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七章:新的王牌:金吾團

第七十七章:新的王牌:金吾團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上午的十一點,中央大校場天空上的陰雲忽然間劃破了一道細縫,金燦燦的陽光灑下來,正好照耀在台上的朱慈烺與孔洛靈等人身上,撒著一層靚麗的光輝。眾人看過去,只覺得此刻的朱慈烺與孔洛靈對視的時候,彷彿金童玉女,端的是格外的相配。

「屬下孔洛靈,陸軍醫院病理實驗室主事。此番,也是巧了。」孔洛靈緩緩笑著,將那俏臉上美貌盡數綻放,端的是鎮住了場子,只聽她道:「英兒父母都在戰亂中失卻了聯繫,一時間想要尋到怕是難了。但無礙,我與英兒名為同僚,卻是勝似姐妹。若要講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可代之。」

「哈哈……」朱慈烺大笑,看向孔洛靈,贊道:「好呀。不愧是陸軍醫院出來的女軍醫,有這一番氣度,俗話說長姐如母,自然也是可以為家長的。既然如此,朕朱慈烺就煩請原卿家代為此番媒人,為朕全這一番納采六禮,原卿家,你看可好?」

聽朱慈烺有請,原潛頓時神情振作。

這一番來行榜下捉婿之事,原潛當然是沖著朱慈烺面子來的,剛剛丟了面子,被朱慈烺這一番安慰已經好受了許多。這一回朱慈烺當面懇請,自然是補回了里子面子。

雖然看似是讓原潛做了逼格不高的媒婆,但聖上有情,誰有那臉面?

「願為聖上效勞!」原潛興高采烈。

話說回來。朱慈烺所言的六禮,就是漢族婚姻儀禮。

這可不是後世的西式婚禮,自由戀愛後去基督教的教堂結婚,讓神父主持。

漢族的六禮,那可是有幾千年歷史的博大文化傳統的。

從議婚至完婚過程,具是都有講究,格調滿滿。而這六禮即: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

納彩便是男方家請媒人去女方家提親。故而,朱慈烺請的原潛提親。現在女方家人有了孔洛靈,這第六禮就可以開始了。

原潛答應下來以後,當即便到了孔洛靈身前提親。

而軍中動作亦是格外順利,很快就給席斌備好了彩禮求婚。然後便到了問名一步。即朱慈烺請原潛問鄧英兒的名字和出生年月日。再下一步是納吉。也就是朱慈烺將空落的名字、八字取回後,在祖廟進行占卜。占卜這一步自然是從簡。很快到了納徵,亦稱納幣,即朱慈烺以聘禮送給孔洛靈家。其後就是請期:擇定婚期,備禮告知女方家,求其同意。至於最後一步親迎,就是新郎親至女家迎娶。

這一番軍中迅速搞定了前四禮以後,其他的就沒有當場進行了。

饒是如此,這也是天大的顏面。

場中一片歡騰,眾人都覺得好生熱鬧歡喜。

原潛忙前忙後,朱慈烺反而空了下來。忽然間,彷彿心有靈犀一般。朱慈烺側目望過去,看見了孔洛靈朝著自己望來,目光頗有些奇特。

朱慈烺心中楞了一下,笑道:「孔軍醫,我的臉上長花了嗎?莫不是有了面皰,若是如此,到要辛苦孔軍醫開個方子了。」

「陛下卻是沒有用朕這一個字呢……」孔洛靈的注意點很是有些奇怪。

「哈哈,每天都用,膩了。」朱慈烺隨口說著。

「至於面皰這種事情,多是心病罷。心中思慮,睡眠不足,便讓身子也不舒服了。」孔洛靈低聲道:「陛下打算何時大婚?軍務這般繁忙,卻也需要有個可人兒照顧身子吧……」

朱慈烺凝望著孔洛靈,他直覺眼下的孔洛靈神情有些奇怪。

而孔洛靈面對著朱慈烺的凝望,卻是罕見沒有如其餘人一樣閃躲,而是迎著朱慈烺的目光對視著,沒有畏懼,唯有關切。

朱慈烺心中猛地一顫,他想起了那位幫著自己打理著無數資產的趙詩瑤。那一位,也是能與自己對視而不慌亂的人兒呀。

只可惜,兩年過去了,接連不斷的戰爭爆發讓他都無法給人一個歸宿,兩人聚少離多,甚是可憐。

朱慈烺不由低下了頭,有些傷感:「是呀。也該給她一個盛大的婚禮了呢。」

「到時候……臣下,也恭賀一番吧。」孔洛靈的話語里,強調微微一變。

朱慈烺有些心思不在,隨口道:「那我吩咐禮部,讓他們給孔軍醫也準備一份請柬。咱們這一番緣分,也是難得呢。哈哈……竟然會在這大典之上求婚,真是預料不到。」

「謝……謝聖上。」孔洛靈只覺得心中一片泛著酸氣,隔著十里八鄉都能聞到,不由輕顫著緩了一口氣,道:「聖上會處罰席斌嗎?」

朱慈烺提起手中一根藍色細帶的軍功章,不由搖頭:「處罰么,軍中有司會決定的。繞著營房跑多少圈,就看汪洵心情了。反正,他這軍功章是別想留了。不然我以後不就成了專職月老了?」

「聖上可真幽默……」孔洛靈被朱慈烺逗笑了:「能開心過一會兒真好,比愁眉苦臉的好多了。」

孔洛靈臉上笑容淺淺,顯然是在說她自己。

朱慈烺輕輕呼出一口氣道:「只是,一想到若有一點懈怠,便會讓大明那千千萬萬的百姓因我而困難,我便難以放下心結。就比如,你看眼下席斌與鄧姑娘多開心。自然能想到,有多少將士軍嫂……天人兩隔……」

「但聖上已經做得很好了……軍中撫恤,已然上佳。不必自責……」孔洛靈禁不住勸慰起來。

聽孔洛靈的聲音素素軟軟地在耳邊響起,吐著熱氣,朱慈烺猛地警醒發覺自己已經失態,不由搖頭道:「朕無礙。朕明白的……」

朱慈烺悄然改了朕這一字,他意識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