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四章:賣國奸商

第三十四章:賣國奸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當天津發生兵變的時候,位於陝西省介休縣也小小來了一個地震。這個地震,當然不是說山崩地裂的地震,而是介休縣的人事地震。這裡頭,罕見的出現了從縣令、縣丞、主簿以及典史、三班六房等上下主官,連帶胥吏頭子都發生人事變動的調動。

按照常理,帝國的人事體制是縣令基本都是進士出身。如介休這樣的地方,一般也就是一個三甲同進士出身的進士分配至此,擔任縣太爺。來上任的縣太爺除了一般會聘請幾個幕僚師爺,帶上幾個貼心的老家人,在當地亦或者其他地方買幾個丫鬟伺候生活以外,並不會再帶更多的人。

然則,這一回不一樣了。

汾州府知府蒙藤芳親自帶著新任縣令以及幾乎全套的文武班子進入了介休縣,護送新任介休縣縣令上任。

而這,也幾乎開創了一個先河。每一回新官上任,基本上都會有上級官員陪同到任,宣布人事任命。一般而言是同知,極端重要的會有知府親自上任。

剛剛任職一年半的前任縣令忐忑不安地走了,陪同的,還有百感交集有無數心緒的三班六房書吏衙役頭子,以及縣丞主簿等屬官們。

在蒙藤芳的介紹下,依舊還留著的介休縣各處衙役書辦們終於見到了新任介休縣知縣朱廷胥。

這是一個面目白凈,目光炯炯有神的中年人。

他年歲在三十上下,是萬曆四十三年人,對於介休,他也並不陌生。作為澤州陽城人,他對這個古老的城市頗為了解。陪同的蒙藤芳宣讀了任命,便將主場留給了朱廷胥。

對於此人,他了解的更多。因為,朱廷胥還有一個頗為有意思的身份:宗室。

大明的宗室是頗為悲催的,兩極分化格外嚴重。當然,這也並不意味著朝廷在朱慈烺此前就沒有動手過。比如崇禎年間時就開恩有過許多宗室參加科舉。

就是當今太上皇悄悄離開了太原後,這一位朱廷胥便趁著宗藩改革的東風得以從中樞下放到地方。

按照過往大明的規矩,這恐怕是一個貶職。但對於當今皇帝朱慈烺而言,他卻公開揚言,絕不會提拔沒有基層實務經驗的官員擔任高級職務。

在多重的背景之下,朱廷胥這個宗室身份的知縣來了。

他精神飽滿地看著介休縣縣衙里無數目光不解,藏著疑惑的胥吏,沉聲道:「蒙皇恩浩蕩讓給本官履職介休,今日,蒙知府在場,本官得朝廷特許,要將介休一地污垢,洗刷得乾乾淨淨!」

朱廷胥一語道出,滿場皆驚。

一陣死寂後,是猛然爆發的嘩然。

所有人驚愕地看著朱廷胥,彷彿看到了一個執著死神鐮刀的狂徒。

蒙藤芳看著朱廷胥剛毅的表情,心中既是驚詫又是艷羨。驚詫的是這朱廷胥當真是一點後路都沒留。要知道,每年上任的縣令,第一回就是要熟悉地方大戶,要講究低調。縱然主官是朝廷命官自有威嚴,但一不小心就老司機翻車的例子實在太多了。

更何況,朱廷胥沒有地方經驗,只能說是新手上路。

一時間,台下嗡嗡鬧鬧的,全都是議論之聲。

「介休一地污垢?哪有什麼污垢!」

「縣令剛上任就將此前官員調離,這是要大幹一場啊……」

「若如此,恐怕要有大禍臨頭……」

朱廷胥如此決絕剛毅,委實讓人意外。但顯然,朱廷胥不是蠢人,他是有依仗的。而這,也就是蒙藤芳艷羨的。

比如,蒙藤芳親自上場鎮住場子。

但也不單止於此。

眼見衙役胥吏們想要鼓噪,頓時就有一個鐵塔一般的壯漢大步踏出,瞪眼環視周遭,道:「安靜!」

這大漢身高八尺,挺立在那,猶如一尊鐵塔。尤其這大漢渾身腱子肉,一身堅甲,一步踏出,沉悶的腳步聲猶如敲打在眾人的心房裡一樣,咚咚的讓眾人不由心尖發顫。

尤其他身後,一樣還有上百的壯漢,都是穿著統一黑色的制服,一言不發,隊列儼然,看起來就不是好惹的。

這壯漢正是石敢當。

「本將石敢當!今日為第一軍虎賁**師第十七團三五九營營長,從今日起,接管介休防務!」石敢當這一位當年在十數萬清軍頭頂上登上熱氣球的勇士已經成長成了一名年輕的軍官,此刻一雙虎目環視全場,頓時便將全場人等齊齊鎮住。

「此番,山西省巡撫衙門已經注意到了介休縣的情況。這一回,特許介休縣作為改革試點,改組原來的三班衙役,成立介休縣警署。警署署長由新任介休縣縣丞蔡和宇擔任。」蒙藤芳繼續介紹著一名有幾分書卷氣的男子。

這個書卷氣的形容顯然對比是石敢當而言的。

比起渾身肌肉,身高八尺的石敢當,蔡和宇就顯得文氣許多。這一位石敢當也並不陌生,因為他就是從軍中專業回來的。

此番大戰過後,軍中也有少部分人選擇了退伍亦或者轉業。

尤其恰逢朱慈烺在京師新建警署以後,各地要求合并三班衙役為警署的呼聲亦是越高。只不過迫於人力缺口,一直沒有進行。

但今日,卻有一名級別顯然不低的軍官轉業到了介休縣擔任警署署長,而且直接上來就有了八品縣丞的官階。

「往後,就是一縣同僚了。三班衙役以後也會脫離賤民胥吏的身份,成為光榮的公職人員。當然,我亦是醜話說在前頭,誰敢不遵守警署紀律,本官亦是一定會讓他明白國法的尊嚴在何方。」蔡和宇的話語很平和,落在場內,卻讓無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