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一章:兵戈北指

第四十一章:兵戈北指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閱讀最新章節請,頁面簡潔,更新更快,請牢記我們的地址:ШШШ.⑨⑨⑨ШΧ.℃○М

城關譯內,驛丞帶著幾個驛卒將晚飯帶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此刻一聽朱廷胥的話,頓時跟著眼睛一亮,放下飯菜打發走了手底下人,卻是殷勤地倒酒起來,也不走了。

汪洵知道這驛丞是想知道北伐的事情,他細細想了一下,心道這事倒是真沒有什麼保密的,便招呼著驛丞一併留下來:「有勞黃驛丞送來飯菜了,我看不如一起用膳吧。」

「那可就恭敬不如從命了!」黃驛丞歡喜地坐了下來。

這時,便聽朱廷胥笑著將第一日拍賣的結果匯總出來:「今日拍賣可著實是意想不到的順利啊。本來,行里以為這范永斗的家財今日能夠賣出一半便是不錯。未曾想,竟是第一次就將本來預備的拍賣品都拍賣一光,到最後,還將第二日的也都拿了出來。眼下看,這拍賣會恐怕可以提前結束嘍。尤其關鍵的……」

田英琦頓了頓,輕笑著,倒是把大家胃口吊起來了。

汪洵拱手道:「縣尊大人可就莫要打趣我等了。我等幾人聽著此事,可都是心痒痒得僅緊吶。」

「哈哈,卻也不是只是打趣啊,委實是我聽了這數字,也是不由驚嘆吶。原本第一輪估值一共三十九萬兩的資產,沒想到竟然賣到了五十三萬兩。實在是,實在是……不敢置信。」朱廷胥回想起來,還是不由感覺到驚喜連連。

汪洵聞言,倒是笑道:「那些大戶們大手腳的緣由,我卻是有些耳聞了。」

「哦?」朱廷胥好奇了。

一旁,田英琦嗤嗤笑著,倒是很有些預料之中的意思。

「我在樞秘處,也翻閱了一些機密文件。其中,就有一處調查,很有意思啊。」汪洵說道。

「靜聽高論。」朱廷胥躬身一禮。

「唉,這可就太客氣了。」汪洵說著,便將這處調查說了出來。

大明每年軍費耗用極多,此前用到九邊之中耗費弊端極多自不用提。朱慈烺登基之後,樞密院亦是對此十分關注。比如去年,朝廷就累計發放了至少上兩千三百萬兩的軍費。一連三場大戰,延綿整個北國,從朝鮮到真定府,最後在遵化落幕,大戰無數,軍費開支浩『盪』,光是發給將士們的獎賞就高達七百萬兩,這還不算那些發實物的部分。

按照過往的先例,基本上就是馬放南山以後,兵將回鄉買田。

到了朱慈烺時代,情況又稍稍有了不同。不少將士們得到獎賞若是還在軍中的,自然是寄回家,奉養父母妻兒。可若是退伍回家,不管是傷殘還是年紀太大,選擇直接買田做地主的卻是極少。

朱慈烺的軍中紀律森嚴,約束極多。但有一條約束,卻是將士們心甘情願接受的。這一條,便是對將士們識字讀書的要求。軍中定期請先生教學識字,每個當了一年兵的將士基本上都已經能認三百個常用字。

認字了,又天南地北殺來殺去,見識多了,也不甘心回家一輩子當個村客。

加上恆信商行、朝廷各處衙署可以分配作為胥吏,比如京師各處的警署,這些都給了將士們退伍時諸多選擇。

安安穩穩當個警員什麼的自不用提,那些跟著恆信商行去做事的,卻是許多後來發家的,靠著恆信商行學出來的本事,辭職過後,有退伍金作為初始資本,只要正經做生意,幾乎不愁沒有買賣。

就是那些回鄉當了富家翁的,許多人亦是開辦了工坊,也都跟著發家了。

「故而啊,這一次拍賣會這麼熱鬧,其實也是多虧了退伍的老兄弟們回來捧場啊。咱們的兄弟們,離開了軍隊以後,卻是也過得不錯呢。」汪洵頗為感慨了起來。

田英琦輕笑了起來:「想不到汪軍師也能注意到這一點呢。」

朱廷胥頓時瞭然,他看著田英琦的表情就明白了。這一位,可是最早一批跟著這支新軍隊的,雖然當時還只是在隨軍醫院這種地方做事。

「不管如何,最多七日,介休范永斗的家財也都可以拍賣光了。這一回,便可以大大鬆一口氣啊。若是只靠著幾句口號,我委實沒有信心組織這一回的後勤準備啊。」朱廷胥緩緩道。

作為宗室,朱廷胥身上還是有些光環的。這一回處理完了范永斗的事情,便會將此間的政務丟給原來的縣丞也就是警署署長蔡和宇。而他,也將因為這一番優異的表現調入太原,負責山西一路的後勤籌措事宜,任職山西兵備道道台。

「哈哈,此番,還得恭賀朱縣尊榮升之喜嘍。」汪洵笑著道。

「哪裡哪裡,都是大明的一塊磚,哪裡有需要,就往哪裡搬嘛。」朱廷胥倒是俏皮了起來。

屋內又是一陣鬨笑。

有了足夠的銀子,眾人對於這一回的北伐的確是底氣充沛了許多。

大明二七七年二月一日,在石敢當的親自護送之下,恆信拍賣行以及朱廷胥的龐大車隊開始北上了。

這一回,他們押運著在介休縣拍賣所得的全部錢款朝著太原出發。

儘管這裡頭足足一共兩百三十萬元都只是寶鈔,但現在山西上下誰不知道寶鈔就是真錢?舊式寶鈔礙於諸多寶鈔殘缺兌換比例極低,還有人可以不以為然。但對於那些製作『精』良,極難偽造的新式寶鈔,誰都知道這些是與金葉子一般可以流通的真錢。

三批原本各自不相同的人匯聚一起,麻煩自然是多了不少。但對於跟上隊伍的吳家姐弟而言,卻是個難言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