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章:佔領輿論陣地

第五章:佔領輿論陣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澄清坊的大街上,議論聲爆炸開來,讓京師的這個上午變得格外熱鬧。在大明帝國新聞出版總署面前的大街上,前來查卷與一種吃瓜群眾都不由議論紛紛起來。

京師天子腳下,懂行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大明稅率高者不過百分之十,低者亦是有到百分之三,竟然選了百分之三十,這侯青不是胡說八道嗎?」

「就是,我可聽在戶部當差的二哥說過。廣東順德縣,稅率也就在35到61之間,就是山東省一些高的的地方亦是不過86到122之間。這一位書生真是迂腐啊,真以為大明朝廷沒有善待百姓?還不是那些大戶與胥吏逼得!」

「還有啊,連七九六十三都不知道,如此荒謬,能指望這樣一位同仁在議論朝廷大政上有何見解嗎?」

「虧我前些日子還聽了京師廣評的報道,以為朝廷要對此次打贏了韃子的忠良收稅,忿忿不平呢。眼下再回想,聖上可從來沒說過要對將士們徵稅,只不過是京師傳聞要重新理清楚田賦罷了。要我說,這京師廣評什麼的,一早就是胡說八道。」

「是啊是啊,聖上都沒開口呢。只是京里都說聖上要改田賦罷了,怎麼也扯不到忠良上去。眼下一看這侯青的卷子,錯的一塌糊塗,能有什麼高見?散了吧散了吧,往後啊,那京師廣評再也不買了,再也不看了!」

「如此一位只會妖言惑眾卻無知可笑的主筆,這京師廣評,不看也罷!」

「請諸位放心。任何開辦的報業今後都必須先在新聞出版總署備案登記。若無超過兩位通過編修職業資格考試之人,再也無法辦報。朝廷不會容許低劣之人誤導輿論,遺禍蒼生!」夏雲彝高聲道出,擲地有聲。

博得滿街上一片喝彩:「夏大人做得好!」

「新聞出版總署這一回做的公正!」

「好哇!」

一片歡樂之下,只餘下十步外的劉一和失魂落魄,他知道,他那一位好友這一回是徹底栽了。

翌日一早。

京師全城的大小報紙頓時面臨了一場大洗牌,能夠通過考試之人十不存一,自然還能繼續辦報的也就一下子稀少了起來。

原本那些靠著歪門邪道賣了一些報紙的更是在這一場新聞出版總署的掃蕩之中倒下。原本,像是京師廣評這樣編修上百,發行過十萬的大報按說也能挺過去的。

只可惜,報業同仁都曉得京師廣評在最近的文章上做了什麼蠢事,連侯青都無法通過最基礎的編修資格考試,那些草草加入的編修們又有多少本事能通過這一回刁鑽的題目呢?

自然,京師廣評全軍覆沒,連下一期的報紙都無法再行刊發。就是拿到印刷工坊去也絕無一人敢於接單。

當然,通過率極高的報社也是有的。

就比如拿到了參考資料的京師時報社陳子龍。以及那些在此前面對傳聞官紳一體納糧新政時沒有胡亂髮表言論的一些報刊。

這些人自然明白這一回通過考試都是能夠拿到參考資料的緣由。面對侯青落榜,紛紛興高采烈一擁而上。

於是,轉瞬間,京師的報刊畫風徒然一變。

「竟有堂堂一報主筆算不會九乘以七!」

「是什麼,讓一報之長誤以為朝廷竟然有百分之三十的稅率?」

「無知還是無德?評侯某的良心與知識!」

位於京師某處小屋內的圓桌前,王卓如面色漆黑。他的身邊,多了一人。那是侯青。

侯青一臉青紅交加,不甘心地道:「這是暴政!暴政!突然宣布考試,一點準備都無,哪裡會考過?一點四書五經的題目都沒有,竟是些什麼數學題,我哪裡會啊!我不甘心!諸位,想想辦法吧!京師廣評不能關啊!」

「夠了!丟人都沒丟夠嗎?數學不會,難道我大明的稅率你還不知道?這什麼新聞出版總署分明是沖著你去的!現在全京師都知道你不知道九成七是多少,胡言亂語田賦稅率之事。京師廣評之前發的那些廢話,全都沒用了!」梁清標年輕氣盛當下就忍不住了,他可是領銜捐了三千兩啊,前後丟了上千兩銀子給京師廣評,現在卻整個京師廣評都廢了。

屋內一片亂糟糟的,

「初戰告敗但不能先生了內亂。」高爾儼沮喪又不耐煩道:「事到如今,大家仔細想想辦法吧!要不然,眼下輿論清議可是已經朝著有利於加稅的地方去了!」

「辦法么我倒是有一個!」梁清標緩緩道:「只不過,卻是需要高老先生鼎力相助了!」

「用在天津?」高爾儼眯著眼睛,忽然間想到了什麼。

「聖上這一手,可真是厲害啊。」通往紫禁城的道路上,陳貞慧道:「本以為,朝廷要出面,不是動用錦衣衛就是東廠。亦或者,讓三法司出面罷報抓人。沒想到,聖上竟然一早就將卧子調入京師,就防著這一手。」

「哈哈,只要想一想這個報紙是誰弄出來的,就能明白,他們那些人想要在報紙上掌控輿論,那就只能說太年輕,太單純了。」陳子龍笑著道:「新聞出版總署本來也不是本著幾個小蟊賊去的。但誰又會料到,竟然真能蹦出這麼一個京師廣評的貨色呢?」

「哦?這麼說,聖上是早有綢繆啊。」陳貞慧喃喃著道:「這一回,聖上召我入宮難道就與此有關?」

「沒錯。」陳子龍道:「輿論的宣傳工作,聖上早就有準備了。輿論的陣地,我們不去掌握,敵人就會掌握。這一句,可是聖上的原話。輿論掌握在我們的手中,就能動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