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七十一章:奇謀

第七十一章:奇謀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棱一直在關注著戰場的發展,得益於那一桿格外不常見的千里鏡,讓他能夠密切觀察到戰局的發展。

重甲鐵騎兇猛而強大,猛烈的衝鋒之下,明軍的戰陣就如暴風雨之中的小船一樣,風雨飄搖,一層層戰陣被擊穿,彷彿隨時都會崩潰。

但這些明軍將士卻能在這樣的衝擊之下,不斷彌補,甚至發起了反擊。

重甲鐵騎的衝鋒失敗了,慶格爾泰也戰死了。明人似乎已經準備歡呼了。

但棱知道:「最精彩的時候,才剛剛開始啊!一切,盡在掌握!

棱輕笑了起來。

戰鬥即將進入焦灼狀態,而他棱,將成為決定性的勝負手!

「傳令各部,準備開火!」棱昂然高聲道。

與此同時,位於青冢之上的炮擊陣地里,空空蕩蕩。棱的傳令兵趾高氣揚的抵達了炮擊陣地。

這位傳令兵十分氣勢昂揚,彷彿只等自己的命令下達就可以見證一場大勝到來。

但望著空空蕩蕩的炮擊陣地,這位傳令兵愕然了。

在青冢的最高處上,棱等了足足有一刻鐘的時間,卻依舊沒有聽到那一聲等候已久的炮聲。

與此同時,巴音岱也同樣期待著自己的大清主力神兵天將。相比棱的不安,巴音岱倒是信心十足許多。

時間,回到一天前。

從豐州一直往西南去便是歸化城,在歸化城一直往南直行便可以渡過黑河抵達灰河,再徑直往南去,渡過匯合,在位於歸化城東南方差不多一百餘里外的地方里,便可以看到雲川衛了。

當然,正常的大道,適合人行走,人煙又多水草豐茂的道路是順著灰河、黑河兩岸的地帶。那裡水草豐美,部落眾多,也是開發最多,易於行走的地方。

但這當然不意味著草原上其餘地方就沒有道路可以行走。

路,人走的多了便成了路。

今日,一條新的道路似乎就這麼被開闢了。

當然,也並非說是被新開闢。依靠著歸化城都統巴音岱的幫助,索尼得到了三名的嚮導。這些人是出的獵鷹人,他們飼養著可以展翅高飛的獵鷹。

依靠著獵鷹,他們成了千里眼。

而在草原上縱情放飛獵鷹的他們也同樣是一個地理通,熟悉土默特部草原上方圓數百里里的所有地理地勢。

如果說,要找到一條少人行走,可以隱藏自己的道路,那麼就非他們莫屬。

於是,在位於土默特部草原不知名的角落裡,便沉默的行走著數千人。

這些人一人雙馬,一馬騎乘,另一馬馱著讓他們可以在草原上長久作戰的乾糧與物資。

他們從豐州離開,一路南下,已經越過了匯合,出現在了雲內東南的方向。

當然,他們也只是大致的知道自己的方位,並不明白自己究竟定位何處。

他們小心翼翼的在荒山野路上行走,依靠著三名出的嚮導,一路上除了見到幾波遠遠就跑開的狼群與野馬群一樣,他們竟是沒有被牧民所發現。

依靠著這一點,他們成功的躲開了他們渴望已久的目標:漢人。

「他們出現了!」一名滿洲騎士遠遠奔回本陣,興奮的大叫。

行軍千里,又要苦思對敵之策的索尼本來是分外疲倦的。這些天吃不好睡不著,又是在野外行軍,條件之艱苦可想而知。尤其還要躲避著旁人,戰戰兢兢,猶如做賊一樣,讓人氣門不一,心氣難平。這樣的條件之下,索尼自然是氣難佳。

此刻,索尼一聽手下說他們來了,頓時驚喜不已。

「是他們?是明軍的補給隊?達汗,你給我看清楚,是不是明人的補給隊?」索尼呼吸急促了起來。

達汗便是那名來報的驚喜的斥候。

見索尼十分重視,達汗也連忙平復心境,略一思忖,便道:「不是漢人的補給隊。」

「不是?」索尼目光一瞪,不敢置信的看著達汗,一臉你玩我的驚訝。

達汗當然不是洗刷索尼,他見索尼這表情頓時知道誤會了,連忙道:「不是不是。來的不是漢人的輜重補給隊,但這的確是漢人的兵馬。只不過,不是從南往北去的補寄隊伍,是從北往南回的後勤隊伍!」

「從北往南回?難不成,漢人已經打完了?」索尼的心一下子猛地揪住了。但很快,他只是腦海里隨便一計算便搖頭將這個念頭甩脫了出去。

他是極為精準的計算過時間的。

當索尼離開豐州往南去的時候,巴音岱才剛剛開始緩和關係,團結內部,一致對外。而那個時候,明軍也差不多才在雲內穩住腳步,繼續慢騰騰的朝著歸化城進發。

就算最壞的打算計算,明人能夠一反常態千里奔襲殺到歸化城,巴音岱也至少會等待著他索尼的出現扭轉戰局,絕不會投降。

滿人的戰鬥意志堅韌,哪怕是單單守城,也絕不會在短短時間內被一日攻克。

只要戰鬥持續超過半天,索尼的時間就是足夠的。

也就是說,來的這隊人絕不是漢人勝利回營的先頭部隊。

這樣一想,索尼自己也腦袋暈乎了。

「到底是什麼來路?總不可能有人做了逃兵!」索尼腦袋上冒出了無數個問號。

這時,達汗繼續扣扣索索的說著見到的情形:「看情況,應該是漢人負傷回撤之人。而且……看面貌,我還見到了上千人的俘虜,都是……都是土默特部的。」

索尼的臉一下子綠了。

他迅速帶著人嚮導跟著達汗前去偷窺。

他們在暗,又有嚮導尋找蔭蔽的角落觀察,很快便見到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