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零四章:攪局者

第一百零四章:攪局者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一公頃一元。

胖大富商、七爺以及李香君都在迅速思考著這個價錢到底劃不划算。

客觀來說,這個價格顯然是厚道的。雖然單位用的不是銀兩的兩,而是元,但大家都知道這其實和一兩銀子的兩一樣。元是恢復寶鈔以後的貨幣單位。一元,一開始是一個銀元。後來為了讓銀元加強寶鈔的信用,便廢除了原本寶鈔使用的單位貫,改成了元。

一個銀元便是市值一兩銀子,公允的說,一兩銀子一公頃土地,委實是一個十分低的價格了。

要知道,一公頃土地可足足有十五畝呢。

這年頭,物價飛漲的時候,一石米都有漲到四兩銀子的時候。而一畝地,全國平均產量就是三百斤,也就是兩石半。

遼東雖然是關外苦寒之地,可去過遼西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個肥沃之地。棒打狍子瓢舀魚,野雞飛到飯鍋里。肥沃的黑土地不僅是後世共和國的長子,也是一個重要的糧倉。

這個年代,遼東能繁衍百萬戶遼民,自然也是一個優越的農業區。遼東之地縱然比不上肥沃的江南田地,卻也可以比你華北大部分良田了。

更何況,遼東也是有上好水澆地等各色上等地的。對比江南之地,一畝地要價十兩銀子不止,遼東這裡卻是一兩銀子十五畝,豈不是一百五十倍的差距?

不管是正說,反說,側面說,這個起拍價,完全都算得上是公允了。

只是……

拍賣場內,卻忽而起了一個怪異的聲音,冷笑一聲,道:「這麼廉的地,還真是怕賣不出去啊。」

眾人側目一看,有些交遊廣闊的就認出了這是來自福建的一名海商,名作衛蒼。

衛蒼一副鷹鉤鼻,臉上少肉,看起來有些刻薄,膚色發黑,身上帶著淡淡的海腥味,迥異於在場的許多商人。

在內地討生活的商人慣常是面上含笑,一副和氣生財的模樣。

但衛蒼那眼神對視過去,彷彿碰上了一柄短匕一樣。眾人感受著衛蒼身上的氣質,竟是覺得像一個悍匪多過於一個富商。

大家心中雖然這麼想,卻是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說。新皇登基以後,海禁重開,海上貿易更加繁榮。國內但凡算那麼一號人物的大商家基本都伸了一腳進去。

而這一位衛蒼,便是與這頗為有厲害關係。

因為,衛蒼來自福建,也就是泉州府。

這年頭生意做大了,沒有哪個身上不是沒有背景的。大部分人都是尋一個朝廷官員,但顯然也有一部分不一樣。比如這個衛蒼就是後者。

因為,衛蒼其實也只是一個代理人罷了。他的背後,就是在南洋之上赫赫有名的鄭芝龍。鄭芝龍雖然身上也有一個水師將領的名頭,但懂行的人都知道這些人在海上儼然一方霸主,實際上獨立於朝廷。

「這位兄台,看來是不看好這遼東的地?」那七爺聞言,轉過身去,他恰好就在衛蒼的隔壁卡位之上。

場內微微陷入了一陣寂靜。

台上,不少恆信拍賣行的人都看著田英琦。大家都看出來了,這衛蒼是來砸場子的呢。

但田英琦卻只是淺淺一笑,竟然任由場下議論發酵。

大家一聽七爺問話,紛紛都安靜下來,方便聽兩人議論。

「如何能看好?大傢伙都是生意做老了的人,也不是手頭就剩下那麼幾個銅子窮瘋了的,腦子么,自然得清醒一些。我衛蒼幾十年東奔西走,從來就只看到過好貨人人爭搶,就沒見過這等便宜有好貨的事兒。真碰上一個敢打著物美價廉牌子的,不是那東家沒帶腦子,就是帶了黑心窩子,等著咱們跳坑了去啊!」衛蒼悠悠的說著,

「話糙理不糙……」七爺心中默默給了一個評價,也是思索了起來。

的確,這世上很少有那麼多便宜可以占。如果真覺得便宜好占,往往就是藏著各種各樣的陷阱。

別說什麼這年頭民風淳樸,見錢眼開,起歪心思才是正常人的想法。畢竟,這個年代大多數人實在是太窮了。

轉念一想,大家似乎也都重新開始考慮起了這遼東的土地。

另一邊,那個胖大富商微微有些不服,道:「就這麼點車軲轆話,誰不會說?衛蒼,別人怕你,我宋二可不怕你。」

「二哥漕幫里打下的威名護身,當然是不怕我。不過嘛,二哥你這會能在這恆信拍賣行,用的可不是公家的錢,是自個兒的銀子吧?既然是自個兒的,那就多聽我一句勸。」衛蒼語調怪異的道:「可別到時候吃了虧,才想起來,還有這一個路數呢。」

「哼,你要真好心實意,倒不如直接說點真章的。」自稱宋二的痴肥胖大富商冷哼一聲,話語倒是緩和了積分。

「田掌柜會前說得千般好,萬般順。發的宣傳紙上也是心思費勁,左誇右贊,看得人血脈賁張……哼,但哪怕那遼東的地真有千好萬好,但給我衛蒼一句話,這遼東再好,那也只是朝廷一紙還遼令下才有意義的虛物。」衛蒼頓了頓,嘿笑了一聲。

宋二與七爺聞言,都是眼皮子一跳,嘴角一抽,紛紛覺得這衛蒼說話還真是陰陽怪氣。好好的一件事,還扯什麼血脈賁張,難道他們是在逛青樓?

衛蒼的不靠譜很快就打住了,只聽他忽而低聲道:「諸位不如想想,朝廷這些年吹噓過的話還少了不成?到時候戰事不順,保住遼西都是焦頭難額……當然,未來的事情都說不準。可……我就說一個準的。遼東雖是丟失的國土呢。就算大多數的遼東百姓在韃子的屠刀之下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