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五章:變天了

第二十五章:變天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也許有人不懂得用寶鈔收稅的妙處,但只要細細一解釋就能理解。

大明的寶鈔之所以還能有一丁點的存在感,便是因為京杭大運河上的幾個大鈔關如臨清關依舊以寶鈔收稅。

只不過,除了這幾個地方壓根就用不出去。朝廷曾經有一段時間竭力推行寶鈔,禁制使用金銀,但是,除了鈔關以外不寶鈔便用不出去,自然也管不住天底下百姓們趨利避害。

到最後,這才弄得寶鈔如廢紙一般。

當然,要說一點用也沒有也不是。

要不然,這些胥吏、佐官也不會如此緊張激動。

因為!

大明官吏的工資歷來都不是實打實全部發的。其中,經常會有五成發寶鈔,三成發糧食,餘下的用一些破布湊數。糧食是硬通貨不提,破布也是朝廷收上來的實物稅,有時候運氣好也能有些成色好的。這裡頭,只有寶鈔最為可惡。不嫌棄麻煩的還能拿去賣給商人交關稅換幾個銅子回來,嫌棄麻煩的,直接就拿去燒了。

如此一來,自然也能想想大傢伙手頭有多少寶鈔嫌棄得如廢紙一般。

但凡公門中人,誰家要是沒收過幾萬幾十萬貫的寶鈔,那說出去都要笑死個人。尤其是上一回朱慈烺大婚加上遵化戰役大勝後,朝廷大肆封賞,他們縣衙就收了數萬元的新式寶鈔。

就是任職最短的吳英科,家裡頭也有上千舊式寶鈔,一共兩百餘元新式寶鈔。

要是說沒有這一回田賦用寶鈔收的政令,那有再多寶鈔也是廢紙。

可有了這個政令,那就全然不一樣了!

這意味著,朝廷要重拾寶鈔的信用了!

雖然做起來呢難,但朝堂真的做了!

一旦用了寶鈔收稅,那就意味著寶鈔真正有了價值,而且還是最大的價值:繳稅!

這意味著,曾經廢紙一張的寶鈔可以擁有真正的貨幣功能。

縣衙的官吏們可以不在乎百姓們不理解政令,可以消極抵抗朝廷對皇權下鄉的執行,甚至會與大戶串通一氣阻撓新政。

但是……

當朝廷即將用寶鈔收稅時,所有人的態度都會迥然大變。

這不僅意味著每個人家裡藏著的幾萬貫寶鈔終於可以兌換出不菲的價值。更加意味著,往後朝廷那發的廢紙一般的寶鈔就是真正的工資了!

這等於是給每個人至少加了雙倍的工資!

一念於此,誰還不熱心這一番收稅的田賦改革?

縱然是被大戶餵了再多的銀子,那也頂多只是幾百兩的小利益。可一想到這一番能夠堂堂正正翻倍工資,誰還會去拿那些燙手的賄賂?

畢竟,能拿賄賂的機會也是稀少的。但手頭這現成的利益,卻是實打實的,光明正大的。

望著一個個熱切看過來的目光,所有的念頭在心裡頭滾過,讓吳英科前所未有的酸爽。如同那夏日裡進了清幽涼爽的竹園,更如同那冬日裡,身周燃起了熊熊的烈火,照耀了黑暗,暖遍了全身每一寸肌膚!

「縣尊大人!您倒是給個話啊!」徐文祥焦急著地看著。

「對,沒錯!老徐啊,你就放心吧!」吳英科大笑道:「來,看看這是什麼?內閣發的公文,上面可有皇帝陛下蓋的玉璽!紅頭文件,沒錯!皇帝陛下已然發布政令:從今往後,官紳優免部分的田賦收取,以寶鈔進行收取!」

「真的?」徐文祥聞言,眼前一黑,栽倒了過去。

吳英科納悶地看著:「怎麼著了?還暈過去了?看這臉色,還一臉不樂意啊。我記得沒錯的話,去年發給老徐的新式寶鈔就有一共八十元。這實打實兌換出來有八十兩銀子呢!這一回要是收稅火爆,說不定還能漲價。算上老徐祖輩這百年幹活,家裡怎麼著也有個兩萬貫。按照這一回發的兌換比例,也能兌換個上百兩銀子啊!」

他是真不懂了,寶鈔值錢,那徐文祥就發了啊。誰跟錢過不去?

還是主簿章力桓曉得內情,嘿笑一聲,不斷搖頭道:「縣尊啊,這事兒真就是命了。這老徐啊……有那一個壞習慣。便是將寶鈔都拿去當廁紙用了……現在家裡頭喲,連一張一貫的寶鈔都找不到嘍!」

「哈哈哈……」眾人哄然大笑。

「真是……豪富……」吳英科想了想,拿出了這麼一個點評。

角落裡,林鵬也是笑得喘不過氣來,也終於明白了此前刑部下發各處愛惜寶鈔的命令是為了什麼了。一念及此,他心中感慨道:要是當初誰說寶鈔能值錢,有誰信?

但反過來……

一想到皇帝陛下早在數月之前就開始布局,他便不由生出無數的驚嘆。

「陛下……可還真是厲害啊……」林鵬眯著眼睛看著在場歡呼的官吏,心道:「也許,從今個兒開始,這宛平縣衙就能爆發出無比強大的戰鬥力了……所有人的心都能往一處用!」

這時,聽聞到消息的本地士紳也紛紛趕了過來。

盛家莊的盛伏是縣衙的常客了,因為此前盧溝橋鎮的審判當了證人被不少衙門中人認得。再加上盛伏亦是一個老秀才,在縣城裡走動久了,也不怕這衙門裡的事情。

此刻只見盛伏帶著一幫子中小士紳們紛紛涌了上來。這裡頭,不少人也有秀才功名。其中甚至還有好些個正在實習的縣學學子,此番也一臉無奈亦或者頗為興奮地跑了過來詢問。

吳英科見此,心中還有些緊張,他以為這些士紳都是過來鬧事的呢。

心中雖然有些怯場,但一想到此番縣衙已經眾志成城,他便再無擔憂,大步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