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章:天津衛

第八章:天津衛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

大明的十月份越來越冷了,來自西伯利亞的寒風呼嘯而至,凍得整個北國上的百姓們紛紛縮著身子窩進了屋內。

位於天津的楊柳青鎮里,盛義念卻站在楊柳青鎮的路口,遙望著北方,靜靜等候。

盛義念年歲四十,身材亦是魁梧,但一張臉上皺巴巴的,滿是歲月留下的痕迹。他是楊柳青盛家的當家人。

要說這一個盛家,那亦非尋常。

因為,這盛家開著整個天津衛上最大的糧行:萬隆糧行。

萬隆糧行靠著漕糧的便利可以買到大量的低價糧食,於是迅速擠佔了天津衛其他糧行,成了最大的一家。其後,盛家在京畿各處採買田地,積累到田畝數十萬畝的地步,每年產糧眾多,儼然成為天津一大商業大族,其崛起之迅猛,讓人驚嘆,背後背景之隱秘亦是讓天津百姓暗地裡不知議論了多少回。

但今日,這一位大佬卻靜靜地站在楊柳青鎮上,等候著遠方的來客。

一旁,盛義念的侄子盛慶和有些擔心地看著叔父,道:「叔父,要不回屋裡去歇歇吧。我在這裡守著,一有消息便遣人去喊你。這寒冬臘月的,萬一凍壞了身子可怎生是好?」

盛義念擺擺手道:「無礙,當年走南闖北的日子過慣了,這點初冬算得了什麼。況且,再冷,能有冬日裡運河水冷?崇禎七年時那趟船下面有了水鬼,我一樣也跳下去親自搏殺。這點動靜,還奈何不了我!你們年輕輩,就是少了歷練。」

說著,盛義念微微傲然了起來。

一邊,盛慶和訕訕地說了幾句,低聲應是:「叔父說得對,孩兒過些時日就去左衛尋鍾大郎一起練武。」

「衛所軍里的功夫,能有幾個好的?」盛義念咕噥了幾句,卻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一陣沉默後,楊柳青真北面的官道上出現了一個黑點。

那是一列車隊的頭前一輛馬車。

盛義念趕忙示意全場準備。

沒多久,一人下了馬車。

盛義念滿臉笑容地上前道:「梁大人親來,寒舍蓬蓽生輝啊。小人盛義念,給梁大人請禮了。」

「原來便是運河赫赫有名的盛東主,勞累你過來接送,真是太客氣了。」梁清標熟稔地說著場面話,與盛義念一同朝著鎮內走去。

楊柳青鎮占著運河的便利,人煙繁茂,屋舍眾多。上麵店鋪各處,尤其糧店繁多,都是圍繞著盛家糧行做的配套產業。此刻雖然初冬運河封閉,卻依舊顯得頗為熱鬧。

梁清標一路走過去,寒暄了幾句,幾人進了盛家大宅里。

盛家大宅進入大門後便是一條寬闊的長長的甬路,這是整個大院的中軸線。甬路上一共門樓五座,形態各異,都是製作精良,裝飾考究。門樓從南向北門樓逐漸升高,寓意為「步步高升」,而每道院門都是3級台階,寓意為「連升三級」。道路東西兩邊各有五進院落。東院為內宅,有內賬房、候客室、書房、鴛鴦廳、內眷住房等。

沒多久,梁清標落座花廳。

盛義念與梁清標說說笑笑扯淡了一陣以後,盛慶和笑著帶著三人進了屋內。

為首一人身材幹瘦,不苟言笑,名作王亨甲。第二任則是與之相反,身材富態一副笑嘻嘻的面容名作孔旭金。至於最後一人,卻是一副書卷氣,名作文福賢。

至於三人唯一的共同點,那便是三人都穿著一身軍裝。準確的說,他們穿的是衛所軍都指揮使的官袍。一個個全部都是正二品的武將。

三人見了梁清標,就連不苟言笑的王亨甲也擠出笑容與梁清標打招呼。

梁清標作為客人,竟是直接落座到了盛家花廳的主座上,一旁的盛義念見了不覺得驚怒反而笑著款待眾人。

「高老今日去了巡撫衙門遊說,此處的事情便委託了我梁清標過來處置。想必,這一番事情諸位都是知曉了吧?」梁清標環視眾人,不怒自威。

他雖只是翰林院編修,看似無權無勢,但身在翰林院這樣清貴宰輔預備的地方,每日見的不是閣老大臣就是尚書侍郎,看著這些商界大佬與有品無權的衛所軍官天然有一份氣勢壓制。

而四人梁清標如此神態,亦是很是服帖,唯唯諾諾,紛紛道:「高老的書信我們已經收到了。」

「事情大致瞭然。唯有清丈田畝到底是如何個法子,實在是讓我等憂慮……」

「只是要如何做,如何個利害,卻還是不明白。」三名都指揮使紛紛道。

梁清標笑了笑,知道天津這裡消息閉塞,很多情況並不清楚,便將此前準備好的說辭一一道了出來。

他說的自然就是朱慈烺這一回的內閣發文第一號令。

也就是田賦改革的具體景象。

一千個人里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落到政令的理解上亦是千奇百怪,福利性質的政策誰都想自己能政變。這種要繳稅的,就是使盡法子不希望落到自己的頭上。

眼下的情況亦是一樣,這一回官紳一體納糧,誰都不希望自己也要多繳稅。

這其中,文官有文官的優免法子,衛所也有衛所的法子。

比如說,侵佔民田為軍田,以及隱藏新開墾的軍田。當然,最重要最弊端的還是將軍田侵佔為私有的民田,但又按照軍田一樣計算不交納稅賦。衛所制本身設立之初便是寄希望於如唐朝府兵一樣可以成為帝國骨幹。平時務農,戰時作戰。故而,軍田本身是勇于軍費所需的。

但大明以來,軍中迅速腐化,軍田被侵佔,士卒淪為農奴。軍田開墾產出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