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八章:凱旋門上凱旋歸

第八十八章:凱旋門上凱旋歸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天氣漸漸熱起來了。

小冰河時期的大明比正常時期的夏天來得都要晚一些。雖然時間已經到了六月,卻還只是晚春初夏的氣候。

不過恰好,這也是一個不太熱,也不再冷的季節。

得益於和平的到來,京師的城內漸漸少了許多肅殺,相反,城內的人們衣裳漸漸薄了起來。時尚靚麗的氣氛開始在京師城中緩緩顯露。

吳巧兒換了一身衣裳,駐足於永定門前。

這一身衣裳可是十分特殊。上身是斜襟襖,下身半截百褶裙。看起來典雅大方,秀麗端莊。尤其是吳巧兒在大學堂里讀書這麼久,比大家閨秀多了幾分大氣,比小家碧玉多了幾分靈氣。

這樣的裝束,在人來人往的永定門外委實惹眼。不少沒見識的村漢此刻便覺得自己的眼睛彷彿生了根一樣,怎麼都挪不開了。有幾個自稱自己斤兩不輕的浮浪漢子見了,更是目光大亮,忍不住摩拳擦掌起來。

只不過,他們還未來得及行動,便眼見街頭巷尾到處遍布的黑皮冒出,心中升了幾分恐懼之心。

這些黑皮顯然就是京師各處警署的警員了。

自從朱慈烺登基以後,京師的治理能力便迅速上升,得益於較為充足的經費以及迅速擴大的警務部門,城內治安扭轉。

原本在往日的時候,光天化日都有搶盜之事發生,弱不禁風的女子走在大街上要是沒有人陪護,便有不小几率會遭殃。

這裡頭,便有那些衣著體面,有幾分談吐的浮浪子弟為禍。

這些人大多家中有些本錢,自己也不上進,每日拿著家裡的錢財在街面上玩樂,尤其喜好勾搭女子。若是家裡管教不嚴,讓家中女子被這些浮浪子弟的花言巧語騙了,失了身子沒了貞潔未必是最壞的結果。被玩弄膩味以後直接賣去花柳胡同才是最多的結局。

按說,這等拐賣之事是重罪。

可原本城內治安大壞,比拐賣婦女更嚴重的事情層出不窮,有限的衙役既是無心,也是無力去管。無心是因為許多都是收了黑錢,無力便是實在是人手不夠,實在力有未逮。

不過,此刻的永定門的各處邊角里卻是遍布了那些黑皮警員。

看著這些警員,幾個浮浪子弟便忍住了心中躍躍欲試的想法,反而竭力遮掩住行跡,不想讓這些警員發現。

朱慈烺對近代化警務系統的推崇是毫無疑問的,充沛的經費加上此前推進財稅改革時革新的人事體系都讓警務系統得以迅速發展。一則有了經費,二則有了大量新鮮血液加入,充沛的財力人力到齊以後,城內的治安自然迅速好轉。原本顧不上的案子紛紛進入案頭,幾個還沒見到形勢變化的頭號人物依舊我行我素,卻不料沒半個月就進了牢里,聽聞最好的結果也是流放千里,去海外勞改。

這樣可怖的結局自然不是這幾個還沒過夠花花日子的浮浪子弟願意接受的。

不過,他們很快便認出了這個女子的身份,隨後眼中既是垂涎,又是驚嘆。

「看來,這就是那位戰鬥英雄的姐姐嘍?聽說是京師大學堂的女學生呢。」

「女學生呀!嘖嘖,真是第一回見了。此前倒是聽說南京師範學校與還在籌備的京師示範學校都有女學生,可師範學校的女子都是在學校里不出門的,今日,倒是第一回見了。劉大哥,你說,這初級小學畢業的算是童生,高級中學畢業的算是秀才,這京師大學堂里出來的人物,豈不是就算得上舉人?一個女舉人……真是開眼了吶……」

「噓,怪話說說一些。這什麼舉人秀才的,咱們可管不上。但前些時候陛下才去了京師大學堂演講哩,這般天子驕子的人物,咱們也別說怪話什麼的,便仔細看著。莫被什麼浮浪誘拐了,到時候上頭吃罪,咱們又得三天三夜不歸家的大索全城嘍……」

大索全城固然是威風,可警察辦案都是得按照嚴格的條例辦事,拘束的地方極多。到時候縱然能接著機會立功,卻也是極其辛苦極其勞累的事情。

更何況,要真是有京師大學堂的女學生被拐了,說不定就是龍顏大怒,先治了你的罪,再讓你戴罪立功。

被劉大哥這麼一交代,那小字輩一些的警察聞言,也是不由打起精神,四處看了起來。

沒錯,吳巧兒身上一身裝束顯然就是京師大學堂發放給學子們的校服了。

這種朱慈烺趣味使然,將後世五四學生裝複製過來的校服一經面世便得到了大多數女同學們的喜愛。發放的一套校服本來是備著作為禮服所用,卻不料大家每日穿著都沒個換洗的。當然,這麼一點小問題難不住女學生們。

能在這裡讀書的,大多數都是素質上佳的。這個年代挑選的標準便是女紅。於是,沒多久便複製出了眾多的校服,一下子就成了京師大學堂女學生的象徵性標誌物。

甚至,就連不少京師大學堂的男學子們商量著要怎麼去迎接歸來凱旋之師都被悄悄淹沒在了這樣靚麗的風景線里。

這一番思量間,看似發生事情極多,其實也只是過了一小會二。

「弟弟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呀……聽說這一回弟弟立了功,可軍中立功,那是好相與的事情嗎?聽教師們說,這三等傷,二等殘,一等……可這一回弟弟竟是立了特等功,比起一等功還要卓著的功勛。這得受多大委屈,啊不,委屈也就罷了。可身子要是傷了壞了,那就救不回了啊!」吳巧兒不住的回想起吳萬英寄回來的書信。

功勛再是耀眼,卻無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