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六十四章:藏龍卧虎

第六十四章:藏龍卧虎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該死的,呼叫火炮啊!」張庭回想起了當年在陛下手下作戰時的妙處。那時候,火炮真如長了眼睛一樣,讓韃虜的炮手根本不敢張狂:「我記得前軍就有炮車啊!上面還有炮管子,樞秘處,呼叫火炮支援!」

張庭身邊的軍師關綉想了起來,苦澀:「可那些都是些零件,也沒有炮手!」

張庭瞪大了眼珠子,明白了過來。

第一軍直屬炮兵團並不在前軍,而是在中軍,而且此刻軍屬炮兵團一樣是受到了突襲,頗為慌亂,想要炮兵兄弟在此刻發威顯然不切實際。

鑒於這個年代炮兵作為技術兵種過於缺乏,故而炮兵的配備並沒有下降到團一級,也就是說,張庭所部是沒有炮兵的。

沒有炮兵卻有火炮,這當然是個稀奇的事情,說起來,更是十分偶然。

兩萬人大軍所配備的軍資是龐大的數字,更別提新建的第一軍已經是一個逐漸火器化的軍隊。故而,後勤壓力頗為龐大。儘管倪元璐在太原時便全力調集了周遭的車輛牲口,但一石行軍,無數沒有預料到的問題便接連出現,車輛接連損壞,不得不讓其餘兄弟部隊運載剩餘部分的軍資。

這部分兄弟部隊便是輔兵。

輔兵里有輜重營,也有工兵營。

自然,工兵營也就用好不容易調配出了的車輛運載了一部分的備用火炮零件。從炮車到炮管再到炮彈等物,工兵營的大車上都有。

可是,這裡沒有炮兵。

沒有炮兵,就無法組裝火炮,更沒法開炮!

眼見明軍面對蒙古人的襲擾沒有辦法,只能被動應對,蒙古人的攻勢更加肆意兇猛了,他們甚至策馬到了車營外的十餘步,將射程小的角弓透著車板的縫隙射入其中,引發一陣陣的哀嚎。

唯一讓張庭欣慰的是,面對驟然間發起的進攻,明軍的反擊終於捱到了。

他們沒有崩潰,訓練有素的基層軍官指揮之下,反擊的火銃射擊升響了起來。稀稀落落的中興一式步槍響起,一陣煙霧從明軍的陣地之中升騰起來,暫時遮蔽了事先。

只是,讓張庭揪心的是,趁著剛剛的一波襲擾,不知不覺已經有三千餘敵軍下馬結陣殺來。

這是蒙古人從清軍手頭學到的本事。

清軍騎湛,步卒卻更是一流。蒙古人雖然稍次,但步卒沖陣過後,頓時就叫原本逐漸密集的火槍射擊密度壓低。

車陣畢竟不是城牆,一番箭雨侵襲,又是步卒沖陣,過了一刻鐘,便讓土默特部軍隊尋到了突破口。

有了口子,被迫近戰的火銃手們便不得不將槍膛里的子彈殺出去以後準備近戰。

第一軍所用的軍械是來自京師軍械工坊生產的最新一批軍械。張庭所部的兵馬更是擁有著改良過的中興一式步槍。不同於過去所用的中興一式步槍,上面新增了一個原本只是試驗性質的刺刀。

用坩堝鋼打造的刺刀堅硬而鋒銳,裝載上中興一式步槍以後便讓直面步卒沖陣的火銃手們擁有了近戰的力量。

但是,被迫近戰的火銃手自然是無法再集中火力的。

槍聲一下子稀落了起來,伴隨著頭頂上不見減少的箭雨,是越來越多衝陣而來的敵軍。

他們讓戰陣動搖,更讓張庭心急如焚。

「還是要火炮!傳令全軍各部,懸賞能組裝火炮之人!」說罷,張庭便好似下了決心一般,沉聲朝著身邊的老搭檔關綉道:「老兄弟,若是我戰死了,還請將我的家書送回去!」

說罷,張庭便親自帶著身後的親衛隊沖了上去。

戰局已經容不得他們這些指揮官坐鎮指揮了。他需要用僅存不多的力量撲上去,堵住缺口,爭取到扭轉佔據的機會與時間。

但這樣的機會又在哪裡?

張庭能堵住多久?

這個明顯不多的時間裡,還有什麼可以翻盤?

……

「火炮……火炮……炮車上有說明書!」倪元璐劇烈地咳嗽著,面色蒼白,氣喘如風箱一般。

說明書是京師軍械工坊出具的。為的,就是幫助前線的炮兵儘快掌握火炮的運用之法。

只是,軍中又哪裡有那麼多的識字之人?

如果是其他地方,那還真是。

而現在,有倪元璐。

倪元璐扯開護衛的眾人,衝到了一輛炮車上,拿出一本說明書,便迅速開始安裝了起來。他的身邊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在倪元璐的身邊還有一大幫子文書、護衛以及從樞密院里調撥而來的軍師們。

很快,一門門火炮組裝了起來。

但是,另一個問題難住了這些文官書生們。

火炮是依樣畫葫蘆裝起來了。但要怎樣才可以開動?

「誰能開炮?重賞!」倪元璐心中焦慮無比。

前面的戰時已經不斷焦灼,更是越發趨於不利於明軍的方向開始發展了。

丁高天沉默地走了上來,只見他利落地扛起一門炮彈走到炮車旁邊,隨後利落地開始清理炮膛,裝葯,上彈……

最終,伴隨著丁高天的一聲怒吼:「開炮!」

一枚開花彈衝天而起,迅疾掉落,砸在了蒙古人的陣中。

轟隆一聲巨響,炮彈四分五裂,不似此前明軍的火炮,是實心彈,一次只能砸一串。這一回,在地面上炸開的開花彈帶走了方圓三丈的蒙古人。

迷糊的削弱以及轉瞬響起的慘叫聲讓整個戰場上微微安靜了一會兒。

已經殺了一個來回,重新衝到後方的溫布楚琥爾眼皮子猛地跳了起來,他看著前面,死死地盯著一個黑黝黝的空地,上面,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