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零一章:這大清就這麼被賣啦

第一百零一章:這大清就這麼被賣啦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撇去正紅旗閑話不提,面對代善這位大清重臣,軍中實力派,又是宗室肱骨,孝庄太后收斂了神情,遏制住了怒氣,鄭重的打開了代善遞過來的一張報紙。

他預感到,壞消息到底有多壞,就看這張報紙上所言是什麼了。

報紙顯然就是從大明國內傳回來的情報了。

自從這些年大清軍略治政的舉措屢屢受挫以後,大清的情報經費也是越稀少了。尤其山西八大晉商被明人連根拔起,全部家產被拍賣以後,清人在想尋到幾個漢奸作為臂助是再也難辦了。

當然,清人的細作剿殺得再是乾淨,也總有幾個人留著。這些留下來的細作繼續刺探機密情報是做不到了。可將公開的情報傳回來是沒多大問題的。

報紙有很多份,上面的標題與內容卻是大體一樣,別無二致。能夠讓京師里大小報刊都一致報道的事情,那顯然是影響力巨大,哪一個報刊報道了都不愁沒人買的大事了。

對於敵人身上生的大事,孝庄太后當然要十分關切。尤其……他很快就現,此事與自己密切相關。

「遼東千萬畝良田拍賣火熱進行中!」

「樞密院出台功勛兌換計劃,軍中將士立功所得功勛即日起可以兌換遼東天地,一功勛兌換一畝遼東標準田。」

「原籍為遼東的帝國子民即日起可以以戶籍黃冊登記,領取故鄉五十畝田,即告登記,即能回鄉故土!」

「還遼令……還遼令……咱的大清,就這麼被賣了啊!那狗皇帝,竟是這般欺人太甚,直接就將我大清的地,統統賣了!這真當我大清是那案板上的魚肉不成?」孝庄太后看罷,眼前一黑,幾乎一口老血就要噴出。

大清還佔著遼東呢,可眼下,這地已經被大明朝廷敲鑼打鼓的張羅著賣了。

甚至,指不定這盛京城的皇宮,也上了這拍賣的清單哩。

若是按照這個思路想,孝庄太后甚至都不由的冒出一個念頭:我孝庄太后的命,又能值多少錢?

他不敢去想這個念頭,只要一想,就能明白那究竟得有多喪氣。

想到這裡,孝庄太后便不由重重的想要哀嘆一聲。

這世道,委實讓他覺得也太過艱難了。

「欺我孤兒寡母啊……」孝庄太后心中一酸,委屈得想要哭出聲,可在代善面前,她有得保住這皇太后的威儀。她更是明白,這大清國吶,當真是風雨飄搖之中了。若是她這個皇太后還一副沒個主見,哭哭啼啼的模樣,那人心恐怕就真要散了。

人心散了,隊伍也就不好帶了。

對於這一點,孝庄太后沒有聽過這句話,卻很清楚這個意思。

她強撐著心中的凄婉,鎮定了一下神色,道:「二哥……你是咱大清國的大貝勒。眼下皇帝還小,國事里,我雖然拿這個注意,但終歸是個婦道人家,人心聚不齊。要是往日,咱大清國國勢蒸蒸日上的時候,那也無礙,總有漢人的銀子女子房子去搶。可眼下,輪到明人打到咱大清國的地界了。那保不齊就有那等人懷著壞心眼,算計到自個兒身上了……」

說完,孝庄太后打量著代善的神情。

代善如何不知道孝庄太后的意思,這是在等著他表態呢。代善一向低調,作為努爾哈赤的次子,代善能夠平安活到現在依靠的就是這份低調與收斂。其後一家子出了八個也有這樣求穩的心思在裡頭。

更何況,作為大清國的禮親王,代善已然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在這個兩紅旗為大清主力的關頭,他也委實沒處跑了。

當然,孝庄太后的擔心終歸是有的。

若是代善被鼓動了什麼歪心思,那這大清國自己就要亂起來。

「太后且放心,有我代善在,自然容不得咱這大清國內還有人自己給自己添亂。明人已經將咱大清的地給稱量著賣了,我代善的腦袋,也被人掛到明人的軍功薄上等著換功勳章了。這般境遇,又哪裡還有我代善後退半步的餘地?老臣今日來此,說到底,還是要議定清楚,咱這大清國,要何去何從?」代善頓了頓,唯恐孝庄太后聽不明白自己的意思,低聲道:「眼下既然明人已經將大清國的地都張羅起來賣了,那這明人大戰開啟的時間也該不遠了……」

「大戰大戰,眼下是六月,戰時一起,縱然調兵遣將得再快,也得到九月的時候。秋收的日子,明人也不消停一點嗎?」孝庄太后終究是忍不住怨憤了一句。

聞言,代善卻是苦笑道:「眼下遼南各地都在搶種,遼東鳳凰城更是已經佔據大半年,已然種了一茬糧。一旦明人選擇秋日開戰,遼南能就地征糧,也能從朝鮮購糧。縱然是遼南搶種不及沒有糧食,也能從山東運來。」

「那遼西呢?」孝庄太后問道。

「遼西……那是6路主力。而且,眼下畢竟不是在明人關內作戰。一旦戰事開啟,就是在我大清境內作戰。到時候,明人便可以就糧於敵……」代善是老行伍了,大清幾次入關搶掠,他都清楚明白。

既然是入關作戰,那顯然很難從大清本土獲得軍需輜重補給。故而,清軍入關的戰事特點都非常鮮明,一切軍資都是從敵人手中搶得。

而事實上,幾乎每一回都能如此順利解決。不僅糧食搶到了,金銀珠寶,苦力女子,應有盡有,從無缺乏。

這種戰鬥模式顯然十分暢快,亦是能夠充分將戰爭機器運轉到最高效的地步。

然則,對於當這樣的地位扭轉過來的時候,那這種就糧於敵的戰爭模式就是異常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