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四章:呂偉迎的身份

第十四章:呂偉迎的身份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呂偉迎帶著稅差走了。

一同離開的還有盛家莊的稅款。

這寒冬臘月里還能有積蓄的人已經很少了,除了盛伏扣扣索索地從家裡掏出了二十一兩銀子交了稅款,其餘幾乎都沒有銀子繳稅。

好在,慷慨的盛慶和站了出來,他拿出了銀子代替一個個莊客們繳了稅。取而代之的,則是盛家莊的百姓們一個個按下了借條,富裕一些的拿出了田契,寒酸一些的則是拿出了房契。當然,盛家莊的有產者也不多。

於是最多的還是那些簽了密密麻麻有無數看不懂字跡的勞動契約。

這是盛慶和從京師里學來的。

最近京畿的郊區多了許多工坊,而裡頭的人便簽了不少勞動七月。

盛慶和頭腦活絡,亦是想要搞一個工坊出來。

沒錢還債,便一輩子幹活賣命……

這樣想著,盛慶和便歡快地收下了一大堆拮据、抵押物以及為數眾多的勞動契約。

官差走了,百姓們卻忽然間變得沉默了起來。

他們看著盛慶和,又是感激,又是不舍。

感激的是盛慶和畢竟還是盛家莊的大老爺,有責任心,有但當,有良心。他為了擋住官差,主動擔負起了一部分原本不該盛慶和出的銀子。

至於另一面那亦是簡單,官差來時眾人心驚膽戰著沒有細想,眼下官差走了安全了。大家便紛紛由唉聲嘆氣了起來。

唉聲嘆氣的,自然就是這被迫要交納的新增稅款。

「年景好有個啥子用,官差來一趟,一年功夫都白乾。這世道,越來越沒個奔頭了。」

「那一身黑皮穿得倒是精神,可壓榨起老百姓來,一樣是個沒完。這世道,啥時候讓咱們小老百姓好好活下去……」

「哎呦,勇哥兒,往日這種事情就數你最為熱切,也最會議論。今日你咋不說了?」鄉民們陸陸續續朝著自家走去。

路上,一個年輕男子嘀嘀咕咕著。

被喊做勇哥兒是個身量不高,身材瘦弱的男子。眼見眾人喊他,便下意識眯起了眼睛,將目光重新回落到喊他的人身上。顯然,這還是個近視眼。

這年頭的近視是少見的,真眼睛有問題,大約也是瞎了。瞎子在這世道是很難活下去的,故而,這勇哥兒也是盛家莊小有名聲的一位。勇哥兒全名盛勇為,號稱是曾經最有希望考中秀才的人。

只是,後來不知怎的,忽然間大家都說這勇哥兒眼睛壞了。著急勇哥兒爹娘耗盡家財去京師看病也沒看出個名堂,只是後來漸漸的大家都發現這勇哥兒幾年下來真就沒考中秀才,也就紛紛搖頭著嘆息,成了盛家莊一件奇聞異事。

原本,這勇哥兒也是去了京師全家不在盛家莊的。只是最近宛平縣裡由起了加稅的事情,勇哥兒便跑了回來。畢竟,他父母還在這裡。

與他說話的那人,自然就是則是一同從小玩到大的發小,盛財。

望著盛財不過二十歲就儼然四十小老頭的面容,盛勇為低聲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

盛財愣了下,順從地應了下來,帶著盛勇為去了自己家中。

沒多久,一份報紙攤開在了盛財的眼前。

「那盛慶和是欺我等不識字啊……」盛勇為咬牙切齒,簡明扼要地將報紙上的所言說給了盛財聽。

「這這這……」盛財是不識字,但盛財不代表不懂這些話語後的意思,他愣了良久,這才道:「唉,那盛少爺做了,又能如何。那肯定是盛老爺的意思,這地方是盛家莊的地方。這莊子是盛家的莊子,咱們雖然還有自己的田。可眼下都給拿去抵押著了,要鬧,往後可就沒法在盛家莊待了……」

盛勇為低低輕哼一聲:「恐怕,那盛慶和與呂偉迎這會兒還在自顧自地開心著吧,殊不知……」

說完,盛勇為滿臉嘲弄。

……

位於盛家莊的大宅的側門裡,一輛馬車慢悠悠地停了下來。兩人帶著斗篷一路下了車,盛慶和說說笑笑著進了門。

哐當一聲……

門關了上去,無人能見的一處野草堆里,一人也悄悄離開。

此事盛家大宅的門內,從馬車上下來的兩人都取下了頭上的斗篷。赫然就是縣衙戶房書辦費丁,以及負責了剛剛收稅之事的呂偉迎。

兩人一路朝著書房走去,進了那隔音措施上佳的書房,三人都明顯地紛紛鬆了口氣。

「這一回,可真是太感謝費書辦與呂大人的幫襯了……」盛慶和滿臉含笑,這一回他的收穫當真可是格外豐富啊。

「哈哈,我才不過是個小卒子,身上無官無品,可不敢當這一聲大人的稱呼。至於這一回的事情,倒是不必太客氣。彼此合作,各自雙贏。這是兩相便利之事,更何況,要說功勞,首先也是費丁書辦這一回的注意。接下來呂家莊的事情,也還得你幫忙嘛。哈哈哈……」呂偉迎說著,瞥了一眼書房裡一個小木盒子。

費丁悠然地笑著:「當初既然答應了下來,自然就要說到做到了。」

盛慶和當時怎麼裝的那些田契房契,呂偉迎可是親眼見了的。

見此,盛慶和嘿笑了一聲,沒有動手腳,直接翻開了小盒子:「說到,當然就要做到。這一份四成,是縣衙方面的。這一份六成,是我們幾家的。雖說,按照俗例應是這一回秋稅完畢後再分。但眼下眾志成城,這麼一點俗規自然也得改改。」

說著,盛慶和便將這一回收到的地契房契當場分潤了下來。

經歷了這麼一出,屋內的氣氛明顯地歡快了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