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四章:王師北定河套時,捷報

第八十四章:王師北定河套時,捷報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紫禁城。www.pashuw.com

新的一天到來了。

朱慈烺睡眼惺忪的起身,低頭看了一眼身邊的佳人,輕手輕腳的起了床。卻不料,一見朱慈烺這邊有動靜,那邊的皇后便立刻醒了,也不顧朱慈烺的勸,淺笑著此後起了朱慈烺沐浴更衣。

一番洗漱折騰,朱慈烺在小廳里用了早膳,目光落到一個宮女的身上。

當然不是這宮女清秀的容貌,而是宮女一雙芊芊素手將日曆撕開。

大明二七七六月一日。

這個後世的兒童節在這裡單純無比,沒有任何特殊的節日意味。當然,對於朱慈烺這個身份的人而言。身為帝國皇帝,他已經不是去過節的人了。

相反,他要是有足夠的興趣,完全可以創立一系列的節日。

比如說,日曆上便寫著朱慈烺今日的安排:京師大學堂開學典禮。

「京師大學堂要開了啊。」朱慈烺喃喃的說著。

大明此前早已有國子監,是整個帝國的最高學府,也是朱慈烺手底下一批從龍之臣的母校。兩年多前,朱慈烺在國子監借力,完成了對戶部胥吏的清理。其後就是南下河南,一樣也從國子監拉起了隊伍,帶走了許多學子,充實了朱慈烺的文職官僚體系。

有了足夠的技術官僚,便讓朱慈烺在一系列的行動之中都可以發揮相當強悍的執行能力。

還只是太子的時候朱慈烺便已經注重儲備人才,注重人才的梯隊建設,而今成了大明皇帝,自然不會錯過這些。

畢竟,朱慈烺手中要建立的嶄新帝國可不是過去那種沉暮的舊帝國。

無論是新的工坊帶來經濟生態的變革,還是火器化軍隊讓帝國軍界煥然一新,亦或者財稅改革下需要天文數字數量的技術官僚,都需要更加足夠的人才去填補。

大明不缺人,缺的,從來都是可用之才。

朱慈烺眼中可用的人才顯然不是眼前南北國子監,以及南京師範學校與陸軍學校可以填補的。同樣,那些舉子進士裡頭就是全部拿去充數,也填補不了,更別提裡頭有多少可以用的人才了。

在這樣一系列的背景之下,京師大學堂便應運而生了。

說起來,也有些頗為惡趣味的意思。名字顯然便與後世北京大學前身的京師大學堂一般無二。

作為高等教育體系里的第一個開端,朱慈烺自然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錯過。

日曆上的事情還有很多,不過朱慈烺還是將京師大學堂的開學排到了第一。

早膳用畢,宮中的車馬也準備妥當。一路輕車簡從出了皇城。

出人意料的是,京師大學堂的地方並不在內城。

車隊往北出了皇城的北安門以後,便一路直抵鐘樓,拐道西北方在斜街上一路直去,從德勝門裡出了城。

城牆上,早已有禁衛軍的將領換了關防,迅速而利落的打開城門。

出了京城,外間卻是依舊熱鬧萬分。

靠近城牆邊角上,無數新房矗立。www.pashuw.com車隊的速度一下子慢了下來,悄然間,又有一個車隊出現在了朱慈烺的視線里。

不同於皇室車隊的低調,絲毫不起眼,只是安保嚴密,不著痕迹間便有無數人將各個要點嚴控,生人想要靠近半步都不得。這一個車隊,卻是好生喧囂熱鬧。不僅那車隊的馬車具是高大華麗,就連駑馬也是比起尋常的馬更加的健壯。看起來一看就是豪門家的打扮。

現今的豪門不知何時已然有一個風潮,最是喜愛在馬車上標記上自家的家徽。有眼力勁的人一看便知,就如同後世汽車的品牌一樣。

只不過,只要看了這一隊車隊上的標誌,便可以看得出來,這不是任何一個什麼大家豪族的。

「陛下,這是匠作大院的車隊。」一旁,隨行的寧威認了出來

朱慈烺略一沉吟,卻是下了馬車,果然在人群里聽到了不少議論聲。

「一群匠戶,今日看倒是發家了……」

「今時不同往日吶,往日的匠戶那當然是凄慘難言。可現在,誰不想攀上匠作大院的高枝。前幾日,我還聽我那三叔念叨著,就因為他家的工坊因是沒有拿到匠作大院的一個技術,便生生被一個新來的福建佬開的工坊搶光了生意。你說都是開工坊賣火捻子的,怎麼還有那麼多講究?」

「可不是……不過,這些匠戶真是抖起來了。就是聽說那新開的大學堂,裡頭也有幾個,聽說以後是要專門學這匠人們的手藝呢……」

「這可真是不像話,堂堂的讀書人,讀的是聖賢書,竟然,竟然要去當匠人?不過……我那三叔要是聽了,倒是說不定會將庶出的幾個孩子送過去……」

「是啊是啊,現在雖然比過往好一些,但要想尋個好生計還是不容易。能當個匠人,跟著匠作大院研習手藝,將來也是一條路子……」

朱慈烺聽著百姓們的議論聲,忽然眼睛一亮,看到路上徐煥武也是下了馬車,好生打量著匠作大院的車隊。

說起來,匠作大院的車隊規模可真是龐大。一連將近上百輛馬車,有的裝著人,還有的更是馱著東西,將整個官道佔了一半多。引得路邊人無不是側目,也是引得不少人議論紛紛。

那徐煥武,顯然也是過來看這熱鬧的。只不過,徐煥武顯然沒有想到在這裡會遇到朱慈烺。

「陛下……」徐煥武連忙過來見禮。

朱慈烺擺擺手,倒是顯得很開心:「何必多禮,且住且住,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來我馬車上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