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五章:京師大學堂

第八十五章:京師大學堂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readx朱慈烺的馬車上,寧威急匆匆上來,驚喜道:「聖上,河套收復了!倪元璐於規劃城外大戰土默特部、鄂爾多斯部以及清軍巴音岱部,全殲其軍,業已佔據歸化城。來援建奴大將索尼授首,另一面!孫傳庭所部已經進抵寧夏,俘獲鄂爾多斯部大部,共計丁壯兩萬,婦孺五萬,繳獲不計其數。」

馬車裡,朱慈烺正與徐煥武下棋。

徐煥武是打算下圍棋來著。

但朱慈烺才沒那麼有勁呢。他圍棋的水平可是臭的很,於是轉念一想,便是拋出了一個新的玩法:五子棋。

這年頭有沒有五子棋朱慈烺不知道,反正徐煥武是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個玩法的。

眼見聖上獨闢蹊徑,一轉手便又來一個新的套路,徐煥武也很是興起,便很是虛心地求教了起來。

然後兩人便一路上你來我往,很是不亦樂乎的下起了五子棋。

一開始,朱慈烺占著先一步知曉規則的便利很是大殺特殺了幾回。但伴隨著徐煥武對規則越發熟悉,一些套路很快就有了剋制的辦法。

這一回,朱慈烺交換先後手,手執白子為後,讓徐煥武佔了先機,一步步咄咄逼人,讓朱慈烺越發眼見要堵漏不住。

但五子棋便是這麼一個套路,先發制人,一朝的先,便是優勢較大。又碰上徐煥武這等智商上佳的,很快便讓朱慈烺棋盤上的局面有些左支右絀起來。

這個關頭,卻聽寧威將勝報傳來。

朱慈烺手上棋子頓時一頓,心中驚喜炸開,歡喜之情溢滿胸腔。

忽而,朱慈烺胸中熊熊裝逼之火燃燒起來。只見朱慈烺不疾不徐的在棋子之上繼續落腳,填補著缺漏,卻悄然間已經埋下一擊伏筆。

另一旁徐煥武聽著寧威傳來捷報,哪裡還有心思看棋。按說,他身為中央銀行的官員,是管不到軍略之上去的。但此刻一聽河套這樣的戰略重地收復,當即驚喜得也顧不得這些了,忍不住開口問道:「果真是河套收復?如此一來,豈不是蒙古半壁便重新為我大明所用?那土默特部與鄂爾多斯部盡皆入手,這北地局勢,將大為改觀!如此盛況,直追太祖成祖之時啊!」

寧威很體恤的朝著徐煥武點頭肯定,只是目光落在朱慈烺身上,示意正主還未開腔呢。

見此,徐煥武這才發現朱慈烺依舊鎮靜自若,不由心道:真不愧是我大明中興英主啊,一路打下來諸多勝仗的皇帝陛下。這麼大的喜訊面前,也依舊是鎮定自若,真是讓他自愧不如。

徐煥武一走神,棋盤上便接連失措。

又是一著棋子落下以後,朱慈烺笑道:「徐卿,贏啦。」

「是啊,大明贏了。收復了河套!臣恭喜聖上!」徐煥武歡喜道。

朱慈烺擺擺手,示意棋盤上一子落下,勢成三四連環。這是必勝之局,不管下一手徐煥武落子何處,朱慈烺的五子都能連成。

見朱慈烺示意棋盤,徐煥武這才發現自己已經輸了五子棋,但他心中哪裡還有這麼點興頭,只是聽聞大明獲勝,歡喜不已。

這些年,大明的勝利可真是噌噌噌的不斷上漲檔次了。

一開始,朱慈烺在開封與李自成大戰,那是內戰,是平定反賊之戰。算起來,只能說是鼓舞了政權維繫的信心,想要青史留名還差得遠。1

後來朱慈烺又在章丘與阿巴泰血戰,那是在大明境內反擊侵略之戰。這一戰,打破了女真不可敵的神話,鼓舞了大明反擊韃虜的信心,青史留名已經有了幾分譜兒。

至於後來朱慈烺在遼東攻破盛京,在遵化全殲清軍主力,那已然是戰略攻守扭轉的關鍵性戰役。青史留名是妥妥的,大明中興氣象更是讓人歡欣鼓舞的。

到如今,又來一個歸化大勝,那可真正是又上漲了一個檔次。

這是開疆擴土的不世之功,別說擔憂什麼青史留名。這等世紀,若是不青史留名那才怪呢。

更重要的是,這意味著大明不僅有中興的氣象,更有幾分未來能出盛事的勢頭呢。

這樣一個時代,如何不讓與此間大明同呼吸的徐煥武興奮難言?他是樞密院出身的文職軍官,現在擔任的中央銀行之職,都是為這一戰出了力氣的。其間軍費籌措之功,算起來也不會少他一個。

親眼見到自己竭力付出的帝國有了這一番成績,徐煥武如何能不欣喜萬分?

當然,相較於只是做了一些微小工作的徐煥武。朱慈烺自然才是這一番大勝最理所應當的英主。榮譽不會少了倪元璐、陳永福等人的,更不會忘了朝中面對這一戰是怎生來的群情洶湧。不少人,並不相信大明已經扭轉頹勢如斯呢。

可以想像,朱慈烺心中應是如何喜悅。

只不過,朱慈烺此刻卻是還有心思兼顧期盼,真是讓徐煥武不由再三感嘆:「聖上心境,臣自愧弗如。」

朱慈烺笑著擺手,笑納了這一記馬匹,不過沒有繼續這個話題。

此刻,車隊已經抵達京師大學堂,朱慈烺下了馬車,看著眼前幾乎與後世一樣地址的京師大學堂,很是有些興緻盎然。

也就到了此刻,朱慈烺才發現手中竟然還多捏著一枚棋子未曾發現。

朱慈烺不由啞然,鬆開手,將棋子放入袖中輕輕舒出一口氣。

京師大學堂里,無數學生得知皇帝陛下親臨,又聞歸化大捷,紛紛忍不住又是齊齊歡呼起來。

朱慈烺笑著朝著眾人擺手,不經意間,袖中棋子落地,暴露了朱慈烺剛剛緊張的心境。後面的徐煥武看著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