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一章:三百年頑疾終結

第三十一章:三百年頑疾終結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青花崗上地勢頗高,建在半山腰溪流旁的這處大宅院亦是修築得難得堅固。或許是這樣的原因讓這裡在流民來襲乃至於清軍來犯時沒有被波及到。

過去,這裡固若磐石。

現在,便將檢驗它是否依舊堅強。

眼見北邊湧來無數官軍,城內亦是全副武裝披掛齊整的督標營出戰,王亨甲三人如失魂魄,張皇著,各處呼喊著,將手底下的親信家丁聚集了起來。

比起已經有了翻天覆地變化的其餘各部官軍,衛所軍依舊保留著三年前的風格:私兵。

作為帝國曾經最基礎的軍隊,衛所兵早已失去了戰鬥力,就連各衛所軍官,比如都指揮使也不再指望著部下那些干農活比打仗更熟悉的軍戶。同樣,想要維繫軍官的威嚴與權力,他們也並不指望著軍法,而是將私財積攢起來用來招募親兵家將。

這就如同地方豪強招募庄丁護院用來彈壓莊戶,保衛家產一樣。

只不過,比起普通的庄丁護院,三人都是名正言順的朝廷軍官,可以持有堅甲,備火器,上硬弩。後來朱慈烺在山東平叛農民軍時,一步步將軍備換裝,亦是讓天津衛這比較富庶的地方弄來了上百桿的火槍。

三人聚集在一起,竭力呼喊著手底下人的名號,將各部親衛家將匯聚到一起,攏共六百餘號人便擁堵在這小院里,或者更準確一點,在這青花崗上的小堡壘上。

與此同時,位於山腳下靠近天津城外的那些亂兵還依舊懵懵懂懂。

靠近城牆的亂兵軍戶們還以為是城內又重新開了門,打算將城外聚集的災民繼續驅趕下去。

但很快,他們就迎來了官軍的呵斥。

亂兵們嬉笑著,不以為意。

「轟……」一聲轟鳴響起。

官軍開了第一槍,挑頭的亂兵應聲倒下。

慌亂就此蔓延。

各類恐懼的呼喊聲響徹,

從青花崗的山崗上望下去,城下,一片狼藉。

城外的屋舍除了這等在山崗上的被幾個亂兵頭子以及幕後之人佔據以外,都已經被摧垮,滿目過去,都只能是一片片簡陋的窩棚。就是這些一望無際猶如貧民窟的存在里,蝸居著數萬的亂兵。

這一片貧民窟猶如大地的毒瘡一樣,從高處看過去,密密麻麻的猶如一個個瘡口一般,充斥著各種灰色黑色的窩棚看得無比壓抑。

現在,在城內的槍聲之中,脆弱的窩棚里頓時湧現了無數蒼頭百姓。黑壓壓的百姓們頂著如雞窩一般雜亂的腦袋重出了窩棚。

隨後,慌亂的叫聲響了起來,他們各自尋著自己的亂兵頭子,卻不知道此刻這些衛所都指揮使的親信們早就帶著有戰鬥力的親兵家將聚集到了青花崗的山頭上。

尋不到頭目的亂兵們便如同沒了腦袋的蒼蠅各處亂轉,幾乎沒有道路的窩棚里擁擠不堪。很快,在城內督標營的前進之下,靠近天津城的亂兵被迫後退。他們一退,便只能朝著窩棚里退去。窩棚里的人在傳染的恐懼之下開始朝著野外跑去。

平攤的大地上,到處都是奔走的軍戶們。

只是,道路畢竟是稀少的。擁擠的窩棚隨意搭建更不會有規範的建築設計道路預留。於是出現了第一個將窩棚推到奪路狂奔的。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緊接著,一直到第一千個。無數人有樣學樣。就這般,在城內的督標營出場驅趕之下,城外猶如膿瘡一般的亂兵窩棚率先在各個亂兵軍戶自己手中被摧垮。

圍堵著天津城的第一道枷鎖就這樣崩解。

青花崗上,望著這一幕,王亨甲三人心在滴血:「這可是這幾月的心血啊!」

他們很快就顧不上感慨了。

北面上,無邊無際的官軍拉成一線,以最奢侈的方式發起了進攻。

青花崗上,王亨甲三人呼喝著王立橋:「快去攔住官軍!」

王立橋正在緊張地調度著手底下的人組織著防禦。青花崗上除了數百戰鬥力稍強的親兵家將以外還有著一個數目龐大的人群。

那是這些天王立橋手頭還未驅趕過去的災民。

「將從靜海抓來的百姓都趕到山腳下去!去!」孔旭金目光猙獰,想了一個法子。

很快,一片哭喊聲響了起來。

數千沒有被驅趕到城外的是一些老弱婦孺,此刻被當作擋箭牌,頓時預感到了自己的結局,紛紛哭泣起來。他們甚至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

面對數千將士的苦寒,帶隊的祁山臉色陰沉。

他的身邊,無數將士們投注著疑惑不解的目光。

「一群懦夫,竟然用百姓來做擋箭牌,擋得住一時,擋得住一世嗎?如此罪行,一個個都是要凌遲處死的啊!」祁山低吼著,滿臉不可置信:「這些亂兵此前還是我大明衛所官軍啊!」

但祁山顯然低估了這些亂兵的下限。

「對面的官軍聽著!你們若敢再過來,就踏著他們的屍體過去!到時候,你們就是殘暴之師,是暴虐之軍!」王亨甲大聲吼著,身後十數個嗓門大的壯漢齊齊高喊。人肉擴聲器功用不小,聲音傳揚千里。

官軍停住了腳步,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祁山的身上。

祁山亦是凝眉死死地盯著山腳下無數的老弱婦孺,眉頭緊皺。他此刻任職團長,不軍官,已經聽過許多隱秘,知道這一回的亂兵其實是地方士紳鼓噪作亂。這一回若是不顧難民,強行衝殺,到時候縱然平亂,也免不了事後有官紳藉機發作。到時候積毀銷骨,他祁山一人名譽事小,官軍平叛名譽受損事大。

眼中不斷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