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一章:乾清宮的會議廳

第二十一章:乾清宮的會議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馬車緩緩停在了巡撫衙門的門口,楊維斗下了車,有些茫然地抬頭仰望了一下。這會兒正是正午,天空罕見出了大太陽。

冬日的太陽彷彿就像冰箱里的電燈泡一樣,沒有一點讓人可以驅趕寒風的勁兒。

楊維斗的心情亂糟糟的,怎麼也靜不下來。

「咦,這不是楊大人嗎?」一個驚奇的聲音響了起來,打亂了楊維斗的思緒,他轉頭看過去,發現了一個男子朝著自己打招呼。

這是一個穿著金銀練鵲官員常服的男子,名作何雨生,子子為。

「原來是子為兄啊。你這楊大人楊大人的,叫的實在太生分了。這是嫌棄我近日哪裡做得不是嗎?」見到故友,楊維斗都了些笑容。

這一位何雨生也是一同進入朱慈烺身邊當人文書舍人的同僚,眼下在天津擔任附郭知縣。雖然都說附郭省城都是倒了三輩子霉,但何雨生乃是潛邸舊人。做事雷厲風行,也不賣城中權貴面子,很是在城內掀起一番作為。

「哈哈,打趣打趣罷了。」何雨生頓了頓,道:「廷樞,可是城外亂兵猖狂?我方才集結了城中警署將士,部屬城內戒嚴防務,還未來得及去城頭看。若是生了什麼緊要情況,還是快快與我說來吧。」

「緊要情況倒也沒有只是巡撫大人無意強力彈壓。而且天津亦無強兵,這時恐怕要等朝廷那邊有個決斷才會處置。」楊維斗說著,順著何雨生的目光看過去,發現這時果然有不少警員來回巡邏。尤其何雨生身後的一棟新樓更是戒備森嚴,比起縣衙的戒備來得還要周密。

「如此」何雨生想到了些什麼,冷哼一聲:「撫台是想得太多了罷。」

楊維斗沒有接何雨生的話,他順著何雨生背後看過去,看著這棟戒備森嚴的大樓倒是好奇了。這種新大樓他也見了許多,無一例外都是新派人搞起來的。

所謂新派人便是那些喜好用新技術的人。比如工坊,一般而言,工坊雖然地方廣大,但也不能像老式建築那樣修築平房。於是樓房應運而生,工坊主便最愛修築樓房,搞鴿子籠,一間橫寬不過兩丈的地方便要塞滿五六人住。

當然,對於那些商業樓而言自然不一樣,修築得又高又大,每次修築起來必定惹起議論。先是都說這六層的高樓定然要誇,眼見裡面都是鋼筋水泥堅固結實後愣是不倒以後,便紛紛蜂擁而去,看起了新鮮。

尤其是恆信商行在各處城市都建起了最低也有五樓的大樓以後,各處商行都紛紛心動,也開始開工建了起來。

當然,這種大樓在港口區還多,在天津老城區就不多見了。

這裡人口稠密,拆遷起來頗為複雜。官府要修築道路,至多是將違章建築拆掉。私人要修築大樓,在老城區反而諸多不便。

故而,能在這種靠近縣衙的老城區修築出一棟大樓,倒是讓不常在老城區的楊維斗很是新鮮。

楊維斗好奇道:「這是哪裡,怎生如此戒備森嚴?」

「哈哈哈這裡啊,是恆信錢莊新開的一個門面。當然,也不止於此。」何雨生與揚威都是潛邸舊人,當然明白恆信商行、恆信錢莊以及恆信糧行之間的關係。這是一個龐大的商業集團,而幕後老闆其實就是皇室。

「哦?」楊維斗也知道和何雨生不是因私廢公的人,但正是如此他才更加感興趣了。

「這裡,還是帝國中央銀行天津分行的銀庫。首批一共二十萬銀元都已經鑄造完畢押運入城了。謝天謝地搶在兵變之前都押運了進來。」何雨生一臉慶幸。

二十萬銀元,就是一共二十萬兩銀子。

這樣一筆巨款要是丟了,不用想也知道得有多心痛。

自然,戒備森嚴也就不足為奇了。

兩人都是事務繁忙之人,尤其是何雨生,更是本地主官。這一回戰亂,自然更是不能懈怠。兩人說了一會兒閑話很快就各自分開忙各自的事情了。

回了家,楊維斗在自己的書房之中坐定。一晚未眠後,楊維斗將一張數易其稿的書信交給了自己身邊的貼身老家人,道:「為我送一封信到京師去」

冬暖閣里,朱慈烺拆開了這封信。

楊維斗與侯寶森的對話彷彿盡收眼底,一陣沉默後。朱慈烺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天津,天津,天津」

俞行健低著頭,想要說些什麼,卻有些說不出來。

他們這些潛邸舊人其實已然有一些也對這一回皇帝的急功近利感覺到了擔憂。楊維斗這一封信與其說是一種對天津情況的彙報,不如說也已經動搖了曾經無比堅定的信念。

一陣沉默間,常志朗徑直走入殿內,低聲朝著朱慈烺說了什麼。見此,朱慈烺微微呼出一口氣。

「走吧,朕該去見我的好大臣們了。」朱慈烺說罷,昂然走向了正殿。他的底牌,還有很多呢!

正殿,內閣六部等中央高官齊聚一堂。

內閣大學士、列位大臣、院寺九卿等帝國決策層面的高官們紛紛來了個齊整。

朱慈烺登基以後不再講究座次排位,亦是給大臣們紛紛準備了桌椅。

乾清宮的偏廳里,也按照後世的方式重新修築了一個會議廳。足夠上百人落座的會議廳里呈現著半月形分布。

朱慈烺的作為居於最裡頭的高台上,其下是內閣大臣、大學士的主席台位次。最後則是平面稍低的列位大臣們的位置,猶如後世的人民大會堂一樣。

只不過,大臣們的位置平面稍低。

位次沒有刻意分配,眾人入內的時候各自落座,最終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