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五章:錦衣衛廉政公署要對你雙

第十五章:錦衣衛廉政公署要對你雙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盧溝橋鎮比起往常由熱鬧了許多,十一月天里一片冰霜,但各處鎮內卻有各種各處消遣冬日閑暇時光的場所。

戰爭的時光離開了小半年後,恢復和平的京畿露出了几絲歌舞昇平的氣息。盧溝橋鎮距離京畿不遠,也感染了幾分這樣的景象。

恆信酒店所在的河前街便儼然新的商業中心,匯聚了鎮上最一流的上鋪。自然,也包括休閑商業場所。

這其中,又以位於恆信酒店斜對面的清秋小院最為知名。

這所謂清秋小院是一個名作盧秋的大同人開辦的。去年大同、宣府以及山西遭到叛軍與韃虜內外夾擊,又遭逢瘟疫,百姓苦不堪言,於是便有大量百姓逃難四方。京畿作為大明帝都,又有朱慈烺這一位堪稱大明戰神在,自然就成了四方百姓逃難的首選之地。

因為人多了,京畿的地面也就房價飛漲,物價騰貴。盧秋非是大戶之家,千里逃難而來已然耗盡積蓄,想要開辦一處營生也就沒去尋京畿那等本錢高昂之地。

他眼光不錯,最終在盧溝橋鎮辦起了這清秋小院的地方。

很快,盧溝橋鎮里稍稍體面一些的人家就都曉得這裡有個大同人辦了個清秋小院。不少人一聽,便紛紛是目光一亮。

這可不是什麼地域歧視亦或者其餘攻擊。

若說誰要進了山西要尋個玩的地方,男子們私底下便會笑嘻嘻地唱起了一句順口溜,也就是北地四景:薊鎮城牆、宣府校場、朔州營房以及……大同婆娘。

而今,大明二七六年十一月七日的清秋小院里。

見多識廣的呂偉迎招呼著幾個好友便道:「都道是揚州瘦馬天下聞名,但身在北地,卻是不能提啊。這天下艷麗四分,揚州瘦馬是多了幾分名,可要說有多好,那卻未必。」

「那是,呂哥兒可是天下四大男人神往之處都去過的主兒。」一旁,盛慶和迎合著。

這都是男人,這會兒又是在這清秋小院里,大家聽著盛慶和的話,頓時紛紛哄然大笑。

當然,也有那不懂行的,

比如跟著呂偉迎進來的陳賢,也就是那日招收呂偉迎進來的那個招新辦公室的工作人員。

陳賢一臉茫然,但由看著幾人紛紛哄然大笑樂開懷的表情,好奇得緊又不敢問。

一旁的呂偉迎耳聰目明,自然就有留意這一位曾經還想驅使自己的辦公室老人,接過話題解釋道:「這四處地方啊,便是那揚州瘦馬、西湖船娘、泰安尼姑以及這大同婆娘。哈哈哈,這四處地方一說,陳兄弟肯定懂了吧?」

「原來如此!」陳賢一臉受教的表情,聯想幾人之前說起這裡有大同婆娘時的激動,頓時一副瞭然的表情。

他們自然是懂了。

三人進了門,此間的主人文玉京便笑著連連過來相迎。

沒錯,這清秋小院顯然就是一處妓院。不同的是,人家做的是相對高端的生意。比如說,顧客主要來源於本地大戶,以及士子們。

他們實際上面對的是那些有社交需求的人。而很多時候,女色便是一個人際的潤滑期。

這文玉京是個年歲三十上下的婦人,生的********,一步步走來,端的是搖曳生姿,看得陳賢眼珠子都要凸出來。

見此,呂偉迎丟了一個眼神給了文玉京,又瞥了一眼陳賢。

文玉京見此,自然是媚笑一聲,朝著陳賢湊了過去。

顯然,這陳賢還只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伙。在國子監坐監的時候碰上禮部嚴查校風便成了循規蹈矩的那一批乖學生。這一回跟隨著分配來了盧溝橋鎮,每日忙的昏天黑地,自然是沒工夫解決個人問題,更是沒嘗過男女之事。眼下一見有這麼一個讓他激發全身荷爾蒙的少婦,頓時便暈頭轉向,紅著臉,一下子沒了節奏。

要知道,這些大同婆娘比起揚州瘦馬可端的是格外不同。揚州瘦馬講究的是從小養起來,琴棋書畫無不驚嘆,詩詞歌賦各個通宵,進了飯桌上便可以與士子們談論有話題不冷場。

而大同婆娘就不同了。

這大同婆娘因為六朝時期有大量宮女被許給當地將士為妻,於是整個大同地區女兒家的顏值猛漲了一大截,幾百年下來更是變得出類拔萃。

顏值夠好還不是關鍵,關鍵的是北地兒女可不喜歡揚州瘦馬那一口。雖然看起來清瘦由氣質,但不夠性感呀。

這大同婆娘其實就頗為符合後世人的審美,盤靚條順,臉盤子好看,最緊要的更是身材上佳。自然,更加********誘惑。

眾人見此,自然又是一通哄堂大笑。

在這樣的氣氛里,那歡暢的感覺又是深了一籌。

很快,酒肉便上了桌。陪同的果然是名不虛傳的大同婆娘。此前戰亂讓不知多少人流離失所,甚至有曾經的官家太太,大戶小姐都被迫出現在了這樣的場所里。

有就有肉有美人,陳賢樂得有些找不著北。身邊女兒家一番吹捧,說話都有些大舌頭,更是變得口無遮攔起來。

「哎呀,要我說,這一回朝堂就是亂折騰。收稅收稅,哪裡是這麼好做的。這看吧,好不容易把稅收上去了,還說讓我們複查複查,不能亂收稅。這不行那不行,那縣太爺倒是自己下來做做試試。每日千頭萬緒的活兒都做不完,誰還有心思一個個複查么?」陳賢說著。

眾人便一陣符合。

「為朝廷做事真是辛苦啊……」文玉京低聲說著。

「不過朝廷既是要辦學,又是要擴軍,的確是要銀子。這等事情,只能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