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七章:清丈田畝

第八十七章:清丈田畝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中午的時候天氣還不太熱,席大財心中很是有些提心弔膽。他眼見席金文從衙門裡回了家,這才算鬆了口氣,將東西交給了府中的下人便跟著席金文進了屋。

席金文招呼著席大財坐了下來一起用了午飯,聽完話,頭也不便直接道:「看你這模樣便知道了,是秋稅的事情罷?」

席大財嘿笑一聲,道:「還是九叔厲害,一猜就中。這一回,的確是為了秋稅的事情而來。這幾日里,都聽著有些朋友議論說是朝廷要對這事情下功夫了呢。」

「說的是罷三餉?那個早就停了,聖上為了防止各處借故還在繼續徵收三餉,還特地讓各省巡按督辦此事。京畿是首善之地,尤其各處小報都愛刊登這等大事。你不會不曉得罷?」席金文瞥了一眼。

席大財連連點頭:「這事我當然曉得,罷了三餉這可是舉國聞名的事情。不過……這回可不是來說這個的呢。」

「嗯?」席金文頓住了,他眯著眼睛盯著席大財,看得席大財一陣渾身不自在。

見此,席大財嘿笑一聲,道:「九叔……我也不瞞你。我啊,聽茶館裡說呢。聖上要改稅法,不僅重修稅率,聽聞更是要清丈田畝哩!」

要說清丈田畝這事,那還真不是什麼新鮮事。

別說歷朝歷代有相似的事情,就說本朝的張居正改革,那也是舉國聞名,更別提京師首善之地,誰能不曉得?

萬曆年間張居正任職首輔之時,大明隨著土地兼并的發展和吏治的**,豪強地主與衙門吏胥相勾結,大量隱瞞土地、逃避稅糧。如此情況下,清丈田畝、均平稅糧就成為理財安民的首要任務。萬曆六年時,朝廷下令清丈天下田畝。張居正責成戶部尚書張學顏親自主持清丈。凡莊田、民田、職田、盪地、牧地,通行丈量,限三年完成。所丈土地,除皇帝賜田外,一律「辦納糧差」,不準優免。戶部還頒布了統一的《清丈條例》,規定了各級官員的職責及其完成期限。

如此一樁大事,在張居正超強的行動能力下最終推動。同樣,這也震動朝野。因為清丈田畝可謂是觸犯了官僚、貴族、豪強地主的利益,而這些人,便是整個大明的中堅力量。

作為秀才,席金文哪裡能不曉得這一件典故?一聽,席金文頓時輕輕放下了手中的碗筷,定定地看著席大財。

席大財這會兒倒是沒什麼不自在了。他們席家雖只是京中小戶,但城外就有上千畝田地,這是家中祖業。稅率的改動,可是關係著他們切身的利益。別看席大財輩分低,卻是嫡系,這事情上更有話語權。

這一回席大財態度如此謙恭可不僅是因為輩分,而是席斌被朱慈烺親自代為家長後讓席金文地位水漲船高。更重要的是,席金文不僅是東城警署的警員,而且還是秀才。雖然生員按照規定只能免八十畝田的稅賦。可現在席金文地位高了,自然可以多多動動腦筋。

「這種事,別亂出去傳。加稅減稅,那都是要千家萬戶興衰與一身的東西。我們老席家有幾分家底,但在京師這漩渦里,經得起什麼?」席金文緩緩著道:「也別想著將田地詭寄到我身上。我一個生員的功名可以不管,可斌兒呢?那孩子還有希望,還有我老席家的希望。你仔細想想,多少雙眼睛盯著我們?可不能因為這麼點蠅頭小利就給忘了,毀了斌兒啊。」

「是是是……」席大財連聲問著:「可就這麼白白等著?」

「相信聖上……不會苛責小民。治國安邦之策,聖上比我們強多了。縱然到時候改動稅法,也不是我等小民吃虧。」席金文想著,忽然間輕嘆一聲,道:「不過,既然這風聲能傳出來,說不定就是真事兒了。而且,八成是故意傳出來的。你小心點,別被帶進去了……」

席大財忽然間明白了過來,一拍腦門,道:「也對,我說那姓黃的不是跟著保定王家的?怎麼今日也去了我們慣常去的便宜茶館了。這一回就是要變動,那也是那些家中良田千頃的大戶們著急的事兒。還好往九叔這裡跑了一趟,要不然,我可就要被人當見槍使了……」

……

演樂胡同里新開了一家裝飾十分新潮的館子。

當然,要說這叫館子卻有些不當了。因為,人家主人家不管這叫館子,也不是什麼怡紅院之類的青樓。人家管這叫做:私人會所。

這所謂私人會所便是外間不掛牌子,四門緊閉唯有熟人見了互相引薦有人作保才能入內消費,端的是有檔次,夠格調。

當然,要是個鄉村野地自然是沒有人感興趣。可若是能在寸土寸金的演樂胡同里佔下偌大一處門面還內里清靜舒適,那自然是引得無數京中權貴們趨之若鶩。

會所裝飾得新潮又舒適,外間看著平凡,內里卻處處能見雅緻,亭台樓閣,水榭小樓自不用提,更兼則端的是冬暖夏涼。

根據裡頭那位說道,這便是新材料的妙處。用的是什麼大理石、水泥磚瓦等等修築而成。

要是個工匠說這些,今個兒進會所的幾個爺都要一巴掌拍過去,誰稀罕聽這些匠人嘮叨?

可要是說話的是一位聲音有些尖細,面白無須,容貌俊俏的人說了,大家便都要饒有興趣地聽著,反而覺得十分長見識,十分有見底了。

無他,有眼力勁的人都明白這一位是宮裡的人。面白無須,聲音尖細,這當然就是公公的特徵了。據傳,還是宮裡司恩的一位乾兒子,名作司北呢。要知道,司恩是什麼人?當年朱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