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九十九章:三年復遼

第九十九章:三年復遼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朱慈烺年紀不大,看起來就像個學生。吳巧兒跌跌撞撞的跑上樓摔倒在地,還差點弄了個投懷送抱,自然也是有些羞愧得抬不起頭,沒有認出對面的人是誰。

正常來講,天文學院辦公樓里的人,難道不就是學校里的同學么?

寧威想要說些什麼緩解尷尬,卻忽然間現朱慈烺的表情有些微微的奇怪。

朱慈烺怔怔的有些呆。

吳巧兒還以為是自己的原因,急忙整理了一下裝束。但很快她也現,自己沒有走光呀。而且,對方似乎並不是看自己呢。

果不其然,樓道里,李香君的身影出現了。

朱慈烺與李香君對視著,一陣寂靜。

良久的沉默間,吳萬英出現了。

吳萬英告別了新拜的恩師,正打算去辦理手續呢,忽然間現自己的一應身份證明都交給姐姐了。想到這裡,這才覺姐姐似乎是讓自己好好在酒店裡呆著的。好在,他也和酒店的侍應生留了言,應該不至於讓姐姐找丟了自己。

這樣想著,吳萬英還是有些擔心姐姐找不到自己著急,便辭別了6仲玉等人,也下樓梯打算走了。

卻不料,在樓梯口就見到了吳巧兒。

姐弟倆的重逢讓吳巧兒好一陣埋怨:「你跑去了哪兒,我都找你找的要急瘋了。」

「嘿,這不是碰上了6老師等人講學了么,我這打算偷師……就一路跑過來了。姐,你先別急著怨我。我與你說,這有個大喜事呢!」說著,吳萬英就打算把拜師的事情說出來。

吳巧兒卻不爽的直接打斷:「大喜事?我好不容易親自去尋了朱校長,將你作為功臣入學京師大學堂的事情講定,你這反而跑了,真打算氣死姐姐不成?」

「入學?已經搞定了呀……我得了恩師應允,又有有功將士的身份,已然有了就讀天文學院的機會呀!」

姐弟倆對視一眼,這才現兩人竟是殊途同歸。

吳巧兒好一陣疾風暴雨的埋怨過後,這才放下擔心,歡天喜地起來。

也就到了這會兒,吳巧兒這才回想起剛剛自己差點撞到了人呢:「誒,方才那位同學呢?」

兩人好一陣探尋,哪裡還能見到朱慈烺與李香君?

朱慈烺自然是趁著剛剛姐弟倆的相會打破沉默以後,解開了僵局,一同下了樓。

京師大學堂雖然是新修築的校園,但這裡大幅度保留了眾多的草地樹木。加上山水園林這等傳統項目是中華強項,京師大學堂自然就有不少風景秀麗的假山曲水,小湖亭台。

朱慈烺第一次來的時候,甚至還頗為有趣味的將學堂內的一處湖泊命名為未央湖。兩人走在未央湖湖邊,一邊走,一邊說著閑話。

一大群侍衛前後跟隨,倒是不著痕迹之間弄了個清場的效果。

「許久不見呀。」朱慈烺頓了頓,道:「後來聽聞你來了京師大學堂教書,過得如何呢。」

「還好罷。在南京,也是在師範學校教書。只是一別千里,未曾想會在這裡相逢。」李香君輕聲的說著,無數回憶閃現。

朱慈烺也是想到了當年在南京的時候。那是朱慈烺初掌政權,監國江南時的景象。更想起了那時在玄武湖的任性,笑道:「兩年過去,山水變遷,你也還是一般無二的美。只不過,我呢,再也沒有年少時那種任性了。」

李香君皺著眉頭,輕哼一聲:「算起來,你也不過才十七八歲的模樣吧。就這般年紀還裝老成?」

「哈哈,尋常人家,這個年紀都該有孩子了。」朱慈烺道:「我雖然竭力擠出了些時間,可每日還是得忙這忙那,終年多少閑暇,也就出宮的時間,才能放鬆放鬆。」

「我方才在朱校長的辦公室里聽說,天文學院要出一個月距補天的項目。我一聽,便想到約莫便是你又來了。」李香君道。

朱慈烺聞言,很是激動:「是呀,這可是一樁盛事。往後,大明兒郎開拓海外,這就是一個起點……」

李香君靜靜的聽著,忽然間道:「聖上……打算親征?」

「親征?」朱慈烺微微一愣,隨後笑了笑,沒有在說話。

此刻,已然到了下課的時間。路上的學子越來越多了,寧威走了過來,在朱慈烺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朱慈烺又想了想自己接下來的安排,嘆了一聲氣:「失陪了。」

說完,朱慈烺便消失在了侍衛的重重護衛之中。

後方,吳萬英與吳巧兒對視一眼,看著兩人剛剛並肩交談,李香君又久久凝望,猜出了什麼。

……

天津港。

比起往日的天津衛,現在的天津城可是熱鬧了許多。

不僅是因為國內戰亂平復,漕運重新暢通,天津作為漕運樞紐重新迎來四方客商而行商。最緊要的,還是這天津入海口的天津港。

作為河海交匯的港口,這種地方向容易興旺達。

尤其是在之前天津因為正確的站到了改革的一方,這裡又重新多了政策紅利。比如說……外國客商可以將海船直接開到天津港里作為交易。

當然,相應的,天津海關也有了大批的關稅可以收取。

此刻,繁忙熱鬧的碼頭上,人來人往,擁擠不堪。對比稀少的碼頭,想要在天津衛上停靠往往就得等上許久了。

但這樣繁忙的碼頭上,卻有一處地方,秩序井然,甚至留下了一大段的空地留給幾人送別。

送別的,是剛剛得了休假的吳三桂。

被送別的,卻是曾經在遼東歷史上留下偌大威名的祖大壽。

「舅父,有些話恐怕旁人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