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五章:不走套路要走心

第七十五章:不走套路要走心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丰台大營的中央大校場上,已經快約莫九點鐘了。這會兒氣溫不高不低,徐徐微風,正是個涼爽的好時候。

大校場上,來自各部將士列隊等候。

這一回,或許是將士們所有列隊時氣氛最輕鬆的時候。大家唧唧咋咋各自議論也是無人出聲,在封賞的這一緊要關頭,氣氛頗為歡暢。

張庭大喜道:「快看,那是工部尚書方岳貢!還有禮部尚書李遇知……人家還是閣部大臣呢!還有兵部侍郎、大理寺卿……這些朝中高官都來了啊!這一回,難道都是要來榜下捉婿的?」

「應該是了吧……聖上要抬高咱們軍人榮譽。縱然不會有部閣大臣,少卿級別的高官也不會少……」席斌只覺得自己有些喘不過氣,嘴上隨意搭著話,心中不禁思量:「要是人家榜下捉婿捉到自己身上可怎麼是好?到時候消息傳回家裡,定然是絕不會有反覆,只有大喜。一旦木已成舟,自己恐怕只有脫下軍裝私奔一路了……」

只是,要是私奔了,他就是逃兵。

做一個逃兵有多恥辱不提,軍中律法無情,絕不會放過他席斌。到時候絕不會有神仙眷侶的日子,最終結果只能連累鄧英兒。

伴隨著方岳貢等人的出場,大校場上,已然出現了屬於朱慈烺的御用物品。軍中後勤輜重的將士已經開始布置典禮會場,顯然,朱慈烺很快就要到來了。

「聖上……請饒恕我吧……」席斌忽然間重重深呼吸一口氣,彷彿下了什麼驚世駭俗的決定一樣。

……

「聽聞這一回帶隊天策突擊隊的隊正汪洵家中是書香門第?」方岳貢側身朝著吏部尚書李遇知問道。

「沒錯。汪洵之父有舉人功名,家中往上三代都是讀書人。原本汪洵也是有秀才功名的,只是後來從軍入伍,這文職一途便隨風飄去了。」李遇知根底很清楚,對方岳貢的心思也很明白,笑道:「是個好夫婿的人選。」

「哈哈……」方岳貢大笑著,搖頭道:「家中幾個女兒家著急得很,我也是……唉,不提也罷,不提也罷。不管怎麼說,這些小伙兒這一身軍禮服穿戴起來,當真是一等一的英武神氣啊。」

「也怪不得那些在街上見了回京將士的百姓個個誇耀……」另一邊,大理寺少卿原潛心道:「更重要的是,都惹得女眷們一個個心思都萌動起來了。」

顏值一等,待遇豐厚,前途似錦。不管從哪個角度來看,愛上兵哥哥都變得順理成章。

普通百姓化身迷妹迷弟,心底里藏著心思,想要有所動作也做不了。但對於他們這些高官而言,便可以直接先人一步做出行動了。

更何況,朝中誰不明白朱慈烺要重新壯大武官的心思?

在朱慈烺巨大聲望與權力之下,文武百官已經紛紛都熄了螳臂當車之心。自然,也就剩下了配合之舉。

比如這一回,原潛就將目光落在了校場上的席斌的身上,笑著:「這個是席斌罷?聽聞搶回了多鐸的士紳,功勛上頗為靠前啊。我有個親弟弟,有進士功名,眼下在嘉興府為知府,亦是有一個小女兒知書達理,可為姻親……」

原潛念叨著,這是取得共識,大家到時候別真做出爭先恐後榜下捉婿這等沒體面的事情。

眾人紛紛點頭:「不錯。」

「原少卿獨具慧眼……」

「是不錯啊……」

眾人目光紛紛撒過去,落在席斌的身上,紛紛散發著奇異的異味。

汪洵輕嘆一聲,很是感覺可惜。這一回,恐怕要有人棒打鴛鴦了。眾人也是紛紛覺得同情,但……胳膊肘拗不過大腿,眾人只能報以一個同情的表情。

唯有席斌面色不變,強撐著鎮定。

……

「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鄧英兒幾乎要抓狂了。好不容易一路在龐大的軍營里走到了天策突擊隊所在的中央大校場,萬萬沒想到,卻被一隊格外高大壯實的護衛隊給攔住了。

「眼下是一級戒備,探親訪友已經被凍結。這位姑娘,請回吧!」衛士面目嚴肅,一點也沒有對可愛小姑娘讓步的意思。

「我們有通行令牌啊!」鄧英兒急忙拿出令牌,晃了一晃。

只可惜,衛士依舊不為所動:「你的令牌……如果早來一刻鐘,還有用。但現在,除非是樞密院或內閣簽發的通行令牌,否則不準進入。姑娘,這探親訪友還是改日再來吧!」

衛士話語嚴肅,手底下動作也是毫不含糊。不僅沒有通融的意思,更是招呼一聲,頓時就有十數人圍了上來。

見此,鄧英兒只覺得胸中喘不過氣來,無神地看著眼前這一切,獃獃地,任由他們圍了上來。

這時,一個身材更加高挑,面容格外俏麗帶著書卷氣的女子走了出來,她將鄧英兒扯到自己輕聲道:「是聖上來了?」

孔洛靈猜到了什麼,能要樞密院與內閣簽發令牌才能進入,那顯然就只有朱慈烺的安保級別才會這麼高了。

帶頭的委實打量著孔洛靈,凝眉起來,他感覺有些熟悉,在拚命回想,一時間沒有啃聲。

「不說話,那就是默認!你進去,就說我是孔洛靈!我要進去!」孔洛靈喘著粗氣,情緒猛然間波動起來。

是皇帝陛下啊!

是朱慈烺,是哪個獲鹿鎮彷彿被拋棄時候,最終依舊過來救援他們的朱慈烺!

就是那個……年輕英俊,在孔洛靈心底里刻下印記的少年郎……

現在,距離孔洛靈前所未有的接近。

鄧英兒看著孔洛靈,忽然覺得平日里鎮定自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