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四章:煉鐵之法

第四十四章:煉鐵之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京師鋼鐵廠內,田英琦很快就了解了前後始末。????火然?文??w?w?w?.?

而眾人,亦是將解決的期望寄托在了田英琦的身上。田英琦對於他們而言可謂是一尊來歷神秘的奇女子了。那個四處聯絡各家煉鐵廠的人就是他。

這裡大多都是煉鐵業的,並不知道田英琦的具體身份,只是明白京師鋼鐵廠能夠拿下原本遵化鐵冶廠的牌子,就是靠了田英琦的本事。

顯然,田英琦在官府裡頭是有關係的。

「來的是樞密院哪一位大人?」田英琦沒有著急開口,而是問向一干人。

「等一等,田夫人,這會客廳有些太鬧騰了。我看,還是換個地方吧。老李,帶幾位煤場、礦場的貴客先去用飯。」這時,一個讓屋內眾人等得心焦的人來了。

眾人看過去,赫然發現就是方以智。

「鄭安春鄭公子,詹飛宇詹公子,不管你們打算說什麼,都沒有在外人面前說道的理吧?」方以智轉過頭,看向兩人。

鄭安春與詹飛宇便是那兩個田英琦尋來的合伙人代表。兩家都是大明民間出色的煉鐵世家,在海陽等地名聲極大,亦是家財不菲。只不過,大明的商人從來就是遭受非議,官府層面天然看不起經商,也就朱慈烺掌權後才漸漸好了一些。

饒是如此,兩家亦是十分擔憂,此刻見鐵場出了這麼大事,方以智又閉門不見,頓時著急得什麼似的,生怕家產被吞了。

鄭安春凝眉盯著方以智,想要治一治這個不把自己看在眼裡的廠長,但一想到自己帶著外人來鬧自己的鐵廠的確說不過去,忍住了。

看到了前後因果,田英琦緩聲道:「幾位礦場煤場的同仁,還請先用膳吧。至於尾款結算的問題,諸位不必擔心。京師鋼鐵廠的五十萬元貸款,是我在恆信錢莊時經辦的,京師鋼鐵廠更是恆信錢莊都信得過的優質客戶。諸位,且放寬心吧。」

一干供應商們對視一眼,倒是心中琢磨出了味道。

更有幾個sx的煤場主低聲驚道:「這不是恆信商行的那位田夫人嗎?今日竟然也來了。」

「恆信商行的田夫人?」

「沒錯,準確的說,是此前恆信錢莊京師分行的掌柜呢。聽說後來高升去了sx我才見過一面。沒想到,竟然也在這裡。」

「看來有了恆信錢莊擔保,我等便可以暫且寬心一些了。說起來,肚子也有些餓了。如此,就叨擾諸位了。」

幾個供應商們紛紛堆上笑容。如果京師鋼鐵廠真的是隨時都可能倒斃,他們這些人當然不會這麼好說話,恨不得招呼手底下幾十人過來逮著什麼就搶什麼用來彌補損失。

但此刻一聽背後有恆信擔保,眾人倒是心中鬆了口氣,印象由此刷新。

幾個供應商們走了,屋內稍稍安靜了一下。

到了這時,方以智這才引著眾人進了內間,坐定後說道:「樞密院來的人我也認得,是王持庸。這一位,是個老行家。我在辛未年也就是十四年前開始準備撰寫《物理小識》時便多虧了他幫助,我所言光肥影瘦便是與他討論所得。這一回,京師鋼鐵廠煉的鐵未通過樞密院驗收沒有旁的問題,也不是什麼吃拿卡要,完全就是一個質量問題。」

說完,方以智滿臉痛苦。

一聽只是單純的質量問題,田英琦也有些默然了。

如果是樞密院那裡打算借著這一點發財,那還好辦,查辦了貪贓枉法之徒就夠了。畢竟,眼下開戰在即,若是原材料供應有問題,那就是殺頭的罪過,舉報過去一準一個拿下。

可要是問題在於京師鋼鐵廠的生產質量,那就還是得看京師鋼鐵廠自己想辦法解決。

田英琦想要說些什麼,忽然目光一瞪,一雙美眸猛地大睜,又迅速強行平靜下來。一個男子穿著一身尋常的棉袍站到她的身側,輕聲道:「一會兒,就把我當作你的隨從,讓我在鋼鐵廠里好好看看便行了。今日,不必聲張,要是弄得雞飛狗跳的話,那可就是你的罪過了哦。」

來人赫然就是朱慈烺,他不知道何時已經進來了廠長辦公室,聽著大家的談話,饒有興趣。尤其是對於方以智,更是彷彿耳目一新。

這個方以智,也並非是個酸儒嘛。

只不過,方以智的自我批評倒是讓鄭安春炸毛了。

「方以智,你到底懂不懂煉鐵?這可是我大明全國領先的灌鋼法!」鄭安春一臉不可置信。

另一邊,詹飛宇看了一眼孫鐵東,見孫鐵東也是一臉不以為然發出了輕輕冷哼一聲頓時心中有了第。

「若能力不濟,坦然說出那我等還要道一個真英雄好漢子。可要是將此事推在技術上,那可就貽笑大方了!」詹飛宇也跟著道。

的確,灌鋼法可謂是一個十分劃時代的關鍵性技術,也是這幾位傲然的所在。之所以兩人沒有說什麼世界領先的話,那是兩人都十分驕傲於這是中華大地。

對於後世來說,一項技術如果是美國領先,那基本上就是全球領先,全世界領先了。

深信中華文明是世界翹楚的兩人而言,自然想也不會將海外夷人放在眼裡。

話說回來,要說灌鋼法,那就又要從煉鐵技術說起。

生鐵煉出來了一般不能用,就需要加工。比如說,用比較硬而脆的生鐵與軟而堅韌的書貼結合起來,以此製造出質量更高的鋼。

要知道,中國人是全世界最早用鑄鐵的民族。而雜合生鐵熟鐵也是最早的。

王粲在《刀銘》上說:「灌襞已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