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十七章:出使歐洲

第九十七章:出使歐洲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湯若望提出鐘錶法,其實為的也是證明自己的水平。眼下,大明可是連座鐘都自己造不出來呢。

135年,義大利的丹蒂製造出第一台結構簡單的機械打點塔鍾,日差為153分鐘,指示機構只有時針15151年,德國的亨萊思先用鋼條代替重錘,創造了用冕狀輪擒縱機構的小型機械鐘1582年前後,義大利的伽利略明了重力擺1657年,荷蘭的惠更斯把重力擺引入機械鐘,創立了擺鐘。

但朱慈烺既然是個識貨的,也一眼看出了西方雖然也有時鐘,但巨大的誤差以及海上航行惡劣的情況都讓將鐘錶搬運上船艱難。

當然,想要測量出經度,也並非是鐘錶法不能為。

可是,這一句話卻不是湯若望率先說出。反而是朱慈烺搶先道:「鐘錶法,癥結在於鐘錶。這一點,我大明的能工巧匠或許可以繼續專研。李院長可以行文到匠作大院里,立個項目。這等大事,朕看可以好生籌措一番,立個高額獎金,定個長遠項目以備將來。當然,想要解決眼下困難。朕看,更實際一些,還是用天鍾法為妙啊。」

聽著朱慈烺所言,湯若望凝神細看,頓時收起了原本的心思。

這一位皇帝,知曉的遠比他想像的還要多呢。

如此一來,原本簡單的用西方科技震撼皇帝陛下的想法便只能收起來。

話歸原題,還是得落到這定位經度的問題上。

沒錯,時鐘法存在著製造技術的難關。但天空上的星體卻是天然存在的。

就拿大明來說,這裡固然是沒有時鐘,但也不是沒有辦法測量出時間。比如,用日晷。

反過來說,人類一開始之所以研究天文,其實也就是因為要計算時間。因為,天體的移動宗室準時的。

太陽,月亮,以及那些距離更加遙遠的星星總是會準時的出現在天空之中,就彷彿是另一種形式的鐘一樣。

故而,這也就是朱慈烺所言的天鍾。

比如之前說的,一百三十年前,德國人約翰沃納就提出利用月球的移動來測量經度。

而這,就是另一種法子,天鍾法。

「原來,皇帝陛下也知道天鍾法?這倒是是草民無知了。」湯若望姿態一下子放得很低。

對此,朱慈烺只是緩緩輕笑,不置可否。

感受不到朱慈烺到底知曉多少,原本對大明科技低下的印象刷新以後,更是不清楚明國是否已經掌握更深的技術。對此,湯若望也沒了底。

但餵了討好這位大明最尊貴、最有權力的人,湯若望自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於是,便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將他所知曉的一一道出。

天鍾法說起來,自然又要從那個德國人說起。

在他之前,其實眾人的研究也已經有一定程度。雖然,在渺小的個體看來,自己在路上奔跑,月亮也會跟著跑。彷彿永運跟隨,也永遠不變。但實際上,月亮在天空的相對位置一直都在改變。只不過這樣的改變幅度不能讓肉眼明顯知曉。

當然,對於天家而言,只需要長時間的觀測便可以得知。

比如沃納精確測量,月球每小時會移動一個本身直徑的距離。他因此假定,假如地球上觀察到的月球移動都是一樣的,只要在兩地分別觀測月球,準確記下它在某個位置上的時間,就能算出兩地之間的經度差。

「委實是個好辦法吶」李天經贊道。

湯若望得了讚賞,也是一陣高興,但很快,他又不由嘆息道:「但這種月距法也有令人頭痛的問題。顯然,想要準確的了解到月球的規律。那顯然需要一個十分完備,十分準確詳細的星圖。這顯然是一個需要財力物力,更需要人力的事情。」

李天經微微頷,一陣默然。

但朱慈烺卻是眼前一亮:「若是如此,這卻簡單了。」

「啊?」湯若望驚訝難言。

「要財力,朕給你們撥付。要物力,只管擬定單子去買。要人力,朕更是可以給政策引導。眼下,我大明已經重新走上正規。說起來,湯教授可能不知道。三年過去了,我大明而今新修築了初級小學一共三千九百所,中級小學一共兩百三十處。高等學校,一共四處。按照朕的規劃,接下來的三年,大明朝廷會將這個數字翻一番。如此堅實的教學體系,足以提供源源不斷的人才。李院長,你想到過,天院在下一年將會進來一百名學子的景象嗎?那個時候,就是考驗京師大學堂能不能教的過來的問題了。」

「這這」湯若望驚訝得不禁啞然。

這的確是他無法想像的事情。試問,整個歐洲又才有多少人口。恐怕加起來也不會有大明國多。

就是整個歐洲識字的人,也恐怕沒有此前的大明多。

但眼下,大明卻如此興修學校,那毫無疑問,將會湧現大量有學問的人才。這些人,哪怕只是分潤一點點到天院里,那也一樣可以迅將天院原本缺乏人力的情況得到解決。

這就好似後世中國的崛起。

無數人說中國的崛起依靠的是人口紅利,是廉價的勞動力。但似乎沒有人意識到,非洲、南亞,尤其是印度與孟加拉,一樣擁有龐大的廉價的勞動力。

但這些勞動力並沒有成為所在國經濟騰飛的基礎。

因為,這其中少了一個十分關鍵的前提:教育。

能夠識字,能夠懂得極其的操作,最能夠學習生產所需的技能。這才能夠在工業生產里充當工人的角色。

工人也許有苦力,但大部分的工人,反而是比農民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