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八十九章:日不落帝國

第八十九章:日不落帝國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大軍凱旋入城,吳萬英、丁高天以及饅頭都是驕傲的走在大軍之中,朝著城內百姓們揮手示意。

吳萬英昂首挺胸,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看得一邊驚喜得幾乎要癲狂起來的丁高天,嘿笑了幾聲:「老丁啊,怎麼著,你都當兵這麼多年了,還這一副生瓜蛋子的模樣?」

「萬英!你別笑我,要是你也如我一樣,幾十年得不到旁人正眼瞧一眼,現在人人都道咱們是英雄,那怎麼能不歡喜得跳起來?聽聽,剛剛萬歲爺開了口,咱們凱旋而歸,凱旋而歸啊這是多大的榮耀,現在,落咱們身上了!」丁高天又唱又跳,歡喜得不能自已。

吳萬英倒是鎮定許多,作為官家子弟,大場面不知見了凡幾,對此稍稍有些抵抗力。

更重要的是,吳萬英可不比丁高天這個孤寡漢子。他的身邊,正有一人與他緊緊靠著,對著這樣的大場面顯得有些怯生生呢。

這人自然就是饅頭。

饅頭雖然知道這是好事,可看著這樣大的陣仗還是有些畏畏縮縮,縮在吳萬英的身後,雙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抓住了吳萬英的衣袖,低聲說著什麼,反倒是讓吳萬英挺直了胸膛,一邊勸慰著,一邊抬頭挺胸,做出從容不迫,不慌不亂的模樣。

見此,饅頭這才有些放鬆了一些。

不過,很快她又要驚得跳了起來。

因為,丁高天忽然間驚喜的朝著吳萬英道:「萬英!萬英!快看那兒,就是那兒,好多漂亮姑娘盯著咱們啊!你看那邊,就是城門角西北邊兒上,一處有欄杆的,有個土台上的那幾個姑娘。都盯著咱們吶!嘿,你說我今日喊你拾掇拾掇你還不聽,饅頭,快看看,給萬英捯飭捯飭,不能讓京師的姑娘瞧不起啊!這裡頭,說不定還能有……」

「老丁……」吳萬英看著饅頭一下子沉下來的表情,急了,瞪了一眼丁高天。

饅頭悶聲道:「有什麼?你倒是說呀……」

「有……有……」丁高天瞧出了不對勁,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刮子,拚命的將話吞咽出去,訕訕著道:「我這不是著急萬英的終生大事么,那幾個姑娘都是萬英喜歡的模樣,不是我的菜,自然得緊著萬英了。咱們都是刀口舔血的,這點事情,先辦了先好。到時候真是沙場上一命嗚呼了,留個種,去了黃泉地府,見了祖宗也不心虛不是……」

「我看你是吃撐了,閑得慌!」吳萬英急了,笑罵了一頓。他順著丁高天的視線看過去,打算好好安慰一番饅頭這些也不是自己菜,只是,一眼看過去,吳萬英便呆住了。

饅頭看吳萬英怔怔看著,眼珠子都要露出來的表情,心裡一下子酸意上頭,眸子里水潤水潤的。

丁高天見了,也跟著急了,發了狠,給自己一個耳刮子,低聲道:「哎呦,都是我不是……咱們換了這一茬可好?進了京師,我給饅頭你買好吃的,帶你去看好玩的。然後,再給你這萬英哥哥教訓一頓,萬英,你發什麼呆!」

「姐!」吳萬英也不聽丁高天嘟嘟囔囔的說了一大堆,拚命地朝著人群那個小土台上招手:「姐,我凱旋迴來了,凱旋迴來了啊!」

「姐,你等我!我一告假,就去學堂里找你!」吳萬英拚命地揮著手,朝著看台上的吳巧兒招手。

此刻,大隊人馬已然入城。

吳萬英的隊伍也是入城以後,看著身後吳巧兒的身影越來越遠,一直到看不見了,這才在吳巧兒的招手中收回了心思。

饅頭怔怔的看著,明白了過來。

丁高天摸著腦袋,為自己鬧的這一個大烏龍感覺十分的不好意思。

……

人群之中,吳巧兒招著手,眼見吳萬英遠去了,這才放下手。

「那便是你的弟弟?」李香君,贊道:「和你像,看著就是一表人才哩。」

「就是舍弟。」吳巧兒聽著李香君讚賞,一陣歡喜,但轉而,便有些憂心重重了起來。

李香君關心的問道:「看樣子,巧兒弟弟這一回凱旋而歸,身上並無礙處,又立的大功。這應當歡喜才是呀。」

「自當是歡喜。可……可我就怕他從了軍,不知道被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帶歪了,學了……學了那些不正之風。香君姐姐,你可是沒瞧見,弟弟身後便是有一人,緊緊的靠著萬英。而萬英,還一路哄著,看神色,也是大為不對勁呢!」說著,吳巧兒更加擔憂了。

他們吳家可就這一個男丁了。

真要出了那種癖好,他就是死後見了祖宗也沒臉了。

「我倒猜想是個什麼難題,未曾想,卻是這麼個問題……罷了罷了,往後呀,你見了真人,就明白嘍。」李香君倒是認出了吳萬英身後饅頭身上的衣服代表什麼。

不過,她倒是沒有著急解釋……

……

凱旋儀式很快便在天壇舉行完畢。

朱慈烺照例來了一番激蕩人心,引得三呼萬歲的演講。

完畢以後,朱慈烺便急匆匆趕回宮中了。

那裡,一場高規格的會議已經籌辦完成,李邦華、傅淑訓、黃道周、高名衡以及王鐸等閣部大臣紛紛在列。

好在,凱旋儀式順利舉行,路上,朱慈烺撞見了一同入宮的李邦華,兩人一路進宮,一路說著閑話。

「前些日子,錦衣衛帶回來的那些奏報,李愛卿看得如何了?」朱慈烺閑散的聊著。

李邦華笑道:「感想,自然是萬千吶。不過,西人的曆法也是有意思。許多時候算起來,有些暈乎。但聖上在京師大學堂所言,這會兒臣倒是真切明白了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