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二章:草原鋒芒

第四十二章:草原鋒芒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絲綢是最上等的湖州絲。這也是吳巧兒寄送來的禮物。吳巧兒是個聰慧的女子,也見識極多。送的上等湖州絲綢不是用來做衣裳的,而是一層軟甲一般的物件。

自古箭傷入肉,最怕的便是扒出來連肉帶筋還要感染。若是有一層絲綢,便可以裹著箭頭扒出來而傷勢大輕。

吳萬英猛地眨巴著泛紅的眼睛,感受著貼在心口的那封書信,踏上了北上的道路。

與此同時,通向京師的官道上,一輛馬車的帘子被掀開了,吳巧兒靜靜地看著越來越遠的太原城,久久凝望。

塞外,白雪茫茫。

小冰河時期的大明天氣寒冷,出了邊牆,便能感覺到那勝過華北數倍的寒冷。天地之間一片蒼茫,無數的蒙古包便是在這樣的白雪之中苦苦挨著,等待開春的溫暖。

只不過,對於蒙古人而言,這一年的白災要比起往年難過百倍了。要知道,自從跟了後後金人當了大清的臣民以後,蒙古人的日子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難過了。

往年,他們跟著清國的軍隊入寇關內,劫掠無數。儘管主要的部分都被清人分潤去了,但再怎麼,也會留一些殘羹冷炙給他們。搶掠,顯然比起在塞外放牧更加容易發家致富。

於是,自從天聰九年至今十年來,蒙古人的日子是一天好過一天了。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禍很快就來了。

遵化一戰慘敗而歸,多鐸身死引發清國內亂。同樣,得知數萬蒙古健兒大半傷亡在大明關內時,消息傳來,一片哀嚎。

不知多少人家因為家中失去了男丁被欺辱,搶掠甚至****。

更殘酷的是,消息傳來以後,那些規模更大一些的部落聚集了僅存不多的男丁,屠滅了仇恨已久的仇家,殺光了老弱的男丁,將婦孺搶為奴隸。

在一年前,這種事情是不敢想的。同為清國臣民,誰也不敢繼續廝殺。

但……就連多鐸都死在了明國人的手中,女真人還配他們這些蒙古人效忠嗎?

疑問在諸多蒙古部落之中展開。

經歷了一個秋天的血雨腥風過後,白雪之中掩蓋了鮮血,埋葬了屍骨。部落兼并後的結果讓草原上的倖存者多糧食可以過冬。

而現在,戰爭來臨了。

西土默特部,歸化城,都統府。

不同於草原上的其他部落,天聰六年時西土默特部是作為被征討對象存在的。被後金人征服過後,西土默特部被分為左右兩旗,但不再設立世襲罔替的札薩克,而是在此設官管理西土默特部。於是,這裡有設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等官以統轄旗眾,成為更為歸化的蒙古部落。

聯想到這些歷史,此刻西土默特部都統巴音岱心裡稍稍多了一些安全感,讓他在深夜之中不再那麼徹底的失眠。

沒錯,自從去年秋天遵化之戰慘敗的消息傳來以後,巴音岱就已經很多日夜睡不好覺了。

失去了二十萬大軍,他的大清迎來的不僅是慘敗,更是整個帝國的地動山搖。不同於附近的那些札薩克有自己的旗眾,他的權力與威嚴全都來自******,他與大清國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

而現在,顯然就是那個損的時候。

竭力拋開這些念頭,巴音岱在歸化城裡難得睡了個好覺,一直到日上三竿,巴音岱這才起身去處理政務。

事實上,眼下這寒冬臘月的天氣,風霜遍地,委實沒有什麼政務要去處理。就是有,也不是巴音岱能處理得了的。

比如東土默特部的變亂。

1629年,駐牧於滿桃一帶的土默特之溫布楚琥爾和兀良哈的善巴二人因懼林丹汗勢力、投附了後金皇太極。1630年按皇太極的旨諭,率領各自的部眾東遷,溫布楚琥爾帶領土默特、蒙古貞部,從無愛的滿桃來到錦州邊外。稱遼東地區以喜峰口作貢道的東部土默特為喜峰口土默特。

1635年,奉皇太極之命,詔編善巴、溫布楚琥爾的部眾為佐領,設土默特部扎薩克。授溫布楚琥爾為土默特右翼扎薩克,善巴為土默特左翼扎薩克。

隨後,在去年秋跟隨多鐸入關的戰爭之中,東土默特部的左右兩旗札薩克都帶著麾下士兵去了。

一戰慘敗後,善巴身死,溫布楚琥爾僥倖帶著殘兵敗將回了東土默特。

只是,回去過後的溫布楚琥爾很快就領略到了深秋的冷冽。失去了部眾,他很快就體會到了身周那些莫名的目光。沒有從中原搶掠回足夠的財富,部落的冬天便要苦熬過去,若是白災來得大,更是要狠狠死一些人。

於是,溫布楚琥爾很快搜羅光了整個右翼的男丁沖入了左翼……

一番刀光血雨,東土默特部不再分為左右兩翼了。現在,都札薩克都是溫布楚琥爾了。再也沒有什麼土默特部左翼了。

這也許是整個冬天裡土默特部最大的新聞,也是最大的亂子。

但……手中只有兩千餘殘兵敗將的巴音岱卻不敢去收拾。

有時候,命運就是這麼奇怪。你最不希望面對的事情,卻最有可能就在你眼前出現。

日上三竿過後,巴音岱收到了屬下的來報:溫布楚琥爾求見。

巴音岱聞言,當即取下一旁架子上的衣甲,隨後召妓了身周的護衛。做完了這些,他才來得及問屬下巴音岱帶了多少人來歸化城。

望著巴音岱激烈的反應,傳信的小兵戰戰兢兢,以為自己犯了錯,顫聲著道:「溫布楚琥爾只帶了十數個護衛……」

「十數個護衛?也敢尋我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