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一章:大軍出關

第六十一章:大軍出關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風停了,塞北的寒冷在三月末的時候有了終結。

春天已經來了很久,暖風熏得遊人醉,有人把揚州當作過汴州。而倪元璐,卻是想將塞外草長鶯飛的草原,變成大明新的一個州。

「遼東的行動真快吶……」倪元璐騎在馬上,將一封密信緩緩地收入了自己的懷中。

這一封密信可不是什麼尋常的信件。信既不是哪位高官顯宦的私信,也非家中親人的家書,更不是部下血書求戰的字句。雖然,這些東西倪元璐都收到過。但無疑,沒有任何其餘的一封信能夠抵得上這一封信的分量。

因為,這是來自京師那一位九五之尊的私信。

不是批覆奏章,亦非聖旨,而是一封敘舊與關切的私信。

不一樣的形式透露的是格外用心的誠摯。

放著這一封信在懷中,倪元璐不由地再度回想起了皇帝陛下朱慈烺的這一封私人密信上的一字一句。

他已經看了無數遍,回味了無數遍,自小便有神童稱呼的倪元璐此刻甚至都可以將密信一字一句背下來。

朱慈烺親筆寫信而來,自然是想表達內容,而非單純的一些外在形式。

信里少有寒暄的字句,開篇,便是曆數了樞密院里調兵遣將所耗軍資。

「這一回樞密院調動兵馬,首先動員了京南工坊區、啟明市、南直隸、開封、臨清等地一共一千三百家工坊招標,發放了三千六百零二十九份訂單,涉及軍資七十九種。此外,內閣一樣是迅速開會,特批了一共價值一千萬元的緊急軍費,並且擴充了年度軍費預算增加了兩千萬元。而這,朕第一回沒有看到傅卿家哭喪這個臉哭窮……哈哈……不止如此……」

一字一句之中,都透露著朱慈烺強大的自信,以及一種熬出頭的暢快。

大明,可是一個大國啊。一個大國的戰爭潛力與戰爭實力竟然還不如一個在東北苦寒之地的清國大,那實在是太讓人痛惜了。效率低也就罷了,明明靠著體量就可以碾壓過去,卻遲遲無法發揮,那種感覺,自縛雙手已經不能形容。

話說回來,而今大明的戰爭潛力著實是今非昔比了。尤其這三四年來,朱慈烺手中的隊伍越來越壯大,亦是越來越熟稔於更加專業規範的軍事後勤工作。

這一點,在朱慈烺初起於開封一戰時就十分重視。

擁有著專業強大的後勤隊伍,對於帝國的戰爭潛力激發,自然亦是倍增與過往的大明。

在軍費上,重新恢復了紙幣的信用以後,帝國的國庫終於可以一解數十年的困頓。

而軍械的生產,有了啟明市,有了京南工坊區,有了在開封、南京、臨清、京師、南北直隸如雨後春筍而起的無數工坊。

有了這些迅速成長的工坊,這些軍械的生產供應都不再是問題。當然最是關鍵的,還是帝國有了充足的軍費預算。有銀子,公平從民間採買,哪怕官僚系統里存在著浪費,卻不用擔心過於壓榨百姓而損害了民力。

相反,有大量的軍事訂單刺激了民間就業,以至於民間第一次感受到了來自戰爭的好處。那便是充沛的訂單激發的無數就業,有工作,便有錢賺,樂業自然可以安居。

安居樂業,這便是這個年代無數人奢望的終極夢想。

現在,在朱慈烺的手中有了實現的巨大希望。

在朱慈烺的信上,一個個機密數據將一個更加強大的帝國勾勒了出來。

而落到最後,望著朱慈烺這一句由衷的感嘆,倪元璐北汪茫茫草原,心中澎湃之情如潮而生。

「大明,再也不是那個孱弱的大明了。今日之大明,已經足以同時支撐起兩場戰爭。這也並非是朕的狂妄,實在是這兩場小規模的戰爭,還遠遠不足以挖空帝國的戰爭潛力。東西兩線,帝國都將充足供應,支持你們將這萬里山河,重歸大明懷抱!」

默默地念著這些字句,倪元璐心中一陣暖流涌動,更是無數激情油然而起:「將士們,看著這山河,多美啊。我們來到這裡,不是為了任何一個人的私利去戰鬥,不是為了我倪元璐的身價富貴而搏命。今日,在這裡,我們為的是我大明的強盛而戰鬥。為的,是將邊疆烽火由我們這些帝**人一身擔當。我們將邊境推進的越遠,就越是可以將長城內的百姓,護得周全。這一戰,是正義而驕傲的一戰。我倪元璐,與將士們同在,為了大明!」

「為了大明!」

「為了大明!」

……

無數歡呼聲響徹雲霄。

「為了大明!」吳萬英一樣跟著歡呼著,面色赤紅。

唯獨身邊的丁高亮盲從地跟著喊了一聲,也就繼續默然地行軍了。相較於吳萬英這個新丁,丁高亮可就從軍長了。他本來就是邊軍的老卒,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也一直沒有逃離軍隊。據說,每一回軍需官拖欠軍餉,只要讓這丁高亮一出,便好歹能要回一些。

聽著可能有些茫然,但只需要看一下丁高亮的體格便可以明白為何了。

靠著這一身身板,丁高亮每回便可以不被人欺。

當然,丁高亮也就聽不明白倪元璐說的這些。雖然是聽不懂,丁高亮還是知道吳萬英這樣的人懂的。

因為吳萬英認字,會讀書,甚至還很喜歡教丁高亮讀書認字。

這樣的際遇說可是有些難得。

「萬英,這位大官說得是個什麼道理,俺可是聽不懂。」吳萬英茫然地撓著頭。

反倒是一邊的饅頭怔怔地看著,彷彿聽懂了什麼。

「饅頭好像明白?」吳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