」代善看不過眼,怒喝一聲。

很快,正紅旗的巴牙喇護兵們便將碩托與阿達禮拖了下去。

反倒是鞏阿岱、何洛會還算平靜,任由大內侍衛捆綁著,一言不發。

其餘兩白旗的巴牙喇全程觀摩了這一場政變,知曉了多爾袞身死前後的起起落落。此刻已然明白……沒法翻盤了。

「讓我追隨攝政王而去!」

「同去!」

「同去!」

……

剛烈的數十人拔劍自刎,鮮血從殿內灑落到殿外。

餘下的更多的人只是不吭聲地將兵器丟下,任由侍衛們捆綁著拖下去。

反倒是阿濟格抱著多爾袞的屍首,沒人為難。

「武英郡王是個耿介的人……讓他料理了睿親王的身後事……圈養在家反省吧。」孝庄太后抱著福臨,輕輕地說著。

眾人躬身領旨。

角落裡,見證兵參與了這一場政變始末的范文程喃喃著道:「我大清一個新的時代開始了……」

只是,清國新時代的開幕卻是無比的慘淡。

陸陸續續的敗兵從蒙古高原上朝著東北平原跑去。很快,敗兵們出現在了盛京城裡。伴隨著越來越多的敗兵出現,遵化一戰的前因後果也就此越來越明晰,讓清國里不敢相信的眾人了解了前因後果。

只是,當越來越多的細節被滿洲人知曉後,緊隨其後的便是越來越多的羞愧。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有一天失敗會是如此的讓人難堪與羞恥。

那些看似絕對的優勢實際上卻是敵人的黃雀在後。

朱慈烺預料到了多鐸退兵的意外。而朱慈烺戰略選擇上的正確讓朱慈烺可以解脫第三團,成為了扭轉這一戰戰局的關鍵點。

其後一早就安排好的海路進攻配合祖大壽與吳三桂的臨陣倒戈,成果讓後路空虛防禦不備的清軍丟失了遼西。

當年盛京丟失的恐懼被眾人重新回想。

當失敗的消息抵達遵化的時候,一切士氣跌落後的潰敗都得到了滿意的解釋。

額這個緊要關頭,宣府軍來了。動員了舉國之力的明軍真正的實力展現出來。四面楚歌之下,多鐸身死馬蘭峪。

越來越多豐富的細節重創了清人的信心,他們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清人的失敗會是如此的不堪。

動蕩的人心在盛京不斷巡邏的軍隊里被壓抑著,如同平靜海底爆發的火山,被萬米深的海水壓制。

但……

火山的爆發只是開始,海水的壓制,又能抵抗多久呢?

更加讓清人上下迷惘的是……

他們不知道,這是否只是第一座火山。

殘存的滿洲八旗開始沉默的巡視,順治皇帝的聖旨很快下來了。在孝庄皇后的竭力維持之下,滿清悄然開始收縮兵力……

明清的攻守,終於易位了。

……

京師。

八月十六的京師街頭有些狼藉。

這是杯盆狼藉的狼藉。

這是歡歌慶酒下的不羈。

昨夜的歡騰響徹了整個京師,滿城上下自發地舉行了各種各樣的慶祝活動。酒樓瓦肆徹夜開場,就連朱慈烺也親自在承天門舉行慶典,普天同慶。

京中下發的賞賜自不用提,豐厚得百姓們知曉了以後再度擠滿了各處從軍報名點。

當八月十五這一天在外征戰的將士們回到京師後,這些將士更是被道路兩旁自發迎接的百姓塞滿了各色瓜果點心。

更有那起鬨之中,當場就有幾個京中豪族找到了沙場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