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五十七章:殺海州

第五十七章:殺海州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蘇克薩哈退了下去。他的離開是鬥志昂揚的離開,是重燃鬥志的離開,卻也是讓索尼心中格外揪心的離開。

孝庄太后要點點將聚兵在遼南迎擊明軍,那蒙古又要如何?

到這時,就連索尼也不由一下子迷茫了起來。

明人的戰略主攻方向又是哪裡?

同時在兩個方向的戰場開始行動,又到底是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主公方向?

難不成,一直以來蒙古方面的行動,其實都只是掩護,只是為了讓遼東的進攻可以突然發起?

索尼的內心一片迷茫與焦慮。

反倒是孝庄太后平靜了下來:「索尼,你留下來,就是想問哀家蒙古的事情罷?」

「太后明鑒,蒙古的事情,臣眼中所見,心中所想,都已經掏心窩子說出來了。以太后的英明,想必已經都明白臣這一番苦心。當然,也可能是臣愚鈍,未能解太后所慮。而今於此,只請太后發落。」索尼說罷,種種磕了一個頭。

孝庄太后擺擺手,示意索尼免禮起身,又道:「明人兵分兩路殺來,定有一路主攻一路掩護。我大清今……非昔日了。所以,這兩面之敵,也一樣不能盡數迎擊。但蒙古的事情,哀家明白。自古這打仗的事情,講究精兵強將。讓哀家來說,有時候吶,這強將比起精兵還要來得重要。三國里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這遼南的事情,挨著咱大清的腹地近,不管是鰲拜還是蘇克薩哈,都能應付。這遼東遠隔千里,朝廷能用的力量不多。便只能託付一個良將為我大清,拖住這側翼的安危。」

索尼靜靜聽著,尤其是聽到那今非昔日四字的時候,不由跟著苦笑了一聲。

今非昔比,說的都是今日遠比昨日強。可大清的江山,其實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但南蠻子有句話說得好哇,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他索尼堂堂大清重臣,先帝將國家安危托於一身,這大清有用之事,他們不去,誰去?

「太后所言,臣一字一句,銘記於心。」索尼緩緩說著,又道:「這蒙古一地,實為我大清戰略重心所在。遼南之地的確為腹心之地,不可讓分寸。然則,蒙古之地,臣亦是不敢丟失半分。為此,只請太后讓我索尼,為我大清,守住這蒙古一地!」

「好!」孝庄太后深深地看了索尼一眼,彷彿這是最後一次可以看到索尼一樣。

……

三日後。

滿清開始動員了起來,國內兵馬技術雲集於盛京,城內糧食開始官制,民夫開始征伐。大多數的兵馬都開始面對南面的明軍枕戈以待。隨後,大清拜鰲拜以征南大將軍,率領正紅旗、鑲紅旗與鑲黃旗三旗人馬為主帥,屯兵遼陽,朝著遼南鳳凰城的明軍徐徐進發。

就在這喧囂無數的時刻里,清國朝廷又下了另一份詔令。這一份詔令中,命令索尼為平西大將軍,節制蒙古各部兵馬,率領正黃旗西去。

如果是在一年前,能夠帶領正黃旗出兵,那無論如何都可以說明這是大清徹徹底底的主力。

可現在,經歷了與大明連番敗績,兩黃旗與兩白旗折損殆盡,縱然後來又逃回數千人。但經過這一次慘敗,整支兵馬都再難有沙場爭雄之銳氣。

故而,別看索尼得到了一個偌大名頭的平息大將軍,又領正黃旗,但比起手底下三旗兵馬的鰲拜,離開之時,卻顯得孤零零的。那數千兵馬更是失魂落魄地行軍著,沉默著,死氣沉沉,全然沒了曾經那支所向無匹的滿清雄師的士氣。

「士氣,是有些低迷罷。但將士們,要記住啊。蒙古,這西面的蒙古,才是真正能夠將我大清國運決定的地方。南面一個女流之輩,縱然再是如何用兵精妙,也只不過是為了干擾我們事先,讓我大清無法護衛蒙古的障眼法啊!」索尼心中想著,望著西面茫茫草原,一股格外不同的使命感油然升起。

「無論如何,我都已經拿到了兵馬。這正黃旗的大軍,是時候在我的手中重整雄風了!阿珠詁,相信我,我索尼,會帶領你們成為我大清的勇士,做我大清的英雄!」索尼緊握著拳。

此刻,索尼胯下駿馬忽然間一陣嘶鳴大叫,前蹄高舉,高高躍起。

阿珠詁是索尼的副將,曾經的御前侍衛。此刻看著索尼堅毅的雙目,莫名地胸中燃起無數豪情,道:「阿珠詁相信你!」

「殺敗來犯草原的明人,我們就是大清的英雄!」

「英雄!」

……

「哼,那索尼,還以為南線是一個什麼虛招掩護嗎?」鰲拜冷哼一聲。

他從遼南前線探查回來,坐鎮遼陽,只要一想到鰲拜要與明人作戰,腦海里就會回想起草河內圈裡,那一塊有一塊開墾好綠油油的耕地,響起那些農忙之中再是辛苦也會聚集訓練起來,聲勢滔天的漢人。

更想起那些行動迅速,反應靈敏的明軍。

兩年前所有的回憶還在耳邊,只要回想就只覺得如同在昨日。可對比現實,對比飛速發展的明人,就彷彿過了一個世紀,換了一個世界,日那個人只覺得自己好似在夢中。

曾經孱弱的明人一下子變成了一群難纏的群狼。

曾經看似可以隨意敲剝的漢人哪怕在大清的國土上,也悄然間昂然挺胸,再也不會畏懼地看著滿人大爺們。

尤其是軍中越來越稀少的漢軍,更讓大清的軍隊里,白髮蒼蒼的老者增多。一副亡國之相的景象彷彿就此出現。

但他鰲拜,是絕不會承認,更不會接受這一切的。

「明人的主力,分明就在這遼南!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