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四章:畫龍點睛的扭轉

第二十四章:畫龍點睛的扭轉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什麼計劃?」劉宗周老老實實地問。

李邦華笑道:「自然是讓天下官員一心執行田賦改革的計劃。」

「讓天下官員一心執行田賦改革?」劉宗周更加疑惑了:「縱然沒有這一趟損害官紳利益改革,也難以做到吧更何況,更何況」

都搶了官紳的蛋糕了,還指望官紳與朝廷一心?劉宗周緩了緩,這是個傻子也明白的事情。劉宗周不覺得李邦華等人會是傻子。故而,他沒有著急將這些話說出來。甚至,他開始隱隱有些期待了。

「李愛卿,你來解釋吧。很快,這就不是秘密了。兵變是一個契機,該我們發動全面進攻了!」朱慈烺看向李邦華,輕輕一笑。

李邦華緩緩將原委道了出來

劉宗周恍然大悟,緊接著聯想前面所有措施不由感嘆道:「真是畫龍點睛啊」

宛平縣縣衙。

吳英科將自己關在了書房裡概不見客。

自從上一回審判了呂方呂偉迎父子、劉侗、盛慶和以及縣衙戶房書辦費丁過後,宛平縣的事情就輕減了許多。

有了士子的加入,他們亦是不用擔心沒有足夠的人力資源處理繁蕪的政務,有了大興縣與宛平縣士子的對調,他也不用再擔心本地士子會礙於本土鄉情而糾纏不休。

尤其是在第一階段開放登記田畝完成了初步的清丈田畝過後,翻倍的稅源讓宛平縣與大興縣的政績十分耀目。

大明官員,不管是現在還是過去,最為重要的政績就是收稅。

很多時候,別說將全部的稅額收齊了,就是能夠將稅額的七成甚至一半收齊那都算得上是能臣幹將。

故而,吳英科這一回的政績耀目,似乎也顯而易見的前途遠大。

但是

這個時候,天津三衛兵變了。

消息傳來,吳英科便如同霜打茄子,完全沒了精氣神。

他是敏感的,政治的敏感如同最頂級的饕餮,能夠感受到最細微的變化。落在食物上是酸甜苦辣咸,落在政治氣候上便是利害二字。

天津兵變對於吳英科而言就是一個重大的利空消息。

無他

外間已然瘋傳是這一回宛平縣做得太厲害了,厲害得宛平士紳們完全沒有抵抗住朝廷的強力收稅。

不管是縣衙派出公所對地方的掌控還是對呂方等人的審判,亦或者為了收稅甚至連呂方呂偉迎的功名都革除。這些舉動極大的震動了當地的士紳。

對於宛平縣而言,自然是就此以後順利收稅,無往不利。以至於有了稅源翻番這樣的碩果。

但對於其他州縣而言,那就是另外一番震動了。

膽子小一點的可能會認命。

但對於一慣不認可皇權下鄉的其他士紳而言,那顯然是鬥志昂揚,一點都不希望其他縣也能如宛平縣一樣強力收稅了。

於是

兵變爆發了。

天津衛的兵變起因說起來也許全然與這一回取消優免士紳無關,只是一些胥吏胡作非為讓幾個軍戶絕望地發動了反擊。但是,這樣一個契機有心人利用過後,一切都改變了。

於是,兵變既然爆發,那誰還關心這些細節呢?朝廷定然是要處置兵變的。說不定就要拿吳英科的腦袋去給那些憤怒的士紳消消氣。

政治鬥爭便是如此。

作為一名棋子,就要有某一天忽然間發現自己成了炮灰的覺悟。

吳英科已經有了這樣的思想準備,如此一來,對於未來的道路不免就有了許多的悲觀。顯然,他也知道這一回的兵變衝擊有多大。

就從史可法、黃道周以及王鐸等朝中高官入宮時的景象就可以看出來。

這對於保守派而言是一個驚天的利好消息。藉助此番兵變,可不知道有多少文章可以做。若是到時候朝廷平叛失利,那更是說不定吳英科這些急切推行田賦改革的急先鋒只能被來一個揮淚斬馬謖了。

心亂如麻,坐卧不安。

吳英科呆在書房閉門靜思,卻亦是得不到一點的安寧。

他深呼吸一口氣,決定暫且坐下來靜靜。

當然沒有哪個叫靜靜的小姑娘。

吳英科的辦法是練字。

他走到了書桌面前,研磨,鋪紙,緩緩提筆,寧心靜氣。漸漸的,吳英科的心中平靜了下來,政務上的事情都被拋之腦後,眼中只有手中筆,紙上字。

那一筆一划,一撇一捺,盡數傾注心神,再無別的沾染。

很快,一個又一個的靜字落筆。

吳英科長長吐出一口氣。

他決定默寫寒食帖。

寒食帖又名黃州寒食詩帖或黃州寒食帖。吳英科層有幸見過一回,臨摹三次。牢記於心。更關鍵的是這寒食帖亦是頗為符合眼下吳英科的心境。

那時蘇軾因宋朝最大的文字獄,被貶黃州第三年的寒食節作了二首五言詩

「自我來黃州,已過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兩月秋蕭瑟。卧聞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負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頭已白。」

「春江欲入戶,雨勢來不已。小屋如漁舟,蒙蒙水雲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燒濕葦。那知是寒食,但見烏銜紙。君門深九重,墳墓在萬里。也擬哭途窮,死灰吹不起。」

詩寫得蒼涼孤寂,蘇軾的那番惆悵滿懷躍然紙上。書法光彩照人,率性奔放,被譽為天下第三行書。黃庭堅在此詩後跋:「此書兼顏魯公,楊少師,李西台筆意,試使東坡復為之,未必及此。」

此番,吳英科提筆寫上,彷彿自己也見到了北宋年間的蘇軾一樣,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