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章:朕的輿論攻勢

第六章:朕的輿論攻勢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崇智殿的下午很是涼爽,面對水波徐徐的太液池,朱慈烺坐在半開放的平台上,表情很是放鬆。

只是,朱慈烺對面的陳子龍與陳貞慧卻都是精神繃緊到了極點。

他們都在等待著朱慈烺的回復。

朱慈烺笑著看向兩人,擺擺手:「都這麼緊張,好像是要去為國捐軀一樣。放鬆一些。畢竟,朕這一封政令,已經簽署了。」

說著,朱慈烺緩緩拿出來了一份複印件遞給了兩人。

「京師廣評的動作只能算小打小鬧。事到如今,也該看看朕的輿論攻勢了。這一回,中華通訊社、新聞出版總署包括京師時報與金陵報,第一戰的任務就是將這一份政令的完整意思,明明白白告訴天下人!將這一份政令的意義、積極性清晰地詮釋給大眾。打好輿論第一戰!」朱慈烺說著,兩人接過了複印件。

上面,是關於朱慈烺這一回改革田賦的政令……

大明帝國內閣關於推進田賦徵收對象改革的通知

閣發〔276〕1號

各總督、巡撫、布政使司、直隸州、衛、千戶所以及帝國各直屬機構:

合理劃分稅賦承擔對象帝國政府有效提供基本公共服務的前提和保障,是建立現代財政制度的重要內容,是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提升的客觀需要。根據皇帝陛下在內閣提出的建立責任與權利相適應的制度、取消對各級官員、科舉功名持有人員稅務減免條例,是推進帝國稅務規範化合理化的要求,按照皇帝陛下、內閣決策部署,現就推進田賦徵收對象改革提出如下部屬。

一:取消嘉靖二十四年《優免則例》規定,京官一品優免役糧三十石、人丁三十丁,以下遞減,至九品優免役糧六石、人丁六丁;外官減半;舉、監、生員優免糧二石、丁二人;致仕優免本品十分之七。

二:對登記在冊官民田畝盡數備案。

三:清丈田畝。

1明清丈之例,謂額失者丈,全者免。

2議應委之官,以各布政使總領之,分守兵備分領之,府州縣官則專管本境。

3復坐派之額,謂田有官民屯數等,糧有上、中、下數則,宜逐一查勘,使不得詭混。

4複本征之糧,如軍種屯地即納屯糧,軍種民地者即納民糧。

5嚴欺隱之律,有自首歷年詭占及開墾未報者免罪,首報不實者連坐,豪右隱佔者發遣重處。

6定清丈之期。

7行丈量磨算之法。

8處紙札供應之費。

……

看著這一份全新的政令,陳子龍與陳貞慧紛紛胸膛一挺。一股滾燙的熱力在胸懷裡升騰起來。

這一份政令迥異於國王大明朝廷任何行政事例。

其描述之詳實,思路之清晰乃至於行動執行之完備,都是遠超崇禎年紀任何一件。這意味著,這一回朝廷不會反覆,是要動真格的!

想到這裡,如何不讓兩個年輕人胸膛滾燙,一股改變世界的豪情湧上心頭:道:「臣等明白!絕不辜負聖上所託!」

……

京師里的閑雜人等忽然間少了許多。

就連那些在京準備著科舉的士子也忽然間像是紛紛遭遇了黑洞一樣,消失不見了。作為幾社的創始人之一,陳子龍、陳貞慧以及方以智三人在復社的地位可謂是元老級人物。這一回,三人入京後只是將話傳了出去,便吸引了大批人的加入。

沒多久,中華通訊社便搭起了骨架。

不同於新聞出版總署額定的正四品衙門,中華社堪稱無品無級,一個官銜都沒有。

朱慈烺一開始就交代很明白,這是一個營利性的私人結構。全部一應所用都是朱慈烺的私人錢財。

得知這並非官方衙門以後,一批眼熱官階的人走了。但更多目光不錯的人留了下來。

中華通訊社的跟腳是十分紮實的。

首先,朱慈烺第一批經費十萬兩在陳貞慧就任中華通訊社社長以後迅速到位。這比起那些軍費或許數額不大,但實際上這一筆錢已經足夠一千個三代中產十口之家一年所用了。

再加上京師時報的明面支持與新聞出版總署的官方支持以及幾社三才子的號召力,中華通訊社人力物力財力以及政策問題統統解決,迅速成長。。

天津分社、保定分社、真定分社、滄州分社、通州分社……山東分社、河南分社相繼建立。

在無數人奔赴各地之外後,京師時報社也開始了擴張,不僅京師開始出現京師時報的報刊亭,天津、滄州、通州京畿各處州城紛紛開始出現。

其後不久,濟南、開封、西安、太原一路過去,整個帝國大部分主要城市紛紛開始有報刊得以發行。

無一例外,這些地方都開始出現中華通訊分社以及京師時報分社。

這一天,時間悄然落到了大明二七六年十月十七日。

一封醞釀已久的政令出現在了京師時報的報紙上。如同晴天霹靂,震動了整個京師。

……

崇文門大街的東西兩側最近新開了許多茶館。入了秋,新糧上市後市面平抑的京師多了許多笑聲歡顏,就連茶館的生意也好了許多。喝喝茶去去火氣,亦或者趁著這閑暇時間打發打發時光也成了許多京師百姓的選擇。

當然,對於宛平縣衙的戶房書辦費丁而言,今日能來茶館則是為了打發打發這段時間內心的鬱結。

縣太爺最近是越來越強勢了。

這讓他心裡憂慮。

到不是說縣太爺不能強勢,一縣正印官,強勢一些說話算話才是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