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第一百一十一章:朕有一個夢想

第一百一十一章:朕有一個夢想

小說:大明最後一個太子| 作者:幾字微言| 類別:歷史軍事

要說鄭森不懂行那是假的。

雖然水師與6軍不一樣,可都是練兵之事,終歸是殊途同歸,要上場去帶兵自然不成,可眼力勁肯定是有的。

但人家不說,周二哥自然也不會提。

幾人興緻昂揚,都是對這一回東征充滿了希望。

與此同時,閱兵過後,場面回歸了平靜。

這時,朝廷文武以及一干賓客走到朱慈烺的台下。

眾人位分主次,一一站定,隨後,一陣寂靜。這是戰前動員開始了。

出人意料的是,朱慈烺將手中一本提詞本丟了下來。上面,詰屈聱牙的文言文被朱慈烺放棄。朱慈烺心血來潮,背對著雙手,看向在場眾人:「今天,是大明二七七年的九月一。朕站在這裡,為即將開拔的東征大軍舉行大典。這是一個盛大的日子,也必將是永載史冊的光輝時刻。為此,朝廷里的英才之士給朕準備了一番演講稿,朕看了,覺得很不錯。可是,當朕今天站到天壇上的時候,卻又不由的想要多說一些什麼。如此,便容朕多說幾句情真意切的廢話好了。」

場內氣氛一松,大家微微一陣輕笑。雖然這樣的肅穆場景下,朱慈烺的俏皮話語很有些不合時宜,但這樣率性的話卻是引起了共鳴,更讓所有人都提起心神,靜候著朱慈烺的演講。

朱慈烺站在高台上,看向左右,輕輕一個深呼吸以後,提升道:「二百七十七年前,一個偉大的漢人,站在濠州的土地上,絕望的看著在春天慘烈的蝗災與瘟疫之下,父親、大哥以及母親先後去世。而這個時候,他卻連一塊薄棺材都沒有,連可以埋葬的土地都沒有,最終只能用破衣服將親人的屍裹著,草草埋葬。他埋葬的是親人的逝去,而那時候,不會有人想到,他即將埋葬一個腐朽墮落的帝國——元。」

全場肅穆無聲,但凡知曉一些歷史的,都知道這說的是太祖皇帝吶。

「最終,在無數先烈們前赴後繼的犧牲之下,一個取代腐朽墮落帝國的新帝國出現了,那是我大明。一個屬於漢人,屬於天下仰慕中華,願為中華兒女之人的國家。大明的出現,對於千百萬炙烤在奴役苦海之中的漢人而言,猶如黑暗之中,一座點燃了希望火焰的燈塔,猶如劃破沉沉暮夜的晨光,照亮了所有人對未來的希望。從今以後,再也沒有一個民族,一個集體,可以對我們這個驕傲的民族任意殺害。將我們神聖的神州大地上生靈分為四等民族。讓一個異族可以隨意殺人,而罪罰卻只不過一頭羊!再也沒有一個民族,可以壓迫我們,讓我們三戶人家共用一把剪刀!」

「那是一個多麼偉大的壯舉啊。我們開國的無數英豪,用汗水與鮮血,在百年屈辱以後,收復了丟失數十年的江南,收復了丟失百年的華北,收復了丟失數百年的燕雲十六州。再一次讓我們的漢家勇士可以揚威玉門關,可以呼嘯榆關外。」朱慈烺回憶著,目光迷濛,動情得不由有些雙目沁潤,那是一種激動得心潮澎湃,情感自肺腑的感嘆。

台下,眾人聽著,不由都聽得入神了。

在朱慈烺激揚的話語之下,眾人不僅想起了那開國年間的歷史。

就如同現代的中國有著一個長達百餘年的屈辱史一樣。

對於明朝之前的元朝,所有漢人的觀感也絕對不會好到哪裡去。那是一段屈辱的歷史,更是一段幾乎絕望的歷史。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曾經的屈辱已經開始淡忘,但是,歷史會記住這一切。他會無聲的放在那裡,警戒著後人。

「然而!」朱慈烺忽然間話音一提,手中重重一握拳,昂然激烈著道:「然而二百七十七年後的今天,我們猛然回,卻現我們依舊要在長達兩百年的時間裡忍受著來自異族的欺辱。從土木堡之變,到倭寇襲擾,從東南沿海的紅毛夷人到東北林海雪原的建奴。他們覬覦著富饒的大明,紅了眼珠子,拔了槍,架起了炮,要將我們這驕傲的國家,一個掃平了漢人百年屈辱歷史的偉大國度狠狠咬一口,重重踹一腳。他們要奪了我們的土地,殺掠我們的國民,搶掠我們的財富,我們的妻女!然後,再將我們的同胞重重的踩在腳下,唾棄一聲:你這活該被奴役的劣等民族!」

「絕不容許!」忽然間,台下,李邦華重重起身,怒衝冠。

他的身後,楊文岳、倪元璐、虎大威、寧威等文武將官高齊齊高呼。

「絕不容許!」那是來自無數大明勇士們的嘶聲高喊,目光堅定,透著不屈服的剛烈。

「絕不容許!」

台下,越來越多的觀眾站起了神,他們高呼著,放聲大喊著。彷彿著了魔一樣,又彷彿回憶起了無數的往事。

在七爺的身後,不知何時,英哥兒蹲在了低聲,低聲嗚咽著。

這樣的異狀是顯眼的,但了解內情的七爺種種嘆了一口氣,朝著身邊眾人解釋,寬慰著。他低聲道:「英哥兒本來是有個妹妹的,那一年四川遭了災活不下去,順著長江去了應天,又順著漕運到了天津。卻是不巧……迎頭撞上了韃子入關,大軍縱橫直入,毀了山東,掠了天津……」

「我好運,在死人堆里躺著裝死躲了過去。結果……結果……就看著妹妹下身糊著血,瞪大了眼珠子看著我,看著我裝死的地方,等著我這個哥哥去救他。可是……哥哥我無能,哥哥我沒用啊……我靠著裝死才躲了過去……我……我……」英哥兒眼珠子里淚花涌動。

在場,更多的人如英哥兒一樣想起了那些過去。<