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零八章:包場

第一百零八章:包場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衛蒼神情恍惚的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

但公人們的出現卻並未引起什麼亂子。的確如田英琦所言,恆信商行這些年做事的確是積累了相當深厚的信譽。

眼見公人們來了也不是要找麻煩,場內果然就有與恆信商行打過交道的人說道:「的確,賣地就與賣房子是一個道理。賣房子好歹拿了鑰匙,手頭還有幾分憑證在。賣了地,要如何證明這真是賣給你了?不僅要訂立契約,交換地契,也得去衙門辦手續過戶。這事兒,的確是正理。」

「這幾年打交道下來,恆信商行一向是守規矩的。」

「不過啊,這地,樓上六號包廂的那位女子當真是要買?」

……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

很快,二樓的包廂里走出了佩君。

嬌俏可愛的佩君身量嬌小,讓幾人看過去眼中神采閃耀著不善的光芒。但很快,他們便訕訕的笑了起來。因為,佩君身後還跟著幾個五大三粗的壯婦。

這些人簇擁著佩君,在門口與幾個身著黑色制服的公人見禮。

顯然,這就是縣衙戶房登記處的公人了。

那徐維舜見此,眼光若有若無的朝著大堂里衛蒼的卡座里望去。

但衛蒼這個時候難道還會出面暴露身份?

與此同時,田英琦的身邊,不知何時來了一個女子,低聲在她耳邊說了起來。田英琦目光越來越亮,心道:「太好了……終於確認了,我也可以卸下這一個時辰里的偽裝了……且讓你們再鬧騰一會兒,到時候,哼哼……」

田英琦看向台下卡座里的衛蒼,目光森冷,看得那來報信的女子既是有些畏懼,又是有些忍夠了即將爆發的期待。

為首的衙門公人目光嚴厲的掃了一眼徐維舜,掏出了縣戶房登記處孫正永的證件,道:「戶房孫正永,是你要賣遼東的地契?」

面對幾個衙門公人,徐維舜定了定心,心想:反正這地契也是正兒八經買回來的……雖然其中只有一百公頃是他買的。其餘的,都是他廉價收購的。

最近的京師裡頭,可是有不少人唱衰這事呢。畢竟,拍賣一個虛物,實在有幾分考驗人心性的意思。後悔從而低價轉讓也是常理。總歸,縱然到時候說出來,我也不怕的。不管了……反正這東西我總共也就花了兩百多兩銀子,也就是兩百多元,要是轉手賣出去五百元,那就是憑空賺了一倍啊!

這樣想著,徐維舜漸漸放鬆了下來,定了定神,拿出了手中的地契。

孫正永掃了一眼徐維舜,隨後摩挲著地契,上下翻看了一下,點了點頭。

當孫正永的臉轉過頭看向佩君的時候,臉上表情一下子溫和下來,笑道:「小姑娘,你不要擔心。這東西,我手頭過手不知道幾千份,掂量掂量紙質就明白真假。這兒呀,是真貨。你放心買就是。只要在我眼前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過了戶,那就是你家主人的合法財產了!這是受我大明帝國法度保護的!」

他的身後,幾人都是笑道:「孫科說得沒錯,沒錯,這事兒呀,恆信商行里遇到過幾百回了。咱們做事,一向最是公正。」

「你放心就是。」

……

「那可就多謝幾位大叔保境安民了呀……」佩君眯著眼睛笑著,眼睛彎彎如月,看得幾人一陣紛紛感覺養眼非常,舒暢無比。

這幾個公人的確頗為自得。這話,最近各地縣衙都不知道背了多少回。

自從他們這些胥吏有了上升通道可以做官,又來了許多學子作為競爭對手以後,各地縣衙都是活泛起來,多了許多用心做事之人。至少,沒那麼黑了。

當然,對於恆信拍賣行與李香君,縱然有黑心的,也不敢在這兒炸刺。

「既然如此,那就一手交錢,一手過戶。還請這位姑娘動手吧!」徐維舜說完,倒是收到了佩君的兩個白眼。

「這話說得,到好似讓我殺人一樣。哼,不過呀,你這麼一提,倒是讓我想起來了。眼下定了過戶,到時候你又悔得斷了腸子可別來作無賴模樣,這裡,可沒人逼著你賣。這醜話說在前頭,也免得到時候大家難堪哦!」佩君說著,板起了臉,一板一眼的模樣,倒是讓人看得可愛得緊。

如果單單只是一個小姑娘這麼賣萌,那徐維舜當真是可以前頭笑顏,轉頭翻臉。但再將幾個目光不善的戶房公人帶上,那就委實讓人不得不認真起來了。

「小姑娘,你放心,這位爺們要是自食其言,那就是不將我朝廷的戶房登記放在眼裡。朝廷自然會讓這等不尊法度之人自食苦果!」孫正永道。

徐維舜縮了縮脖子,既是覺得不可想像,誰會後悔賺了兩百多元銀子,當然又是覺得好笑,不在意道:「你且放心,我若後悔耍賴,我直接便去衙門裡蹲大牢!也不需要這幾位差爺來請。」

見此,佩君這才放心,將五百元的寶鈔遞過去,隨後在幾個公人指引之下,拿到了蓋章的過戶地契。

過戶完了,佩君這才高高興興回了二樓六號包廂。

這時候,佩君才發現此刻一路上都是圍觀的吃瓜群眾。大家都是一臉的好奇與不解。許多人還是滿臉的不敢置信。

當真有人願意多花一倍的價錢買?

這實在是太超乎常理了。

而現實,又是如此的怪誕。無論如何有衙門公人見證過戶完畢,不管是賣的一方會後悔還是買的一方會後悔,這都已經是確定的現實。

而且,照著這個路數來看,這位神秘的女富婆顯然不是什麼托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