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十六章:公審公判

第十六章:公審公判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明這年間不比後世,無聊了就上上網,逛個街,各種新鮮好玩有意思的地方。在明朝這年頭,想要尋個有意思的休閑娛樂方式是頗為艱難的。

故而,一般要操辦大事的都會請個戲班子熱鬧氣氛。但凡這樣做的,無不是能聚集一大幫子人圍觀觀看,算作難得的娛樂方式。

同樣,要給老百姓們講解抽象的大道理是幾乎沒人聽得懂的,可用戲曲的形式在舞台上表現出來,那自然是通俗易懂,全然明白。

很快,一曲講述著宋朝時期怎麼針對官員士紳徵收稅賦,結果被奸臣蔡京阻撓坑害百姓的事情娓娓道來,引起無數義憤填膺。

待到包拯包青天的戲碼出場以後,全場又轉瞬想起了熱切的歡呼聲。

這時,台下的那幾個穿著儒衫的男子嘀嘀咕咕說了起來。

盛勇為帶著呂偉迎湊了過去,一聽,頓時臉都綠了。

「也別都念著這朝廷前宋有這包拯包青天,要說呀,咱們大明也一樣出了明君賢臣哩。」

「就說最近的稅賦改革,那朝廷可真是大大的良心啊。停了三餉還不止,這一回更是要調整田賦負擔,不再讓窮困百姓承擔沉重的賦役嘍!」

讀書人在百姓的心中還是頗為體面的。

聽他們說起這最近最為熱議的事情,頓時紛紛問了起來。自然也有那不懂什麼田賦負擔調整的也直接出言問道:「這什麼田賦負擔調整又是個什麼意思?」

「那便是……聖上眼見百姓窮困卻收太多稅賦,官紳富裕卻征最少稅賦,實在不合理,於是下令:從今往後啊,要對免除對官紳不收稅的規定,也對官紳收稅了。大家想啊,官紳既然收稅了,那普通百姓自然也就少收稅了。這修橋鋪路建學校,開醫院的事情,自然也能多做起來了是不是?」

眾人一聽,頓時紛紛覺得有理。

「這前宋不就是對官紳收稅的例子?翻遍史書,就屬那前宋在歷朝歷代小民百姓富裕。這就是士紳一體納糧的好處哇!」

百姓們一聽,頓時紛紛聯想到了此前鬧得雞飛狗跳的收稅事情。

呂偉迎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這些人都是些什麼身份?竟然敢在此胡言亂語!」

「這位同仁,你要說我胡言亂語,這可就不妥帖了。我乃順天府國稅署宛平督查科王克非,身上亦是有秀才功名,豈是會胡言亂語之人?」那在台下說著起勁的幾個男子一聽有人說壞話,竟是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當即反駁,毫不留情。

「秀才?我宛平縣裡從來沒有聽過你這一號人,你膽敢招搖撞騙,真當我南呂村無人嗎?來人,給我拿下此人!」呂偉迎冷笑一聲。

南呂村可是不少人認得呂偉迎的,一聽要拿人,便有幾人攝於呂方之子的名頭圍過去。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盛勇為嘲弄地笑了起來:「這天底下難道只有宛平縣的生員才叫做生員不成?這一位順天府宛平督查科的同仁乃是從大興縣縣學調入進宛平前來督察此次稅賦徵收事宜的。他們既有解釋政策之權,又有督察政策執行之權,可以直接將奏報遞到順天府府尹的案頭,不止如此,還能抄送進聖上的案前。區區一個宛平縣,有何管不得?」

「大興縣的人來這裡了?」呂偉迎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

「原來你就是呂偉迎?」王克非忽然間饒有興趣地盯著呂偉迎。

呂偉迎被王克非這個目光看得有些炸毛:「是有如何?」

「哦……卻也沒有如何。只是原本我聽聞你參加了此番區公所的實習,會優先拿到今科明年恩科加分。沒想到你……哼哼……」說著,王克非將目光丟向西方。

那座連接著盛家莊與南呂村的小橋上,黑壓壓地滿是人。

這是盛家莊的村民們。

而眼下,這些人紛紛都跑了過來。

只聽人群之中時不時都響起這麼一句:那呂偉迎就在南呂村的村口!

「還有縣裡來的大官兒能受理我們的冤屈!」

「告狀,告狀!」

……

這時,盛勇為這才從懷裡拿出一張按著無數手印的檢舉狀:「你的事情,早就被告發了。還自以為做的天衣無縫,可笑!憑什麼抓你?就憑你將只針對官紳加稅的政策改頭換面,拿去催逼百姓納糧。這不僅是瀆職,更是欺詐!現在,我你若隨我去規定地點交代規定問題,或許還有機會保住往後重新參加科舉的機會。但你若抗拒從命,那迎接你的,將士移交大理寺起訴的結局!」

呂偉迎面色徒然間蒼白了起來。

他看著無數憤怒看向自己的木棺,毫不懷疑要不是還有數十個官差在左右護著,他頃間就會被憤怒的盛家莊百姓撕碎。

只是,這些官差已然不再聽命於自己。

他們這一行的目的是要抓捕呂偉迎!

王克非這時搖搖頭道:「你這又是何苦呢?這一回,朝廷已經下了命令。往後,未經最低縣級機關實習的學子不再有資格報考鄉試一級科舉考試。也就是說,沒有在縣衙實習的秀才再也無法報考鄉試,考取舉子了。原本,呂偉迎你率先參加此番實習,不僅有資格參加明年的鄉試,更是有望在明年球參加聖上特許的恩科。並且,朝廷已經在邸報上寫了,會特地優先錄取爾等。」

「卿本佳人,奈何從賊……」王克非搖頭晃腦地說了一句,又顯得頗為激動了起來。

少了一個競爭者,自然是頗為開心的事情。

尤其是這呂偉迎還是那等作姦犯科之人,更是讓人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