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三章:伏殺雲內

第六十三章:伏殺雲內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熟悉漠南蒙古不止是溫布楚琥爾一人,大明這一方里,也有人熟悉漠南蒙古的地理。比如,第一軍樞秘處首席軍師夏晨。

作為全軍的首席軍師,夏晨上任後不僅將大量心思用在各部的整合之上,也一樣馬不停蹄,邊走各處邊關熟悉山川地理。

故而,夏晨亦是明白通往歸化城還有其他的道路。比如歸化城正東方就是豐州,再往東就是蒙古人的議事台。在這裡直行東去過了大青山就是大明的疆域,那裡有萬全右衛,有張家口堡,更有宣府鎮。

但相比於雲內,大青山與議事台中間隔著的就是一個巨大的沙漠,足以吞噬數萬人的性命。想要繞開沙漠也不是沒有法子,他們可以從晾馬台長城突破,但那裡就是察哈爾右翼的地盤。

顯然,大明這一回的打算是各個擊破,並不想逼得察哈爾全力施展。要不然這一回額璘臣手頭有的就不是幾百察哈爾的勇士,而是幾萬人了。

東路不成,那一切的通道就只剩下了西路一處。

這樣被迫的選擇讓夏晨敏銳地感覺到了危險。而夏晨,絕不會將對敵致勝的希望到時候都放在蒙古人自己忽略的身上。

「敵人……不會放過這一點。」夏晨看著增加出去的十路斥候,心中並沒有多增加一些平靜。

毫無疑問,溫布楚琥爾就是那個沒有放過這一點的敵人。現在,就在溫布楚琥爾安安靜靜地在雲內的沙丘荒漠之中等待著。

作為本地人,溫布楚琥爾相信自己有一萬種辦法潛藏著在沙丘之中掩蓋住氣息,而南方的明人對此卻毫無辦法。

……

「從雲內往北,再過青冢就是歸化城了。」陳永福朝著倪元璐說著,他看著倪元璐微微有些蒼白的表情,有些擔憂。

一路行軍而來,其間艱苦難以言表。倪元璐雖然為大軍主帥,卻不愛那套特殊待遇,一路行軍都不見奢靡要求。

其餘將士們辛苦行軍是苦了慣了,也是訓練充沛,適應了。可倪元璐自然不一樣,身為文官,身體就瘦弱了許多,這些天來氣色都是有些不佳,看得陳永福頗為揪心。

倪元璐擺擺手,示意自己無礙,頓了頓,道:「我的身體無礙,縱然退一萬步來講,我的職責,是戰略的選擇,是讓各部一心作戰,而不是內鬥不休。這些事情,我在戰前已經儘力而為,不能寸進了。現在,我留在這裡,更多的是為了我身為三軍統帥此前的諾言:這一戰,我會與全體將士們都在一起。至於戰爭的指揮,自然是要由陳將軍來執行。所以,哪怕是真的是我身遇不測,也依舊還有陳將軍負責。去吧,不用留在我這裡了。」

陳永福聞言,想要再說些什麼勸慰的話語,但只要對視上倪元璐那一雙飽含滄桑與堅毅的眼神,便不由都收住了口。

毫無疑問,這些勸慰的話語已經不必多說了。

一切盡在不言中。

陳永福能做的,便是不辜負倪元璐的這一番信任與付出:「末將明白!」

說罷,陳永福策馬轉身,看向身後將士,厲聲道:「各部預備!準備進入雲內!」

無數馬蹄聲響起。

兩萬明軍速度一提,他們準備快速進入雲內。

兵事一開,便容不得半點輕忽。

兩萬兵馬的明軍顯然沒有拉網式掃蕩草原的能力,而他們的戰術,自然就是快速奔襲,攻入歸化城,打一場對於漢人而言最為擅長的戰爭模式:奪城,守城,屯田衛地。

兩萬餘人兵馬離開雲川衛,迅速進入了雲內州。說是雲內州,其實這個地方已經是一個十分古老的過去了。

上一次還作為行政區劃還是北宋遼國的時期,那時候這裡屬於雲中招討司,當然,這裡的歷史也是悠久,再往前數一數都能算到戰國時期的趙國。

千年的歷史,曾經漢家的土地又重新迎來了漢人的兵馬。

他們甲胄鮮亮,行動迅速,車隊龐大,蔓延成長龍的隊伍看似孱弱,卻擁有著鋒銳的爪牙,將大地撕裂,留下萬千腳步踩踏後的道路。

蒙古草原上當然是沒有水泥地的。這裡是最原始的道路,散布者野草與野花。一路走去,原本還算堅實的土地有的混雜了泥漿變得細軟,一腳下去一個坑,也有的在萬千腳步的踩踏之下變得更加結實。

從南往北,便是無數後路的將士們跟著前人辨別後的道路踏上了後一種道路。

當然還要多虧了走在全軍最前面的隊伍。那不是由最英勇將士組成的先鋒,而是工兵營。就在第一軍成軍以後,輜重營又分別成立了工兵營與輜重營。

他們遇水架橋,遇山開道,在數十工兵將士被沼澤吞噬以後,開拓了一條又一條在草原上安全行軍的道路。

……

終於,鬆軟的沙地上,溫布楚琥爾緩緩眯起了眼睛。

前方,微微捲起的風沙後面,一隊人馬出現了。

而溫布楚琥爾卻掩藏在沙丘後,身上滿是鋪蓋著的野草。

「他們很快就要來了……」溫布楚琥爾的心跳猛地加速。

兩萬大明精銳行馳在通往歸化城的道路上,無數斥候一隊隊地探查著情報。他們一共放出去了二十隊斥候。

但當首席軍師夏晨收集情報的時候,發現了異常:「少了一隊人!慶和那一隊呢?」

夏晨迅速奔了出去。

在東北的方向里,一個斷了左手的將士用力將右手上的三眼銃猛地丟擲回去,砸落一人,隨後打馬狂奔,朝著本陣上的大軍高喊:「有埋伏!」

……

轟隆的一聲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