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一章:洞房花燭

第八十一章:洞房花燭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烺在紫禁城忙前忙後,新娘子也快入宮了。

趙廣印率全家老少,在大門口等待迎親隊伍。李邦華帶著迎親使者高聲宣詔。鼓樂聲中,錦衣衛轎夫把皇后禮輿、龍亭,抬入前院,再由太監抬到後院的綉樓前,按欽天監官員指定的吉利方位停放。趙詩瑤穿著皇后禮服,戴鳳冠霞帔出場,氣場艷驚全場。其後,趙詩瑤收下金冊、金寶,回綉樓等待吉時。

吉時一到,趙詩瑤升輿啟駕。大隊人馬經前門,沿御路,過大明門,入**、端門,到午門的時候,城樓上鐘鼓齊鳴。隊伍從午門正中門洞進入紫禁城,經皇極門,到乾清門。皇后儀仗入乾清門,太監、宮女列隊夾道,拍巴掌熱烈歡迎,氣氛好不歡騰。

在丹陛下,迎親使者還節復命。鼓樂聲中,禮部官員奉皇后金冊、金寶,交有關人等陳列於乾清宮後面的交泰殿。新娘子坐的禮輿,由誥命夫人、女官、宮女,或引,或抬,或扶,或隨,送到坤寧宮去拜天地,行大禮。

坤寧宮是皇宮中後三宮的第三宮,在大明是皇后的寢宮,也是這一回皇帝大婚時的洞房,禮儀十分隆重,極為講究。趙詩瑤要從大明門被抬進來,經承天門、午門,直至後宮。而一般妃嬪進宮,只能走紫禁城後門玄武門。就連後世晚清母儀天下的慈禧太后,也未能從大清門走進來,這成了她一生中心頭的痛。

這一回朱慈烺大婚,其實也頗為特殊。因為,這一回唯有一個皇后入宮,並無其他的嬪妃。

此刻,由慈寧門東階升至門左,朱慈烺面相西邊站立。這時,中和韶樂作奏《平之章》。太上皇與太后升座,樂止。禮部堂官引皇上至拜褥。朱慈烺立起來,丹陛大樂作,奏《儀平之章》。

鴻臚寺鳴贊官奏:跪!朱慈烺跪。奏:拜!興!朱慈烺行三跪九拜禮,興。這時,崇禎太上皇與周太后起座,還宮,樂止。禮部王鐸奏:禮成。

到了這一步,朱慈烺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婚禮基本上已經進行到了尾聲,然後……也到了最具有歡樂氣息的:洞房。

人生四大喜,洞房花燭夜朝著朱慈烺招手了。

但與民間洞房的習俗不一樣,趙詩瑤與朱慈烺結婚的洞房並不在皇帝自己原來的寢宮內,也沒有固定的洞房,一般都把舉行儀式的地方當作大婚之夜的洞房。

這一回,也就是在坤寧宮。

坤寧宮的裝飾自然是奢華典雅,但一樣免不了民間稀奇。貼了紅雙喜以及各式喜慶的對練。

整個房間內主色調都是大紅色,燈燭燃燒之下,紅光摧殘,喜氣盈滿。尤為讓朱慈烺與趙詩瑤感覺既是俗氣又是害羞的則是:床前掛著百子帳,鋪蓋上亦是放著百子被。上面綉著一百個神態各異的小孩子,用意為何,不言自明。除此外,床頭上懸掛的是大紅綢緞,龍鳳雙喜的窗幔。

朱慈烺與趙詩瑤進了坤寧宮後在東暖閣里呆了下來。趙詩瑤打量著屋內,牆壁上都是紅漆與銀殊桐油髹飾的。門前堂上吊著雙喜紅字宮燈,鎏金色的門上粘著金瀝粉的雙喜字。門上亦是草寫著一個巨大的繁體喜字。牆上,諸如百年好合之類喜氣洋洋的對練直落地面。從從坤寧宮正門進入東暖閣的門口,加上洞房外東側過道里,各豎立一座大紅鑲金色木影壁。這是帝後合巹與開門見喜的寓意。

洞房內金玉珍寶不計其數,富麗堂皇,盡顯皇室貴氣。

就連朱慈烺打量了,也不由心道:「這陣子,真是日子好過多了。」

不比趙詩瑤第一回入宮,朱慈烺可是知道崇禎皇帝當政的時候宮裡有多寒酸。連朱由檢的衣服壞了都要周皇后親手打補丁,宮中的用度是怎樣自不待言。

作為洞房的東暖閣為敞兩間,東面靠北牆為皇帝寶座,右手邊有象徵吉祥如意的玉如意一柄。前檐通連大炕一座,炕兩邊為紫檀雕龍鳳,炕几上有瓷瓶、寶器等陳設,炕前左邊長几上陳設一對雙喜桌燈。

作為今日的運動場所,一張龍鳳喜床安置在西北角里。龍鳳雙喜的紅色大炕褥不提,其餘還有整整齊齊的明黃色端以及朱紅彩緞的喜被、喜枕,具是做工精良,只供皇室的御用品。床上牆邊除了照例的喜氣吉祥對練外,正中是一幅牡丹花卉圖,靠牆放著一對百寶如意櫃。

朱慈烺與趙詩瑤端坐龍鳳喜床上,宮女們則是在床上放著銅盆。這是子孫餑餑寓意。除此外,上面還安放著一小盆的小睡覺,其實就是那個子孫餑餑的食物。

朱慈烺與趙詩瑤忙了一整天,其實也都餓了。沒多久,合巹宴開始。

揮退了眾人,朱慈烺目光落在了趙詩瑤的身上。

今日的趙詩瑤格外美,都說婚禮上的女人是一生中最美的時刻,朱慈烺今日有了體會。頭頂上的紅絲巾遮住了面龐,只能在輕紗之中隱隱約約看到趙詩瑤的面容。

這樣的半遮半掩沒有遮住美貌,更讓美多了幾分讓人難耐的心癢。朱慈烺拿起了金秤桿,將蓋頭輕輕挑了起來。

朱慈烺的目光先是從白皙猶如天鵝一般的脖頸上落下,隨後緩緩升起,目光從白皙的下吧上一點點升起,紅潤飽滿的唇,筆挺小巧的鼻,以及一雙柔情似水的大眼睛。趙詩瑤的五官格外精緻,紅妝修飾之後,在這大婚的時節更為美的驚人。

朱慈烺將紅蓋頭輕輕拋上屋頂,對視著朱慈烺,雙方在彼此的目光里越來越近,氣息吞吐之下,在對方的面龐上抵達。

呼吸可聞,心跳之聲更是砰砰砰地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