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章:微服出宮

第十章:微服出宮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還是宮外的風光好哇。」盧溝橋上,朱慈烺站在中間,聽著橋底下水流潺潺,微風x徐來,極目遠望下滿是愜意的放鬆。

儘管,朱慈烺明白自己視線看不見的地方里,正有著千千萬萬的目光在各處注視。對此,朱慈烺並不在意。

他的視線里只有另一個緊緊挽著朱慈烺手的女子。這女子面容精緻,肌膚吹彈可破,素麵朝天更增風華,自然就是那一位大明國母,也就是趙詩瑤了。

「風光自然是極好的,更讓人歡心的……還有那一同觀賞風光的人兒呢。每次呆在宮裡,都快讓人悶壞了吧……聖,夫君……你說可是?」趙詩瑤輕聲笑著,將說到一半的話收了起來。

這一回,她可是與朱慈烺微服出巡的。

朱慈烺笑著,撫了撫趙詩瑤的手背,牽著朝著盧溝橋鎮走去:「是是是。每日呆在宮裡當然是太氣悶了。眼下好不容易出來一回,可要好生放鬆一些。唔,這一回,就去看看恆信的布局吧。也是娘子你這些年的功業呢。」

趙詩瑤抿著嘴,輕嘆了一聲,又徐徐解釋著道:「聖上還是放不下這一回的政務呢。恆信……上一回聖上下發的公文,妾身已經讓下面的人仔細準備了。恆信的人是足夠的,京畿亦是重點,算算時間,盧溝橋上的子錢莊應是建好了。」

子錢莊就是恆信錢莊的分支機構,相當於支行分行總行這樣的架構。

兩年多了,恆信商行也是茁壯成長,成了大明商業帝國里的一隻大象。這是巨象十分低調,普通人只明白恆信商行信譽極佳,言必信,行必果,恆信糧行在開封被圍時救了數十萬百姓,錢莊的錢票更是十分有信譽,在大規模交易里是第一首選。

在這些印象之下,並無多少人明白恆信商行竟然是皇室私產,是朱慈烺的私人商業帝國。而這也是與其他皇家產業不同的地方。

朱慈烺將管理許可權放給了趙詩瑤,而趙詩瑤又因為缺乏足夠可用人選,只好大肆在流民之中揀選幹練的女子培訓,以及各處挖人,最終反而鍛煉了一批職業經理人。

如此一來,最終老闆的身份也就隱藏在了這些更為耀眼之處,反而沒人注意了,甚至連趙詩瑤就是當今皇后都少有人知。

兩人進了盧溝橋鎮,就如同兩個小口子逛大街一般信步走著。

朱慈烺隨口說著後世一些職業經理人的概念,又提了提股東與期權的概念,讓趙詩瑤一陣眼光閃閃,一路嘀嘀咕咕地聞著,直到進了盧溝橋鎮這才重新說起了恆信的事情。

「盧溝橋是個小鎮子,但戰後復甦很快,也就在這裡布局了幾處店面。今日和夫君落腳的便是恆信酒店。這其實是下面人出的注意,是個原來在陸軍學校當護工的女子蘇鳳兒提的。我投了一些銀子,又調過去了一些人。便開起了幾處酒店旅社。蘇鳳兒本錢不多,眼光不差。挑的都是新興的市鎮,地皮便宜,人氣還旺盛。」趙詩瑤說著,很是讚賞。

朱慈烺記得這個蘇鳳兒,沒想到最後竟然不當護士改行從商了:「是挺有眼光的。但是……有這麼多人可用嗎?」

「其實,奴家見了夫君愛辦學校,也在各處大市鎮里很是辦了一些學校。眼下這麼多年下來了,人才的事情也都解決了不少。要不然,就是想在這裡做些事情,也無人可用。」趙詩瑤說著,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朱慈烺一下子問到了關鍵之處:「辦學校是好事,學生這年頭好找,要是免學費定向委託培訓解決食宿更是被引以為香餑餑,不愁找不到人。只是,教師從哪裡來?」

趙詩瑤咬著唇,輕聲道:「宮中有些女子年紀大了回鄉要嫁也是不容易,再者,這年頭兵荒馬亂,女子有份事情做要找個好夫婿那可就容易多了。」

「宮女……」朱慈烺點點頭:「這些事情,小心著大臣非議。要做,朕……我是讚賞的。太監、宮女有個出路自然是好事。但要注意著……不要引起不必要的非議。」

「是,夫君……」

兩人走著走著,也到了恆信酒店的門口了。

依舊是那兩個彪悍之氣盡顯的衛士瞪著一雙虎目,巡視著來往人等。

朱慈烺不以為意,扯著趙詩瑤的小手繼續往裡走去。

兩個衛士見此,又以為來了兩個不知好歹的傢伙,騰騰騰地就要上前攔人。只是還未等兩人動彈一步,不知何時忽然間蹦出幾個穿著打扮好似尋常打扮,一點不惹人注意的路人近身。

稍待,發現一張讓兩名衛士忍不住驚呼的令牌後,朱慈烺與趙詩瑤順利進入了恆信酒店裡。

那裡,整個恆信酒店最高的五層與六層為朱慈烺準備妥當,等待著兩人的入住。

沒有人發現酒店裡忽然間來了兩個新人。

低調與悄無聲息是比起嚴密安保更加可靠的存在。

當然,也有些派出公所的實習士子們發現了青春靚麗的趙詩瑤。但無一例外,任何想要接近的人都會發現不知何時角落裡忽然間就出現了整潔得體,目光如虎視一般的酒店侍應生們。

士子們的眼界好歹還是有幾分的,當他們發這些侍應生無一例外懷裡都揣著一塊**的存在時,紛紛意識到了什麼,也不敢再去現眼。

很快,他們也沒有功夫再有閑心去看了。

「準備下鄉!」

梁益心下達了命令。

一旁,席斌冷漠地掃視了一眼全場,身後數名精悍幹練的武士荷槍實彈,神色嚴肅。

旋即,眾人紛紛凜然應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