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八章:大明中南海

第八十八章:大明中南海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後世帝都西長安街的新華門是中南海正門。中南海在朱慈烺這個時代也是有的,不過不叫中南海,叫太液池,這裡一系列的宮廷院落也就稱呼為西苑。當年嘉靖皇帝在時格外愛這裡辦公。朱慈烺登基後,許是宮中還有太上皇與太后的緣故,也喜歡在太液池辦公。當然,照舊稱呼這裡是西苑。

西苑最南方的地方就是南海,這裡碧波蕩漾,水鳥棲息,魚兒遊盪。南海水面環繞著正中的,就是南台了,也就是後世的瀛台。

南台建築不多,按照後世的說法,容積率可以說是低的令人髮指。同樣,綠化水平亦是高的能讓後世的房地產商人們跺腳不已,內里園林修築,那叫一個美觀典雅,讓住在這裡頭的人見了不由心曠神怡,絕不會有後世大都市裡找個房子如住鴿籠之感慨的。

南台島上林深樹茂,雅趣盎然,南部則有一處宮殿名曰昭和殿。殿上則有一處澄湖小亭。

小亭上面,曾經的崇禎皇帝而今的太上皇朱由檢坐在上面,閉著眼睛感受著微風徐來的清涼,睜開眼睛則眺望著南面的樓宇屋台。那裡,是宮牆外的人世間。

此刻,朱由檢忽然轉過身,看向了昭和殿。

昭和殿的門打開了,一個小太監躬身著退了下去。如果侯青幾人在這裡定然是能夠認出來的,這赫然便是演樂胡同里的那位司北公公。

司北低聲又說著道:「聖上交代的事情奴才已經辦妥了。聖上……這會館,還有繼續開辦么??」

朱慈烺扭過頭看了一眼,笑道:「那處地方是給宮裡人拿來養老的。你們一輩子別的也沒學會,就學了這伺候人的事情,旁的營生不成,這門子伺候人的本事就拿去做點營生,繼續用來養老吧。」

司北連忙謝恩。

朱慈烺擺擺手,繼續道:「朕往後不打算在宮中養這麼多無根之人,但更不想你們給皇家辦了一輩子差沒個活路。這地方,你們繼續開著不用多想。要辦其他的營生,只要守法度朕也不管。至於要做什麼礙著法度的事情,你們曉得後果絕不輕嬈便夠了。」

「是,老奴明白。」司恩驚喜地退了下去。

朱慈烺背著手,想著各處消息源里回饋過來的景象,朝著澄湖小亭里走去。

那裡,朱由檢等候已久了。

朱慈烺上前參拜,朱由檢自然是連忙上前扶起:「你可已經是皇帝了,哪裡還有給別人行禮的。」

「父皇也是父親,自然要見禮的。」朱慈烺笑著,兩人各自落座,氣氛有一些沉默。

朱由檢倒是不覺得尷尬,他環視左右,打量著道:「西苑這裡住著,比宮裡看著要舒服多了。烺兒眼光挺好,這治理天下的本事,也比為父強多了。」

朱慈烺靜靜聽著,時不時應是,沒有著急開口。

朱由檢看著朱慈烺臉上含笑的表情,顯然知道這位新皇帝已經猜到了接下來要講什麼。只是,平生第一回要來做說勸諫一位皇帝,朱由檢實在是有些很不自在,尤其這一個還是他的繼任者,成績有比他出色得多。

但只是一想到這一回朱慈烺要對官紳收取田稅,朱由檢就難以保持沉默,在他看來,這實在是自毀根基。年輕人年輕氣盛,又做下了潑天的大勝,威望隆重,恐怕有些得意忘形了。

這樣想著,朱由檢心中重新鼓舞了起來,他凝視著朱慈烺,說道:「烺兒這些天做下的功業,朕都看在眼裡。平了內寇,殺敗了多鐸。遼西光復,海內平靜。建奴暫息兵戈,大明得到了久違難得喘息的機會。這些功業,為父不如。但為父更是明白這有多重要,有多難得,必須百倍珍惜。」

「父皇教誨,孩兒聆聽。」朱慈烺笑著應下。他知道,要上正戲了。

朱由檢人在深宮卻不代表信息閉塞。尤其這一回朱慈烺動到了士紳的根本利益,要狠狠從士紳的田地里挖一塊肉出來,那定然是天下議論紛紛,強力反彈。司北在私底下收到的信息反彈還只是一個渠道。錦衣衛的民情輿論通報,貴戚、大臣各個渠道的旁敲側聽勸諫已然有了眉頭。

只是,朱慈烺萬萬沒想到,那些官紳的力量竟然這麼大,這才剛開始就連朱由檢都親自出馬了。當然,這也有崇禎皇帝為朱慈烺著想的原因。

「然則,這一番太平景象,大勝後士氣提振的景象那都是殊為不易啊!如此時候,正應當休養生息,內結大明士紳之力,外連蒙古朝鮮友邦。以期解決遼東這二十餘年兵禍。這個時候,若是反過來從士紳頭頂上收稅,那無益於自毀根基啊!」朱由檢說著說著不由激動了起來。

「我大明立國之根本,得國之正統,都在於這士紳之上。朝著士紳收稅,縱然平時,那也是舉國震動,上下難安的事情。更何況眼下內外尚未完全平定?內有一個張獻忠,外有一個福臨。這都是我大明心頭之患。不能將士紳都推到敵人身上去啊!」

朱慈烺聽著朱由檢激動地將這些一一道了出來,心中熨貼著,明白了朱由檢這一番拳拳厚愛。這字裡行間,都是最深切的設身處地。

然則,朱慈烺卻有自己的見解。他更相信,以自己數百年後總結無數英傑的思想,比起身在居中的崇禎皇帝而言看得更全面,更正確。

「父皇所言,兒臣句句在聽,句句是實。」朱慈烺說著,安撫朱由檢坐下來。

朱由檢沒有打斷朱慈烺的話,他也好奇,到底是什麼讓朱慈烺做的如此堅決。

「但孩兒更是明白,我大明,已經病了。」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