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三十五章:賣國賊你逃不掉了

第三十五章:賣國賊你逃不掉了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介休縣的范家大宅里,上午陽光Щщш..lā┡ΔΩΩ㈠┡Δ⒈Z卻不知,這會兒對姐弟卻是番愁雲慘淡。

屋內,姐弟倆的對話微微耽擱了下時間。這個耽擱不要緊,卻惹了外間的范福不耐煩了「我說十九姨太,老爺喚你,要是遲了,可沒好果子。也不是老奴多嘴,你總是沒個笑臉的模樣,縱然是名門閨秀又如何?遲早膩歪了,到時候連下人送的飯菜都沒個熱的。行了,話以至此,別的不提了。趕緊吧!」

聽著范福不耐煩的聲音,吳巧兒扯開弟弟的手,大步踏出,擠出個笑容給了范永「謝……管家……」

要想俏,身孝。說的就是身素淡白色的孝服很容易襯托得女子美艷不可方物。今日的吳巧兒就有些這樣的模樣。身上身白色的狐裘,亦是素淡得緊。尤其那梨花帶雨我見猶憐的面目,更是讓石人也動心。

哪怕是已經年過半百的范福見了,也不由心動。此刻,又見吳巧兒展露笑容,百媚橫生,臉上板著的表情也僵硬不下去了,不自覺地露出了些自得的表情,說道「這就對了嘛!要知道,我們范家那也是介休名門了。就是整個山西數過去,那也是等的大家。不管是太原還是汾州府,哪裡沒有與老爺談笑風生的高官大將?」

「就是京師,咱們老爺過去,那也是能與閣部大臣們相交的主兒……」

說著說著,范福也不由地想起了當年跟著范永斗出門見世面的時候。酸甜苦辣里那些不堪的回憶紛紛淡化,再回的,自然是那處處傲人的戰技。比如說怎麼將大明的官軍軍糧挪了出來賣到關外。

比如說怎麼將朝廷明令禁止的鐵器在廠家看成頓成噸地押運出關。

再比如……怎麼拉著邊關大將,小兵小卒起將邊關防務統統秒回給建奴,大利市。

「嘿,我說,你怎麼還停下來?要是讓老爺久等了,看你有個好果子吃?」范福又惱了。

這會兒,他們走的是個邊路小道。這小道可以最快通往范永斗所在的別院里。要說唯不美的,或許就是這小道靠近院牆,有些吵鬧了。

只不過,這會兒的范福也許是年紀大了,還有些沒聽到外間的吵鬧,自顧自地說了陣眼見沒有應和,這才反應過來十九姨太吳巧兒停在半路。身後,那吳巧兒的弟弟吳萬英雙手藏在身後,竟是跑了出來。

范福臉下子沉了下來。

但更加讓他怒火萬丈的卻是他所有的威嚴竟然連個小女子都不在乎了。

此刻的吳巧兒根本不看他,怔怔地看著院牆外。

只有躍過這道牆,她們姐弟就能逃出升天呢。

范福也看了出來,冷冷地哼了聲「想跑?我看你們是白日做夢!」

忽然間,這會兒的空氣里下子安靜了下來。

原本地面微微的輕輕顫抖消失了,就連外間街道里吵鬧的聲音也消失了。

響起的是個氣十足的聲音「這裡就是范家大宅了?」

「回稟縣令,這院牆所屬是范家大宅。不過,正門不在此間呢。」另個聲音較為溫和的男子回答道。

「噢……蔡署長啊。正門,堵住就行了。抓個漢奸,用得著走正門嗎?來人,給我將這牆轟開,衝進去抓人!」朱廷胥的聲音響徹雲霄,讓吳巧兒心底所有歡喜炸開了。

轟……

沉悶的聲巨響響徹雲霄。

院牆嘩啦啦地炸開了,隨後被輕輕推,轟然倒塌。

范福瞪著眼睛看著這切,看著那堵象徵著范家無上威嚴的院牆被人毫不留情的轟開,心彷彿有什麼信仰般的東西也跟著轟然破碎,如這被炸藥包轟炸成渣滓般破碎的院牆。

牆,倒了。

外間的人進來了。

進來的不是讓范福覺得可以欺辱的介休縣民,而是介休縣衙的軍警。

新任介休縣令朱廷胥走在最前,身後,數百的軍警們披掛整齊,全副武裝,各個身著整齊劃的制服軍裝,沖入院牆之內,隨機三人組,五人隊將沿途切活動的生物全都拿下。

緊隨其後的是身著皂袍的胥吏衙役們,還有些看起來模樣凄苦難言的百姓。

這裡頭,還有幾個范福也認得。

因為,這幾人此前就是介休地的秀才,人名作陳璞全另人名作李林梅。兩人因為得罪了家主范永斗,便被范福遞了封書信進了縣衙。不到三日的時光,兩人的秀才功名便被革除,人也押解進了大牢,更加相同的是,都是家破人亡,結局凄慘。於是乎,人瘋了,另人據傳也是在大牢里染上了肺癆病,半死不活,只剩下最後口氣了。

但現在,這兩人竟然齊齊都煥然新,重新穿上了那身儒衫。雖然兩個人的身材都是枯瘦如柴,卻雙眼睛都是炯炯有神,死死掃視著院內眾人,眼見到范福頓時眼光大方兩亮光。

只見陳璞全大禮參拜向朱廷胥,慘聲道「老父母官在上,就是此人!我等本不過是看不慣范永斗在清軍入寇時大肆囤積糧米外售,便被活活逼得家破人亡的結局,還請老父母官為學生做主啊!」

「學生亦可指正,就是此人!」李林梅咬牙切齒地指著,恨不得寢其皮,食其血。

范福怔怔地看著眼前兩人想要吃人的目光,不禁接連後退了幾步。

只不過,此刻院內,早已經布滿軍警。見范福有異動,頓時就有兩名軍士猛撲過去,死死將范福壓在地上。將近三百斤的體重壓上去,年過半百的范福頓時連喘息都喘不過來,翻著白眼望著這藍天白雲,個念頭猛地升了起來這偌大的范家,就要這麼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