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六章:頒獎禮上又喜事

第七十六章:頒獎禮上又喜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這一天是崇禎二七六年的八月,十六日的丰台大營中央大校場里,鐘樓上的指針滑落到了上午十點。這會兒一朵潔白的雲朵遮住了烈日,讓大校場的空氣涼爽而愜意。

鄧英兒默默地閉上了眼睛,他苦求著滿天神佛能夠出來一位顯靈,給自己一個機會與心上人多說一句話,更是萬萬不要被哪一位高官榜下捉婿帶走。

就在鄧英兒迷茫地苦求著滿天神佛的時候。隆重而肅穆的授獎典禮上,有一個人破壞了事先培訓好的君前禮儀。

席斌沒有按照既定的套路領完軍功章後便消失,他喊出了一道幾乎可以算得上逾越的要求。

面對這句顯然意料外的要求,汪洵的整個兒心肝都擠成了一團。就是台下,亦是不少高官們非議起來:「這個年輕的後生也太是得意忘形了」

「不知體統」

就連原潛,也皺眉著,心裡有些不悅:「這武夫難不成都將那君前禮儀忘了嗎?縱然有所求,也不能這時候來啊!」

就當眾人非議之際,席斌說出了自己醞釀已久的話。只見他攢著粗氣,笑著看向南面一人,道:「鄧英兒!我此生非卿不娶,今日聖上見證,你可願嫁我為妻?」

台上愣住了。

台下也愣住了。

空氣里醞釀著粉紅色的氣息,他們都順著席斌的目光看向南面。那重重的人影下,兩個年輕靚麗的女子格外的鮮艷。

而這會兒的鄧英兒呢?

卻是閉著眼睛,將自己記得住名號的滿天神佛都念了一遍。就當她閉著眼睛苦求的時候,忽然間,彷彿心有靈犀一般

她睜開了眼睛,看向台上。

哪兒,正好聽到席斌朗聲高喊:鄧英兒!我此生非卿不娶,今日聖上見證,你可願嫁我為妻?

鄧英兒仔仔細細地盯著,看到了那張擔憂思慮的面龐,就是席斌!這會兒的席斌單膝跪地,雙目望來,深情款款。

鄧英兒呆住了,巨大的驚喜在心裡炸開,驚喜得彷彿要暈過去。

孔洛靈輕輕推了一下鄧英兒:「英兒,夢想,成真了呢。」

「我我沒有做夢嗎?」鄧英兒禁不住懷疑了。

「是真的,有我們見證。有萬千的將士們見證」孔洛靈笑著,將鄧英兒推了出去。

頓時,鄧英兒撒腿跑去。孔洛靈緩緩地跟上去,將所有的目光都灑落在了台上另一人的身上。

鄧英兒跑過去的路上,無數將士們側身退讓。

沉默過後,是無數的期待。

就連朱慈烺,也悄然退後了幾步,將眾人聚焦的焦點交給了席斌。

眾人感受到了朱慈烺的態度,氣氛也忽然間變得粉色旖旎,泛著粉紅色的氣泡。

台下,方岳貢不由地失聲道:「鬧了半天,竟然要成全了這個小子?」

李遇知笑道:「這下子,要這小夥子要成名了。不過,聖上竟然也能容許真是寬懷之明君啊。」

「這這」原潛目瞪口呆:「成何體統,成何體統啊!」

歡呼聲開始緩緩醞釀。

鄧英兒猛地撲進了席斌的懷中,帶著哭腔說著:「我願意我願意」

這一刻,全場的所有熱情都爆開了。

朱慈烺雙手合十,旋即緩緩地鼓掌了起來。隨後,滿場的歡呼聲與鼓掌聲響徹。

「哇偶!」

「成了,成了!」

「太厲害了!求婚啊,哥們,你給力啊!授軍功章的時候求婚!」

「大明萬歲!脫單萬歲!」

「吾皇萬歲,求婚萬歲!」

「哇偶太刺激了」

台下,無數亂七八糟的歡呼聲響徹。

就連那些值守的衛兵們看到這一幕,也禁不住悄悄鼓掌起來。

「愛情這就是愛情?」一旁,張庭禁不住幽幽地問了起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這聖上授勛的地方竟然求婚太太刺激,太生死相許了罷」

「相許個頭這個白痴,連軍功章都沒撈到啊!」汪洵扶著腦袋,無力地吐槽著:「等著吧,就等著聖上將他軍功章沒收吧。這傻貨,這個關頭搗亂,就算聖上開恩不處罰這軍功章也拿不到了。不會開這個頭的」

「我願意啊!老子有媳婦了,老子能娶英兒了!哈哈哈有種你們也來一個人願意為你們衝進軍營啊!」席斌大聲笑著,一臉得意。

張庭:「」

汪洵:「」

戰友們:「」

將士們一臉艷羨,反倒是惹得鄧英兒羞惱了,死死掐著席斌腰間嫩肉,引一片怪叫。

就當眾人們一片歡騰慶祝的時候,台下另一處,卻有一人嬌羞成怒大步走了上來。

這自然就是那大理寺少卿原潛。

原潛怒氣沖沖,一臉憤慨,他先是朝著朱慈烺行禮,其後這才指著席斌對朱慈烺道:「聖上!今日盛典,那是為了全軍將士浴血奮戰之功勛而來。今日,怎麼能容得有人在此猖狂?男女私情,那本該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何能在這萬眾期盼之下,竟然行如此如此如此不知羞恥之事!」

一臉換了好幾個詞原潛都憋了回去,弄了老半天,這才接了一句不知羞恥。

鄧英兒怕怕地縮到了席斌的身後,席斌昂然挺胸,卻被汪洵一棒子敲了回去。汪洵站了出來,輕咳一聲,想要說話,又被原潛打斷了,或許是感覺之前的話不夠氣勢,這一回他抓住了關鍵點:「更何況,君前如此失儀,實在是對聖上不敬!眼下擾亂軍功授予儀式,恐怕更是干犯軍律,不能輕饒啊!」

聽到軍律二字,這下子汪洵也變色了。

軍中律法大過天,紀律二字,任何軍人干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