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二十六章:改天換地

第二十六章:改天換地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縣衙裡頭的差役書辦們見多識廣,有的胥吏祖上從蒙古人在的時候就在這京畿地面干公門的事兒。從太祖年間到而今大明已經過去二百七十六個年頭了。

這將近幾百年的時光里,縣衙里口口流傳了極多的事情。稀奇古怪的有,匪夷所思的有,驚悚嚇人的更不少見。刀光血雨,戰亂瘟疫從未少過。

然則,從來沒有這麼一件事情讓縣衙的官吏們震驚而感嘆。

「當真有百姓如此積極繳稅啊」戶房新人書辦徐文祥震驚地趕了過來。

另外一邊,主簿章力桓亦是讚歎連連:「真乃義民也!」

「章大人。我等百姓繳稅,此番看起來的確有些不同尋常。然則說破天,其實也不過是投之以桃,報之以李。此番自從聖上登基起,我大明便變了個模樣。往常交皇糧天經地義,從來沒想到過交皇糧也能有好處。但自從聖上登記後,興學校,修道路,衛疆域。處處都能見到這交皇糧天經地義的理之所在。如此,我等交皇糧自然心甘情願。此番更是偌大恩情,以寶鈔繳稅。我等豈能還坐得住?」盛伏一語道出,鏗鏘有力,頓時引起無數讚歎之聲。

吳英科見此,頓時笑道:「按說,眼下已然有了盧溝橋鎮派出公所負責地方稅務工作。但盛老先生如此盛情,這是我大明依法納稅的楷模啊。如此,我吳英科便破例親自為盛老先生辦理完稅證明!說著,他丟了一個眼神給了主簿章力桓。」

章力桓頓時跑回縣衙去拿了縣令大章。

隨後,吳英科提筆寫就:「按照大明內閣一號令清丈田畝政令,對北直隸順天府宛平縣盧溝橋鎮盛家莊盛伏一共七十二畝田收取田賦一共糧六十三斤,折舊式寶鈔收取,一共一百三十七貫!」

盛伏解開了大袋子,從裡頭掏出了一把寶鈔,數了數,發現一共足足有一百五十貫。

見此,盛伏異常豪氣地道:「如此,我交一百五十貫。多餘的,就當是為國捐獻了!」

「好!」吳英科將完稅證明蓋章,親自交給了盛伏:「如此,盛老先生你的秋稅呀,就交納完全了!此後,若再有地方滋擾,你只管來找本官!」

「謝老父母官啊!」盛伏說著,又背著餘下還有大半袋子的寶鈔側身一讓。

盛伏並沒有走。

其餘人見此,卻是紛紛沸騰了。

「真能拿寶鈔繳稅啊!」

「這可真是仁政,仁政啊!」

「這一招出來,蠻縣衙都要沸騰了」

「豈止,全國都要沸騰啊!」

果不其然,盛伏的身邊悄然匯聚了無數的士紳。他們紛紛是拿著真金白銀要來兌換寶鈔的。無他如縣衙戶房徐文祥一樣將寶鈔拿去擦屁股的人比比皆是。

但無論如何,拿寶鈔去繳稅根本費不了幾個銀子。

若能藉此消災,誰還吝惜那麼一點銅子?

縣衙門前,頓時火爆了起來。

徐煥武眯著眼睛看著,發現不少縣衙官吏的家屬也悄悄在縣衙門口擺起了攤,赫然就是將寶鈔兌換的。

「縣尊眼下三班六房,都是鬧騰著要下鄉收稅呢!全縣衙都激動了!」章力桓緊握著拳,幹勁滿滿。就在剛才,他已然將手頭積存的一共一千三百貫舊式寶鈔全都賣了出去,賣了有二十兩呢!就這,還有新式寶鈔一百元沒有買。他可是知道,這是能從銀行里兌換出銀元的存在。

就在方才,帝國中央銀行的長官徐煥武便在縣衙里對官吏們進行了解釋。

眼下,宛平縣會在縣城,各派出公所開辦分所。這些機構的開辦也很簡單,就是寶鈔兌換銀元。當然,主要的大頭是接受各種各樣的東西兌換寶鈔。

而這其中亦是存在一定差額。

如果直接用舊式寶鈔繳稅,折舊的比率就會很高。但如果提前兌換了新式寶鈔拿去繳稅,便會發現用同樣的寶鈔,顯然是先兌換成新式寶鈔更加省錢。

「怪不得縣衙里都鬧騰起來了。要下鄉收稅啊」吳英科嘿笑一聲,頓時明白了其中關鍵所在。

大明寶鈔畢竟是幾百年信譽敗壞,等閑除了這盛伏來了一處引起了轟動以外,真有多少人能夠接受寶鈔得打個問號。

到時候,說不定中央銀行開辦的這些機構都得無事可做。

眼下雖然可以拿新式寶鈔去兌換出銀元來,但誰都明白這會兒兌換最是吃虧。只有那些官紳們繳稅的時候忽然間發現沒寶鈔可以交了,得去兌換,這市面上的寶鈔才能重新值錢起來。

「如此,那本官便親自開始布置這下鄉收稅的計劃!」吳英科高聲道。

縣衙內,除了表情複雜的戶房書辦徐文祥外,不管是縣丞范從凡、主簿章力桓、警署署長林鵬亦或者上上下下胥吏們紛紛高呼。

「縣尊英明!」

「縣尊英明!」

「縣尊英明!」

一旁,徐煥武靜靜地看著,感嘆道:「這大明,真要改天換地了」

十二月十九的天津城一下子蕭條了下來,街頭上冷冷清清,人煙稀少。縱然偶爾有幾個行走在大街上的亦是行色匆匆。

兵變爆發了,天津也變成了一座圍城。

除了每一回都需要大兵押運才能順利入城的船隊以外,這座城市隔絕了與外界的通道。而城內的所有百姓,亦是竭力所在自己的屋內。唯有官府開倉賣糧的時候才會一窩蜂地湧出來,將那不多的平價糧搶購一空。

這樣的舉措讓城內有些惶惶不安的人心多了一些安全感。

比起過往每回清軍大兵壓境時城內的亂象,而今的天津城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