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四十六章:坩堝鍊鋼法

第四十六章:坩堝鍊鋼法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到來能夠帶給你們什麼。能不能讓京師鋼鐵廠成為一個時代變革的序曲!」朱慈烺緩緩道:「從技術上來講,蘇鋼法的確是好。用原本最大的阻礙重力的問題成了我們的朋友。只要工人足夠熟練,忍受高溫,均勻滴落鐵水,再將足夠薄的熟鐵片放入高爐,那麼滲碳的效果就可以很好。就是與匠作大院新出來的技術也沒有區別。但是……鄭公子,你親自完整操作過嗎?」

一旁,孫鐵東不由緩緩頷首了起來。

鄭安春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勁。他身為鄭家嫡系,自然是了解前後技術細節的。但要說親自參與,次數卻是不多。工業生產,哪怕是手工業的生產不僅是辛苦,同樣也是存在危險的。

後世鋼鐵廠里每年掉入鐵水裡屍骨無存的例子比比皆是,更何況是落後的古代。而這,也就是所有工廠嚴肅要求生產紀律的緣由。那不僅是生產效率的要求,更是鮮紅血液的代價。

故而,鄭安春倒是真的沒有怎麼完整地用過蘇鋼法,縱然是去幹活,也是些輕鬆的夥計,比如:監督。

「此等大工非老練大工不能為之。」孫鐵東直接術後出了結論。

沒錯,人再強大,面對一千三百度以上的高溫爐操作也很難保證鐵水均勻低落。這不僅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更需要無數次鍛煉才能有的強大熟練技能。

這對於生產規模較小,以高質量為要的家族式作坊而言或許是可以忍受的。但對於規模龐大,人員新且複雜的京師鋼鐵廠而言,那就無法接受了。

「這麼說,這位仁兄有更好的妙法?若如此,我方以智,願意扶手牽馬!」方以智聞言,不由稍稍激動了起來:「京師鋼鐵廠從無到有,是廠子里所有人的心血。我方以智來這裡,便是深切明白這世道,空談誤國,實業興邦。正是懷著這才燃我胸中一方熱血,聚集數千遵化鐵冶數千工友同仁想要干出一番事業。這京師鋼鐵廠,不僅是數千人衣食所依之處,更是我大明兵強馬壯興盛之基石!這不至於私利,更在於天下公益啊!」

「區區一個煉鐵的生意,值當這麼大言語?」鄭安春看著方以智,有些陌生,也有些被震撼到了。

「說得好哇。」朱慈烺看著方以智,目露讚賞:「實業興邦,空談誤國。這八個字,說的太好了。今日我來,便是不想讓這樣的仁人志士失望傷心啊。」

說著,朱慈烺輕輕一拍手。

一個年輕的男子走了進來。這男子一身儒雅之氣質,卻穿著一身工匠的衣裳。之所以說是工匠的衣裳,便是因為這是典型工人傳的粗布棉袍,厚實又土氣,尤其此刻這男子身上還沾染著一些煤灰,顯然是從生產區來的。

只不過,這裡頭的人並沒有人認得此人。

但很快他們就知道了來人的身份。

年輕的男子自報姓名道:「在下是匠作大院二級技術員石質。此番,受匠作大院任命,特來向諸位宣講我匠作大院關於冶金領域裡的一項新技術。」

「匠作大院?你是朝廷的人?」屋內又是一陣嗡嗡鬧鬧了起來。

「朝廷既然打算救我京師鋼鐵廠,那又為何要拒收此前所產精鐵?」

「這是刁難我等嗎?還是要怎麼想著收拾我們?莫不是……無意間得罪了什麼大人物?」

……

角落裡,無數議論聲漸漸響了起來。

尤其是鄭安春一臉陰晴不定的模樣,猛然間他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當即問道:「等等,這技術,恐怕不是憑空會給的吧?」

作為後世所言的資本主義萌芽,家裡開工坊的鄭安春可是知道技術之可貴。尤其是匠作大院更是以「吝嗇」為名。

匠作大院的技術催生了不少富豪,名聲也是不小。

就是鄭家也曾經託過幾個家鄉在朝廷任職的高官試圖從匠作大院里弄一些技術回來。只不過,結局卻是一地的灰頭土臉。

此刻一聽匠作大院來了,鄭安春便想到了此節。

石質笑道:「匠作大院與工坊的聯合是合作,而非師徒教學。合作,自然是要兩便互利為要。故而,這一回的技術若是要轉讓,那的確是不會……免費的。」

「要價幾何?」鄭安春想也不想,便直接問道,心中還隱隱感覺有些不妙。

果不其然,石質沉吟道:「經過院里的評估,這一回,希望能夠以技術入股的方式進行合作。當然,匠作大院一慣的作風是提供技術支持,對於工坊的管理,不涉及底線的問題是不會介入的。這個底線,主要是指貪腐、中飽私囊等危害工坊生命線的行為。這一點,諸位大可放心。」

「技術入股?」鄭安春心中不安越來越濃重了。這個新名詞雖然很新鮮,但對於這個年代的人而言並不是什麼陌生的事情。就算不是那些工場,一些大商行裡頭也有掌柜要佔乾股的。很多行業就嚴重依賴掌柜積累的客戶資源。故而,這種事並非不可接受。

只是,鄭安春總覺得哪裡不對。

猛然間,彷彿電閃雷鳴一般,鄭安春猛地想到了一點,問道:「只是,不知這技術入股又要佔多少?我等原本持股的東家,又還能留住幾成份額?」

「院里研究決定……要求四成的技術入股。以乾股的形式入股,原始股。」石質說。

鄭安春臉色猛地鐵青了下來:「原本,我等尚有一成五的份額,若是我鄭家不能追加投資,豈不是連一成的股本都沒有了?」

「然也。」石質一下子謹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