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三章:女軍醫與她的女護士

第七十三章:女軍醫與她的女護士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算上正七品與正三品之間還差著的從四品與從六品,縣令與參將一共差了八個等階。但論及尊卑,縣令比起參將還要更加牛氣。

如果說亂世的時候,參將因為手握刀把子更加強大,文官則要戰戰兢兢,卑躬屈膝。文尊武卑的趨勢因此得到扭轉。那麼回歸和平時代以後,文人重新凌駕於武人之上的局面便肉眼可見將會回歸。

對於帝國統治而言,重文抑武是長治久安之際。

但朱慈烺的想法顯然不至於守成,他的眼光,是那星辰與大海。

軍銜制的推行不僅是文物平衡下的產物,更重要的一點。大明的官制下,公務員們的待遇其實十分夠嗆。

海瑞任淳安縣令一職的時候,工資經七折八扣,實際領到的是12石大米、2749兩銀子和360貫鈔。大明的寶鈔基本上是廢紙,可以忽略不計。實際上可以拿來用的就是12石大米以及2749兩銀子。

一般來講,一家五口一年光口糧就需要至少十五石。再算上油鹽葷腥布帛柴禾,光是保證日用就需要耗費十五兩左右的銀子。

要是隨便有一些人情往來,奉養父母,教育孩童,休閑玩樂,根本就是入不敷出。

七品縣令的合法收入如此稀少,同級的軍官自然俸祿也不會多。如此一來,自然也拖累軍中待遇。可要是單獨升武將的,文官們就得跳腳。

故而,當徐彥琦打開了這少將待遇名目的時候,當下就禁不住輕輕吸了一口氣。

「一月正俸三十兩職務津貼、戰時補助」徐彥琦迅速默默算了一下。待遇的安排一慣正俸少,而其他林林總總的補助、津貼眾多。

按照上面計算的,一個少將每月便能堂堂正正拿到至少兩百兩的合法收入。相當於後世約莫月入五萬元。這還不算這一仗的封賞,以及進入戰時後的補助。朱慈烺一共安排了一百九十萬兩對這一戰軍方封賞的預算,以徐彥琦的功勞至少能拿到一萬兩銀子。

按照購買力算,這一仗下來徐彥琦就能拿到上千萬元的收入。而按照大明舊制下的三品文官,除非貪污,一個三品官員全部的合法收入一年都只有祿米十二石,銀88兩,以及廢紙一般的五千貫鈔。

如此既給里子又給面子的改制,如何不讓虎大威心中一片溫暖,感覺分外熨貼?

他緩緩將這一本暫行軍人待遇條例合上,朝著北面紫禁城所在的方向啪地一聲進了個軍禮,道:「聖上恩德,末將明白!」

位於台基廠的陸軍醫院裡,人來人往,門庭比起以往算是熱鬧了百倍。自大前陣子瘟疫的事情鬧過去以後,京師裡頭百萬百姓都明白有這麼一處雲集著數百名醫的地方。

再加上近衛軍團這些年一場場打下來的勝仗,沒有什麼莆田人承包科室坑人的陸軍醫院成了京師患者最信賴的所在。自然,也就讓這裡的門庭成了堪比菜市場還要繁忙的所在。

如此大半年下來,京中百姓多少人因此活命治病不提,在這裡工作的人地位卻是水漲船高。

比如孔洛靈。

隨軍醫院抽調了大部分的軍醫,但台基廠的陸軍醫院卻不能抽空。加上胡波不知如何作想,硬是將孔洛靈轉到了病理實驗室,讓孔洛靈每日研究著中草藥的藥效、梳理醫理。

八月十六的這一天,孔洛靈依舊是獨自一人守著病理實驗室,彷彿昨夜中秋團圓的景象與她全然無關。她當然不是一人在此任職,手底下也有三個見習女醫師,以及五個護士。而是她不願意去蹭這些熱鬧。至於團圓二字,她甚至也不願意去想起。

曲阜孔家的那些人只知道她逃了出去,全然也不曉得她已經成了人人敬仰的活菩薩。只因為她被建奴擄掠過,哪怕沒有遭殃,也都當她失節死了。

唯一算得上是讓實驗室里有些生機的是另一個常伴笑聲的小姑娘鄧英兒,孔洛靈曾經的護士。昨日中秋,陸軍醫院也大早放了假。鄧英兒便有空來尋孔洛靈一起過節。

鄧英兒是孔洛靈入京後被推薦去了陸軍醫院擔任護士,有時閑暇也就在孔洛靈這裡學習醫術。幾個月下來進度頗為迅速,已然開始準備報考今年秋陸軍醫院舉辦的醫師考試。

陸軍醫院的醫師考試是面向全國各地的,只要通過便可以入職陸軍醫院。

按說這樣的考試委實攔住了不少有意加入的大夫,但胡波堅持不改,絕不放低門檻。一直忍受著頗多非議。

直到陸軍醫院因為瘟疫一戰得到信任局面才有所改觀。最關鍵的是,自從朱慈烺在獲鹿鎮一戰打贏以後,軍中一切關聯的事務都開始變得炙手可熱。連帶著陸軍醫院這個醫師考試的含金量也大大激增。

一時間,許多京師醫館的大夫便是不為了入職陸軍醫院,也要專程跑過去考過一回,拿著一個醫師證來證明自己的醫術是可以信賴的。

鄧英兒不僅面目嬌俏可愛,亦是聰慧勤奮,再加上孔洛靈用心教導,這幾個月下來已經有了三成的把握可以考過。

這個幾率說起來雖然很低,但對於總通過率不到兩成的陸軍醫院醫師考試而言,已經算得上是高了。

只聽這會兒鄧英兒碎碎念著各式中草藥的藥性,一連背書了百個,這才嬉笑著扯著孔洛靈的胳膊道:「孔姐姐,與我一起出院玩可好?每日見你在實驗室里呆著,你不見心慌,我可看著心疼哩。」

「你個小妮子,可別是只為我心疼。也是為你自個兒罷,一個人出門,多沒意思。」孔洛靈將手中翻了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